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地華僑講述斯里蘭卡危機:缺油缺糧缺電已有數月

斯里蘭卡,這個擁有2200萬人口的南亞島國,正面臨著自1948年以來最嚴重的經濟危機。

物價飛漲,燃料、藥品等生活必需品短缺,民眾生活難以為繼,各地不斷爆發抗議活動。5月9日,抗議活動在首都科倫坡演變為暴力衝突,並造成較大人員傷亡,目前斯警方已採取宵禁措施。

定居科倫坡已有7年的楊詩源正經歷著斯里蘭卡嚴重的經濟危機,她和家人目前已囤好物資,仍在等待宵禁解除。

楊詩源告訴新京報記者,暴力衝突當日警笛鳴響至凌晨,當地缺糧缺電已有數月。

斯里蘭卡人正經歷困難時期

新京報:斯里蘭卡發生嚴重的經濟危機,近期抗議活動演變為暴力衝突。受此影響,人們的生活有哪些變化?

楊詩源:5月9日科倫坡出現的暴力衝突與經濟危機有關。

經濟危機並非突然發生,而是多年積累的結果。從2019年遭遇恐怖襲擊開始,斯里蘭卡的旅遊業一蹶不振,2020年又受到新冠疫情影響,到現在斯里蘭卡旅遊業和經濟還未完全恢復,再加上可能一些政策執行失當,導致暴力衝突發生。

現在斯里蘭卡普通人經歷的情況包括:每天家裡可能會停電多達十多個小時;物價也在上漲,比如斯里蘭卡的咖喱飯前幾年200盧比左右一份,現在需450盧比才能夠買得到;此外,出行加油比較困難。有一位司機曾對我說,他晚上排隊加油,排到凌晨4點多,才加到了一點油。

新京報:物資供應方面存在哪些困難?

楊詩源:斯里蘭卡當地人對物資短缺的感受較為明顯,比如當地大米最難買,甚至白糖都買不到。此前有媒體報導稱,斯里蘭卡學校暫停考試,也是紙張短缺所致。

斯里蘭卡一些基本物資很大程度上需要進口。近幾年斯里蘭卡經濟效益不太好,俄烏衝突使其經濟雪上加霜。俄烏衝突導致全球油價上漲,也使斯里蘭卡需要花費更多的外匯用以進口燃油,而外匯儲備不足,無法購買更多燃油,導致燃油供應不足。

但我相信,經過了之前長時間的防疫封鎖,如去年德爾塔病毒傳入時,斯里蘭卡有長達40天的封鎖,已積累了一定的物資保障經驗,(應該可以做好之後的物資保障工作)。

生活困難,斯里蘭卡人發起抗議

新京報:據你觀察,斯里蘭卡人的抗議訴求是什麼?

楊詩源:斯里蘭卡人抗議的原因在於,他們現在生活確實非常困難。如上所述,斯里蘭卡前幾年經濟持續困難,相比其他一些國家多經歷了2019年的恐怖襲擊,經濟狀況仍「沒喘過氣兒來」。在收入急劇下降、支出不斷增加的情況下,斯里蘭卡人的生活困難,家裡缺電缺油缺糧。

此外,對比2019年之前的生活狀態,斯里蘭卡人會有落差。在2019年之前,斯里蘭卡是一個幸福感指數比較高的國家,雖然經濟不是很發達,但福利保障十分超前,包括免費教育、免費公立醫院等,斯里蘭卡人由此也習慣了在有困難的時候找政府幫忙解決。

此外,斯里蘭卡是熱帶國家,停電意味著無法開風扇,沒有風扇意味著酷熱難耐。不過,近段時間以來,停電情況稍微有所好轉。

實施宵禁之後,仍有零星騷亂

新京報:5月9日抗議活動演變成暴力衝突時,你在現場嗎?你了解到的現場情況是什麼樣的?

楊詩源:當時我沒有在現場,但我通過社交媒體以及身邊朋友分享的一些信息了解了情況。

由於我的住所距離發生抗議活動集中發生的區域較近,所以在家裡可以聽到外面警笛聲、汽車鳴笛聲、人群呼喊聲持續不斷,警笛聲一直持續到凌晨。

雖然我沒有直接看到現場的情況,但我的朋友跟我說,當天他們下班後剛好經過事發地,親眼目睹了有人在燒車,我從陽台上也可以看到有濃煙升起。

以上是抗議活動的大概情況,跟以前的抗議活動有所不同,大家覺得當時還是比較危險的。

新京報:出行是否受到影響?

楊詩源:5月9日發生暴力衝突之後,斯里蘭卡就開始在全國實施宵禁。5月10日,斯里蘭卡將全國實行的宵禁時間再次延長至5月12日早上7時。需要指出的是,宵禁不分晝夜,而是以時間為期限。在宵禁期間,禁止前往公共場所,所以現在還不涉及出行方面的問題。

新京報:執行宵禁期間,當地抗議活動是否已經平息?

楊詩源:實施宵禁以後,仍有零星騷亂,但目前來說,局勢已經得到了一定的控制,我們現在仍處於宵禁狀態。

旅遊業幾乎停擺

新京報:近段時間,斯里蘭卡的旅遊業有何變化?外國遊客多嗎?

楊詩源:我自己也屬於跟旅遊業相關的人,據我觀察,最直接、最明顯的變化是現在幾乎沒有旅遊業務。

目前斯里蘭卡的旅遊業發展非常困難。去年斯里蘭卡本想重新開放國門,大力推進旅遊業發展。去年12月到今年3月,旅遊業剛有起色,但受新冠疫情下封鎖措施反反覆復等綜合因素影響,情況不容樂觀,很多旅行社因經營困難裁員、轉行。如果政局儘快穩定,經濟開始向好發展,旅遊業可能會有所好轉。

新京報記者 朱月紅 姚遠

編輯 張磊 校對 李立軍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