涉嫌敲詐的「職業打假」撞到了法律槍口上

    漫畫:徐簡

    據報導,廣東一名「職業打假人」蒙某在網上花費19.9元購買了一包「土茯苓乾片」,隨後以貨品沒有農產品標籤為由向商家索賠1000元。警方調查發現,蒙某專挑簡易包裝的初加工農產品下單,在收到快遞後,就以「沒有合格標籤」「實品與廣告效果圖不符」「發貨超時」等理由,給商家差評或進行投訴舉報,對商家敲詐勒索。(澎湃新聞5月11日)

    很多人看到新聞,產生的第一個念頭便是,難道是「職業打假」被禁了?其實並不是這樣,合法合規的「職業打假」,並不在法律打擊範圍之列。儘管最高法曾提出「逐步限制職業打假人的牟利性行為」,但至少從消費者權益保護法、食品安全法等相關法律法規看,並未禁止上述領域以牟利為目的的「知假買假」。

    最高法《關於審理食品藥品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也作出明確規定,「因食品、藥品質量問題發生糾紛,購買者向生產者、銷售者主張權利,生產者、銷售者以購買者明知食品、藥品存在質量問題而仍然購買為由進行抗辯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由此不難看出,職業打假人還有一定的「操作空間」。

    當然,法律不禁止,並不等於職業打假可以隨心所欲,甚至突破「紅線」。根據2021年12月最高法出台的《「知假買假」行為性質認定類案裁判規則匯總》,明確規定了「知假買假」的法律邊界:索取的賠償數額超過了法律規定的合法權益範圍或合理範圍,或者索賠多次且數額較大的,主觀上具有非法佔有的目的,且在索賠過程中使用欺詐、脅迫等手段的,構成敲詐勒索罪。

    從目前的一些情況看,一些所謂「職業打假人」之所以撞到了法律「槍口」上,主要有兩個方面:一是沒有依據「買犯」,也就是「瞎打」,利用經營者害怕麻煩的心理,要求對方支付金錢;二是沒有事實「栽贓」,也就是「假打」,類似調包食品、投放異物等手段,向商家大額索賠,都是比較典型的案例。這些行為都有敲詐勒索之嫌,不是真正的依法「打假」。

    回到這起案件上。關鍵是查清事實,有關商品上究竟有沒有標籤。如果確如店家所說,商品原來是有標籤的,但「職業打假人」卻以商品無標籤為由,要求對方給付大量金錢,就涉嫌敲詐勒索違法,警方對蒙某採取相關措施予以偵辦,也就並無不妥。

    翻看報導,蒙某並不是第一個撞到槍口上的「職業打假人」。之前,媒體也報導過「成都打假第一人」黃某栽了的消息。黃某發現當地醫療類廣告存在誇大療效,隨即指使他人以舉報電視台相威脅,向其索要錢財,最後因為涉嫌敲詐勒索案,被判處有期徒刑7年。對於這些「職業打假人」,眼中可能只看到了「法律可為我用」,卻沒有看到,「打假首先要依法而為」。

    職業打假人並非消費者,但打假行為確實能惠及消費者,而這也是該職業尚存的原因所在。從名盛一時,到逐漸受到規制,職業打假人的行為越來越受到法律約束。如果踐踏法律肆意謀取利益,難免付出昂貴代價。

劉婷婷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2年05月13日 08 版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