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后14年:可樂男孩想對自己說謝謝,安康家園最小的孩子已成年

封面新聞記者 郝瑩

2022年5月12日,是5.12汶川大地震14周年。14年前的今天,四川汶川發生8.0級地震,近7萬人喪生,1.8萬人失蹤,37萬餘人受傷。

14年過去,在廢墟中和救援者約定出來買一罐冰可樂的小男孩已經長大,並成為了2022年冬殘奧會的火炬手;收留了712名地震孤困兒童的安康家園結束了它的使命,送最年幼的兩個孩子考上了大學;地震期間,在羅漢寺的僧人們庇護收容下降生的108個孩子也逐漸長大,災難之後,迎來新生。

5月12日上午,封面新聞直播連線汶川大地震親歷者「可樂男孩」薛梟、羅漢娃媽媽黃文錦以及安康家園第一任園長齊建新,聆聽了震後14年的成長故事。

可樂男孩>>

成為冬殘奧火炬手,希望帶動關注公益活動

薛梟仍然記得14年前的情景,「這是讓我能堅持那麼久出來的約定,當時救援的叔叔問我,出去以後想幹嘛?我就說出去想喝冰凍的可樂,他說出去以後會給我買,我也說會給他買個冰淇淋。」當年幼的薛梟堅持到被抬出廢墟時,與他約定的救援者說,「你要記住給我買冰淇淋喲。」薛梟回答道,「叔叔,要喝可樂,冰凍的。」這一幕被攝像機記錄下來,薛梟也因此被稱為「可樂男孩」。

可樂男孩薛梟

14年過去,薛梟早在2009年就完成了和救援叔叔的約定,兩人還成了無話不談的「忘年交」,逢年過節也經常問候。「我們很少聊起地震,但感謝是永遠的,我會一直感謝他。」

「可樂男孩」這一標籤廣為人知,薛梟一度因為自己的名字被隱沒在標籤下而不開心。「2012年的時候,我和一個活動主持人吐露想法,覺得這個標籤太重了,我心裏不平衡。」那位主持人告訴他,大家熟知並喜愛可樂男孩,是因為在所有人都非常悲傷的時候,他的出現給大家帶來一絲快樂,一點陽光。「我聽了他的話就想通了,覺得這個稱呼就代表著一種樂觀。我也想對14年前的自己說,謝謝你堅持下來,我才能成為現在的自己。」薛梟說。

儘管過去14年,親歷地震的陰霾並沒有完全消散殆盡,薛梟心有餘悸,「遇到有震感的地震,我背後就開始冒冷汗,算是一種地震後遺症吧。」薛梟也認為,經歷過2008年的地震,大家都會了解一些防震的知識,四川人的心態都還是特別好的,不管經歷什麼,都能用樂觀的心態去面對。

如今的可樂男孩薛梟在中糧可口可樂四川公司工作,管理著可樂博物館,還在公司推薦下成為了2022年冬殘奧會火炬手。

他仍然保持著對地震災害的關注,負責公司的公益項目以及救援物資對接,「四川哪個地方如果發生3級以上的地震,我們都會去問問需不需要物資。」談起將來的打算,他表示希望能帶動更多人關注公益活動,讓周圍充滿愛。

安康家園首任園長>>

14年使命完結,守護近700個孩子長大

齊建新是安康家園的首任園長,2008年汶川大地震發生後,近700名孤困兒童從四川轉移到日照安康家園,當時在天津師範大學的工會主席齊建新臨危受命,成為了700個孩子的大家長。

齊建新和孩子們

2022年4月,當初年紀最小的兩個孩子張明皓、馬永傑也高中畢業,年滿18歲,守護孩子們14年的安康家園終於完成了它的使命。

齊建新說起成為安康家園的園長時仍然是自豪的。「當時這個人選有一定的要求,要懂教育、會管理、並且需要有心理方面學科背景的人,因為那個時候的孩子非常脆弱,可能存在心理問題。」擁有大學生心理健康教育骨幹培訓班證書的齊建新,由於符合條件被推選出來,他從事學生工作多年,經驗豐富。2008年,54歲的他在地震發生後第一時間請命去一線,因為年事較高落選。齊建新仍然記得,校領導討論了很久,晚上十點才做出決定,通知齊建新工作任務,第二天早上6點,他便坐上車趕赴日照就任安康家園園長。

齊建新接下的是一個艱巨的任務,來到安康家園的孩子數量近700人,年紀跨度大,最小的只有三歲半,大的已經讀初高中。經歷了大地震和生離死別的孩子們都有不同程度的心理創傷,表現各異。「我看到孩子們時非常難過,因為災後應激,年紀小的孩子們會哭喊,進食和睡眠都存在障礙,年紀大一些的孩子會出現心理障礙,甚至出現自殺傾向。我心理壓力很大,因為他們剛從大災大難中逃出來,不能在這裏再有任何危險,一定要盡心儘力把他們保護好。」

到了新的環境,為了避免應激,孩子們先集中隔離一周後,才開始參與活動,與人接觸。當時的安康家園由工廠的職工宿舍改建,有兩居室也有三居室,他和100多個安康媽媽與孩子們同吃同住,每4-6個孩子和一個安康媽媽住在一起,每天在一起的時間超過20個小時,形成一種家庭式管理教育模式。

齊建新還組織天津師範大學的心理諮詢教師隊伍給孩子做心理普查,帶他們玩遊戲,做團體活動。在普查中,他們發現小部分嚴重的心理障礙青少年,又聯繫中國龍少年基金會,北京大學第六醫院王玉鳳教授的團隊長駐安康家園進行治療,並給孩子們建立心理檔案。直到第一年轉移期安全度過,適齡的孩子們陸續在日照市入學,走上日常生活學習軌道,他才稍稍鬆了口氣。

齊建新在日照安康家園陪伴孩子們度過最艱難的一年,孩子們有的叫他叔叔、爸爸,有的叫爺爺。「我跟他們說,不管怎麼稱呼,你們都是安康家園的孩子,也是我的孩子,他們也把我當成親人,有什麼問題都願意和我交流。「當孩子要轉移回到四川的安康家園時,齊建新在送別的車站不舍流淚,每年都趕赴四川看望他們,與新的園長交接,幫助孩子過渡。「他們結婚了也叫我去,和我分享他們的快樂,父親節還給我發消息,聯繫從來沒有斷過。「齊建新驕傲地說。

羅漢娃媽媽>>

災難中降生的孩子是愛的奇蹟

2008年汶川8.0級地震發生後,數百名災民湧入了四川什邡城北的千年古剎羅漢寺,住持素全法師和僧人們無條件接收了所有災民。當時什邡市婦幼保健院的孕產婦們也在其中,震後近三個月里,108個寶寶在羅漢寺誕生,他們也被稱為羅漢娃。

5月12日,羅漢娃陽成宇的媽媽黃文錦與封面新聞記者連線,回憶羅漢娃的降生和震後14年的成長故事。

羅漢娃媽媽黃文錦

「當時已經是6月初,我還在鄉下,已經過了預產期,就想去去婦幼保健院檢查一下,到了才發現那已經是危樓了,貼著通知說醫院已經搬到羅漢寺,我們到了就發現寺廟門口有很多僧人、志願者幫忙引導,帶我們到那個地點。」

黃文錦回憶抵達羅漢寺後看到的景象,地上都是帳篷,一進去就是「人山人海」。「那有很多產房,我所在的產房就有4個產婦,在產房的媽媽們也會交流生了孩子遇到的問題,孩子吐奶啊,奶水之類的問題,互相傳授經驗,也會聊一些關於地震、餘震的事情。」

剛生了小孩的黃文錦,一邊沉浸在迎接新生命的喜悅中,一邊又面對著不斷的餘震,擔心遇到危險。當時的她還沒有意識到在一場巨大的災難中生下孩子意味著什麼,後來看著孩子一天天長大,她也對生命有了新的認識。

陽成宇在五歲時參加了一場特殊的生日聚會,羅漢寺舉辦了一場108個孩子的集體生日。陽成宇問媽媽,為什麼自己的生日這麼隆重,有這麼多人一起過?黃文錦告訴他,「你出生的時候發生了一場巨大的災難,當時生命是很脆弱的,幸虧保健院的醫生在羅漢寺僧人的幫助下轉移到寺廟裡,還有更多的志願者和愛心人士幫助下,媽媽才能順利的把你生出來,當時還有更多的母親和小孩,我們一起見證了一場愛的奇蹟,這是一種生命的傳遞。」

隨著時間流逝,黃文錦愈發感受到「羅漢娃」誕生的特殊意義,「生命在面對這種大災難的時候真的是很脆弱的,但是我們經過這場大地震,許多人對我們的愛和關心凝結在一起,將無數的不可能變成了可能,孕育出了現在的108個羅漢娃,他們更積極地去面對生活,更加努力向上地迎接一次又一次的挑戰。」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