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投全球創始人兼CEO王金龍:標普跌入熊市概率上升 市場波動性走高

今年以來,截至5月11日,納斯達克指數累計下跌超過27%,跌入了技術性熊市,而標普500指數累計下跌超過17%,跌入熊市的機率也越來越大。

美股繼續下跌。最新數據顯示,美4月CPI同比增8.3%,較峰值略有回落但仍然高於預期,加劇了市場對於美聯儲政策緊縮的憂慮。

截至周三收盤,標普500指數下跌1.6%,報3935.18點。道Jones指數下跌1%,報31834.11點。科技股為主的納斯達克指數下跌3.2%,報11364.24點,創下2020年11月以來最低的收盤點位。

自從美聯儲在5月初的會議上宣布加息50個基點以來,投資者一直在消化政策預期的影響,並為美聯儲進一步緊縮進行準備,美股美債等市場價格波動攀升。今年以來,截至5月11日,納斯達克指數累計下跌超過27%,跌入了技術性熊市,而標普500指數累計下跌超過17%,跌入熊市的機率也越來越大。

市場大起大落背後反映了投資者什麼樣的心態?標普500指數今年跌入熊市的機率有多大?科技股大幅回調的情況下價值股前景是否繼續看好?市場波動加劇的情況下投資者如何應對?

《直擊華爾街》日前專訪了海投全球創始人兼CEO王金龍,他將從資深華爾街投資人的視角,解讀當前市場形勢並分享其投資理念。海投全球是一家全球資產配置平台,擁有美國的註冊投資顧問、投行券商和三方支付等牌照,管理成長股票、私募信貸、風險投資、房地產等美元私募基金。

投資者心態變了

《直擊華爾街》:上周美聯儲宣布加息50個基點,市場當天大幅反彈,但次日市場又大幅下跌,本周市場繼續大幅波動。在投資者持續消化美聯儲政策影響之際,美股劇烈動蕩反映出投資者當前什麼樣的心態?

王金龍:投資者心態變化了。美聯儲動作都是可以預期的,市場共識是美聯儲此次會加50個基點,所以,理論上所有市場價格已經得到反映。現在大家看到這種暴漲暴跌的情況,類似於兩年前疫情剛開始時,那時大家的心態就是一會兒加風險(risk on),一會兒降風險(risk off)。

上周三大家覺得美聯儲加息步伐還不是很激進,說明對經濟增長和市場還比較看好,所以大家就忙著去抄底,然後,等到政策預期回調,大家又開始拋售。這跟疫情剛開始時不太一樣的是,疫情剛開始時大家不知道底在哪裡。現在雖然經過了一輪調整,但實際上投資人都賺到了錢,通過過去兩年的上漲,現在大家的心態是落袋為安。所以我們可以看到,除了股市以外,債市也在跌,黃金也開始跌,大家都在賣各種各樣的高風險資產或是低風險資產。

但實際上在高通脹情況下,現金貶值速度是很快的。投資者現在是在解除風險,拿到現金後,再判斷市場走向。這可能跟前幾天抄底心態不太一樣了。前一段時間,其實市場波動也很大,多空兩頭在劇烈博弈。現在看起來就是,大家都在拋售,甚至連對沖都不做了。

《直擊華爾街》:也就是說,現階段市場還是以避險為主?

王金龍:是的,大家都在解除風險,不冒任何風險。除了股票市場、債券市場,像一級市場的,包括VC/PE交易量下降得也非常快,估值也在快速下跌,基本上都是同樣的趨勢,即以持有現金為主。

跌入熊市的機率越來越大

《直擊華爾街》:你在華爾街有多年經驗,見證過美股市場的牛熊周期轉換,目前來看的話,納斯達克指數已從前期高點回落超過20%,可以說是跌入了熊市。標普500指數其實也累計下跌近15%,在波動加大的情況下有沒有可能也跌入熊市?

王金龍:我覺得跌入熊市的機率現在是越來越大了。美聯儲剛加息的時候,華爾街的共識是1/3的投資者認為可能會進入熊市,現在看起來當時還是偏樂觀了,這個可能性越來越大。總體來看,我覺得標普500指數進入熊市的可能性還是比較大的,可能接近一半。

但標普500和納斯達克還有一個顯著區別,就是納斯達克其實估值一直偏高,所以這輪下跌其實是一個擠壓估值和泡沫的一個過程。現在標普500里有一些行業,像基建、能源行業,其實最近一段時間相對比較穩定,甚至是在上漲的。所以我覺得,標普500的以價值股或者傳統工業股為主的細分板塊,其實還是有一定抗壓能力的。另外像房地產這些板塊,其實跌幅明顯小於科技股。

《直擊華爾街》:如果說標普500指數今年真的會跌進熊市,那麼在熊市階段整個市場的波動性都會加大,對投資者的應對有什麼建議?

王金龍:首先,要有一個長期的資產配置方案。就像剛才說的,大家都需要配股、配債、配房地產、配VC/PE等另類投資,如果你有一個長期相對平衡的投資策略,其實這種情況下是不需要恐慌的,只要正常調倉就行。比如說,成長股最近跌得很厲害,那可以補一些高科技股,然後,像能源、大宗商品今年漲得特別多,也有必要適當進行調倉。

其次,要根據市場進行戰術性的調整,也不必對熊市過分恐慌。無論是否會進入熊市,投資組合還是要持續穩定的,不能像現在很多投資者表現的那樣,一會兒加風險,一會兒減風險,一會兒全倉,一會兒空倉,實際上這是風險最大的。股票跌了可以根據配置來補,我們不鼓勵大家去抄底,而是說要有一定的配置,因為在高通脹情況下的話,如果你沒有股權類、權益類資產的話,是無法抵禦通脹的。

我們不建議抄底,也不是說要反向操作。很多科技股現在這波下跌以後,估值已經回到2019年的水平了,但是過去疫情的兩年,很多公司其實有高速的增長,有些收入可能都翻番了,那你用兩年前的估值買了這個股票的話,相當於白賺了兩年的增長。只要估值合理就可以長期持有,巴菲特基本上就是什麼市場都投的。

價值股佔優勢

《直擊華爾街》:巴菲特一直提倡長期價值投資,最近很多分析人士將他和華爾街的「木頭姐」進行比較,這一波科技股回調對「木頭姐」影響比較大,而巴菲特的收益則比較穩。在你看來,價值股跟成長股前景如何?

王金龍:現在市場波動比較高的時候,大家可能更偏向於價值股,因為價值股相對比較穩定,有穩定現金流和收入。但巴菲特和「木頭姐」屬於比較極端的例子,雖然一個偏重成長股,一個偏重價值股,但實際上他們有一些共性:比如,巴菲特在買蘋果公司股票的時候,蘋果25倍的PE(市盈率)其實這對他來說是非常貴的;而「木頭姐」的投資組合裏面也有一些金融科技公司,像Paypal等,跌了幾輪相對來說已經非常便宜了。所以,成長股和價值股是相對的。

但從目前這個大的波動來看,大家更願意買一些相對比較穩健、現金流穩定、資本負債健康的公司。一些科技公司在這一波行情里可能扛不過去了,很多一直在大幅虧損,還有很多連產品和收入都沒有,尤其是最近上市的一批SPAC公司。

從目前情況來看,價值股佔優勢是非常合理的情況。但就是像我說的,他們也有一定的共性,其實有很多成長股可以當作價值股來投資。

《直擊華爾街》:還是要結合成長股的基本面本身。

王金龍:確實是的。因為很多高科技公司經過最近的高速增長,也產生了利潤,同時,估值也在下跌。就像我說的,蘋果25倍PE,很多科技股其實還不到25,但成長速度還是挺快的,可以把它看作介乎成長股和價值股之間的板塊。

《直擊華爾街》:納斯達克指數主要以科技股為成分股,排名靠前的科技巨頭本輪迴調很深,你怎麼看科技巨頭目前的估值情況?

王金龍:估值回降得非常快,很多公司已經回到了疫情前的水平。有幾個原因,一是大家在擠壓泡沫,美聯儲也開始縮表,很多個人投資者開始退出股市,覺得這波行情已經過去了。所以,現在市場活躍程度和流動性都在下降。

另一個原因是,從今年第一季度的業績報表來看,一些企業的成長性也在下降,因為疫情期間的紅利期已經過去,包括美國的電商化、數字化進程。雖然疫情期間加速了部分企業的增長,但同時把發展潛力耗盡了。所以,疫情過後大家回歸到實體經濟的時候,高科技公司的成長速度就降下來了。比較典型的是Netflix,一季度首次遭遇付費用戶流失,顯示它在美國市場佔有率已經飽和。這些公司的成長性下降是正常現象,而且整體而言估值也在下降,所以我覺得納指有機會繼續回落。

未來幾個月波動性較高

《直擊華爾街》:按照美聯儲目前的加息節奏,5月份加了50個基點以後,6月和7月都會加息50個基點,9月之後可能會有些調整,但整體市場預期是,加息節奏和縮表速度都會比上一次要快得多。你認為加息對股市的影響什麼時候會比較明顯?

王金龍:美聯儲面臨著兩難的問題,一方面要快速加息來抑制通脹,另一方面又不能加得太快,會抑制實體經濟。現在市場情緒相對悲觀,一是通脹仍未受控,二是市場預期成長性在下降。美聯儲需要把握微妙的平衡,把握好加息節奏,不能對經濟增長打壓太快,同時要對通脹有一定的抑製作用。但是,通脹主要成因是供應鏈問題,跟消費沒有太大關係,所以不能過分抑制消費能力,這是非常棘手的。

預計未來幾個月波動性仍處於高位,不適宜作大幅調整,但可以定期調倉、補倉,有必要進行戰術性的調整,但不需要改變長期的投資策略。

《直擊華爾街》:你在權益類或債券類比例會怎麼調整?

王金龍:比例還是差不多,比如說我們做了10年的規劃,假如股票佔10%,那麼當這個因股價下降而比例降低的話,你應該是補倉的。總體來說,如果做戰術調整的話,應該是賣出漲得比較好的,如能源類股票,然後買進跌得比較多的,如科技類的。

新興市場已出現很好的機會

《直擊華爾街》:如果現在手上有一筆現金,應該進入股市還是債市?

王金龍:現在股債同跌,我建議不要大規模入市,可以做定投分期分批地入市。

最近有一個主流的觀點認為,60/40的股債組合已經行不通了。股票和債券目前相關性非常高,漲跌同步。

我建議盡量做相對比較平衡的配置,特別是美元指數走強,吸引大量資金迴流,因此新興市場上已經出現了很好的投資機會,因為它們的成長性相對來說比較好,同時由於資本迴流價格在下跌。

(作者:向秀芳 編輯:李瑩亮、李艷霞)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