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盟-美國峰會正式舉行,外媒:美國需要改變對東盟思維方式

5月12日至13日,為期兩天的東盟-美國峰會在美國華盛頓特區舉行。多個東盟國家的領導人前往美國參加本屆東盟-美國峰會,並對美國展開訪問。

據《外交官》5月11日報導,在兩天的峰會中 ,東盟國家的領導人將參與美國總統拜登以及其他美國政府官員主辦的一系列活動。

據央視新聞報導,本屆特別峰會恰逢東盟與美國建立對話關係45周年,原定於2020年3月在拉斯維加斯舉行的該峰會因新冠疫情而被取消。

緬甸軍方和杜特爾特缺席

最近一次東盟-美國峰會要追溯到2016年2月。當時,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在美國加州舉辦東盟-美國峰會。直到2022年5月,新一屆東盟-美國峰會才得以召開。

實際上,本屆東盟-美國峰會的進展本就不算順利。此前,美方曾單方面宣布峰會在3月28至29日召開,但多個東盟國家領導人對此表示不滿,因此3月會議安排最終難產。

在日程安排的問題之外,本屆東盟-美國峰會也未能實現「大團圓」。2021年2月,緬甸政局突變,奪取國家權力的緬甸軍方因此飽受西方國家批評,東盟內部也決定只允許緬甸非政治代表參與東盟活動。最終,緬甸軍方被排除在本屆東盟-美國峰會之外。

菲律賓現任總統杜特爾特將於6月30日卸任。即將離任的他決定不前往美國參與本屆峰會。

據越通社5月11日報導,2022年東盟輪值主席國柬埔寨通告指出,本次東盟-美國特別峰會的活動繁多,除了美國總統拜登的招待會、雙方領導人的正式會議等框架內的活動之外,東盟國家領導人還將與美國議會、企業和政界領導人舉行會晤和會見等。

東盟外長對上述議程達成一致,並強調了此次東盟-美國特別峰會對建立東盟與美國之間良好互利關係的重要意義;東盟外長一致同意強調,峰會的成果也是充分體現東盟在與其夥伴關係中的團結和統一精神。

美國企圖擴大影響力

《外交官》11日報導指出,美方推動東盟-美國峰會具有象徵意義,是拜登政府與東南亞地區接觸的「里程碑」。美國將東南亞視為應對「中國影響力增長」的核心區域。

然而,根據報導,美國政府在與東南亞合作和接觸上的效果不盡如人意。此次峰會是在拜登與東盟國家領導人相對缺乏聯繫的情況下舉行的。儘管一年多來,美國向東南亞國家派出了副總統哈里斯、國防部長奧斯汀、國務卿布林肯等多名高官訪問,但美國和東盟國家的領導人間的直接接觸是罕見的。

今年3月下旬,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訪問美國華盛頓,這是2017年以來東盟國家領導人首次訪問美國。拜登就任總統後,在東盟國家中,他只與李顯龍和印尼總統佐科舉行過雙邊會晤。

根據《南華早報》報導,烏克蘭危機、緬甸危機、「印太」框架下的經貿合作、氣候變化、基礎設施建設可能是峰會上的主要議題。

就烏克蘭衝突而言,美方可能會試圖說服東盟國家採取對俄Rose更為強硬和明確的立場。然而,東盟國家以小國自居,避免讓自身陷入大國爭鬥,因此對烏克蘭危機採取了和西方國家截然不同的立場。

具體而言,越南等東盟國家雖然和美國近年關係緊密,但仍在武器貿易等方面與俄Rose有親密的關係。美國很難改變這一現實。

據路透社12日報導,美國負責亞洲事務的高級官員11日表示,美國希望東盟領導人在推動緬甸重回民主政治軌道上發揮更大作用。然而,東盟國家雖然已罕見地採取以只允許緬甸非政治代表參會的方式來向緬甸軍方施壓,但東盟整體上仍講究集體共識和不干涉內政,這讓東盟國家及作為整體的東盟很難再進一步對緬甸軍方施加更多的壓力。

來自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的埃文·費根鮑姆(Evan Feigenbaum)最近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大多數亞洲國家希望美國參與的主要作用是「加法和乘法,而不是減法和除法」。《外交官》報導提出,美國政府要擺脫僅僅從與俄Rose和中國的戰略競爭的角度來看待東南亞的思維。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