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進入新一輪「築底」行情 市場多空博弈狀況相對平穩

一些全球資管機構也開始抄底人民幣,因為他們認為投機資本炒作已令人民幣匯率低於均衡匯率,隨著中國企業復工復產令經濟基本面重新恢復穩健增長,人民幣匯率將很快迎來價值回歸。

隨著4月美國CPI數據高企令美聯儲持續大幅加息預期升溫,人民幣匯率又進入新一輪築底行情。

截至5月12日19時,境內在岸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CNY)徘徊在6.7892,較前一個交易日回調682個基點,盤中一度觸及年內低點6.7945;境外離岸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CNH)則徘徊在6.8120,較前一個交易日回調500個基點,盤中一度觸及2020年9月以來最低點6.8292。

一位華爾街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指出,5月12日當天人民幣匯率持續回調背後,是4月美國CPI數據高企激發市場押注美聯儲或單次加息75個基點,帶動美元指數一度創下年內高點104.52,拖累人民幣匯率持續回調。此外,美聯儲超預期大幅加息也導致中美利差倒掛狀況擴大,對人民幣匯率構成新的下跌壓力。

「不只是人民幣,韓元、泰銖與馬來西亞林吉特在美聯儲超預期大幅加息幾率升高情況下,在5月12日均創下年內低點。」他指出。

在一位香港銀行外匯交易員看來,相比以往,5月12日當天人民幣匯率回調狀況呈現兩大不同,一是離岸人民幣與在岸人民幣的匯差保持在200-280個基點之間,表明海外投機資本並未大舉加碼沽空離岸人民幣;二是當前人民幣遠期和期權等衍生產品相關指標沒有隱含明顯的大幅貶值預期,表明市場預計人民幣匯率可能已跌入底部區間。

「5月12日多數交易時段內,人民幣匯率與美元指數保持著較高的負相關性,也表明外匯市場多空博弈狀況相對平穩。」他認為。

一位國有大型銀行外匯交易員指出,隨著人民幣匯率持續回調,不排除中國相關部門或採取穩預期措施遏制人民幣匯率異常大幅波動。

5月9日,中國央行表示,將增強人民幣匯率彈性,發揮匯率調節宏觀經濟和國際收支自動穩定器功能;加強預期管理,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人民幣匯率回調或許僅僅是短期現象,因為市場普遍預期中國相關部門有足夠工具穩定人民幣匯率。」他指出。目前部分大型資管機構在6.81-6.83之間建立人民幣匯率多頭頭寸,伺機抄底人民幣匯率。

提前釋放人民幣下跌壓力?

記者多方了解到,在5月11日晚美國公布的4月份CPI數據持續高企,帶動金融市場押注美聯儲單次加息75個基點后,外匯市場已預期第二天人民幣匯率將迎來新一輪築底行情。

「5月12日早盤起,不少海外對沖基金與銀行紛紛買跌離岸人民幣匯率。」前述香港銀行外匯交易員告訴記者。這背後,是他們注意到當天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小幅回調2個基點,認為中國相關部門或打算充分釋放人民幣匯率下跌壓力,進而大胆買跌人民幣匯率。

在他看來,觸發5月12日人民幣匯率持續回調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在美聯儲單次加息75個基點預期升溫下,不少海外對沖基金開始重新調低人民幣匯率均衡匯率至6.9一線。

「所幸的是,儘管人民幣匯率出現新的回調行情,但市場多空博弈狀況相對平穩。」這位香港銀行外匯交易員指出。具體而言,不同市場主體都顯得按部就班——比如海外對沖基金因調低人民幣匯率均衡匯率而買跌離岸人民幣,部分海外銀行看到美元指數持續迭創新高而押注離岸人民幣匯率下跌,出口企業則趁著人民幣匯率再度回調而加大結匯力度,令外匯市場供需關係顯得相對均衡。

尤其在離岸遠期外匯市場,海外對沖基金也沒有趁著離岸人民幣匯率跌破6.8整數關口之勢,大舉買入看跌人民幣匯率的期權衍生品。究其原因,是隨著人民幣匯率持續回調,市場認為中國相關部門將很快採取措施加強預期管理,沒有極強的沽空人民幣套利意願。

一位香港私募基金負責人向記者透露,5月12日參与沽空離岸人民幣的多數海外投機資本仍然採取按日借入離岸人民幣拋售沽空的做法,一旦中國相關部門採取措施穩匯率,他們就迅速獲利了結離場。

在他看來,這令境內外人民幣匯率匯差持續穩定在200-280個基點之間,導致海外投機資本大舉壓低離岸人民幣匯率沽空套利的勝算相當低。

亞洲貨幣穩定的新挑戰

在多位業內人士看來,在美聯儲或將超預期大幅加息壓力下,人民幣、韓元、馬來西亞林吉特、泰銖均創下年內低點,預示著亞洲貨幣面臨挑戰應對升溫。

一位新興市場投資型基金經理向記者透露,如今亞洲貨幣匯率集體下跌狀況與4月底有著明顯不同——4月底,日元大幅貶值帶動亞洲貨幣出現一輪快速下跌,5月以來,觸發亞洲貨幣集體下跌的最大因素,是美聯儲超預期升溫幾率上升與美元指數持續迭創新高。

「但殊途同歸。目前金融市場雲集著一批投機資本,只要其中一個亞洲貨幣匯率快速大幅下跌,他們就伺機買跌其他亞洲貨幣套利。」他指出。這無形間給亞洲國家央行貨幣政策構成新的挑戰——儘管匯率下跌有助於提升出口競爭力,但這也會引發更大規模資本外流與輸入性通脹壓力驟增。在這種情況下,越來越多亞洲國家央行在制定未來貨幣政策時,不得不在聚焦遏制高通脹與促經濟增長同時,兼顧防止資本更大規模流出與保持本國貨幣匯率穩定。

一位歐洲大型資管機構亞太地區首席代表向記者指出,這預示著不少亞洲國家央行不得不跟隨美聯儲大幅加息,以防範資本流出與本國貨幣大幅貶值。

「與此同時,近日外匯市場出現了一個奇特現象,即日本央行仍然延續極其寬鬆的貨幣政策,但由於日元年內貶值超過12%,越來越多資管機構反而認為日元可能超跌,正積極抄底日元。」他指出。這表明市場自主調節力量所起到的匯率穩定效應,或超過亞洲國家貨幣政策調整。

這位歐洲大型資管機構亞太地區首席代表向記者透露,目前人民幣匯率也出現類似狀況。在過去三周人民幣匯率跌幅超過5%后,一些全球資管機構也開始抄底人民幣,因為他們認為投機資本炒作已令人民幣匯率低於均衡匯率,隨著中國企業復工復產令經濟基本面重新恢復穩健增長,人民幣匯率將很快迎來價值回歸。

(作者:陳植 編輯:包芳鳴)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