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大城市營商環境創新試點經驗:由生到退,打通企業全生命周期服務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吳文汐 廣州報導  近期,深圳市政府制定了《深圳市建設營商環境創新試點城市實施方案》,正式開啟優化營商環境5.0版改革。該方案從市場環境、法治環境、開放環境、政務環境4個方面提出了12個領域的任務內容,並明確了要在今年落地實施的首批200項具體改革事項。

  去年11月,國務院發佈了《關於開展營商環境創新試點工作的意見》,將北京、上海、重慶、杭州、廣州、深圳6個城市列為首批國家營商環境創新試點城市。今年以來,獲批的6座城市均已發佈開展營商環境創新試點工作的實施方案,明確了未來營商環境改革的路徑,將進一步對標國際一流優化營商環境,更大力度利企便民。

  受訪專家表示,首批六大試點城市都是中國經濟體量大、市場主體數量多、改革基礎條件好、對外開放水平高的地方。有條件、有能力率先探索,形成一批可複製可推廣的制度創新成果。未來,一方面可結合中國實際繼續探索體制機制創新,通過「放管服」改革進一步減少不必要的審批許可事項,簡化長期積淀下來的行政審批框架;另一方面,應對標國際通行規則,承擔起與國際規則和體系對接的使命和功能。

  創新試點如何創新?

  據統計,中國2021年全年新登記市場主體2887萬戶,日均新登記企業2.5萬戶,年末市場主體總數達1.5億戶。如何培育和激發市場主體活力?營商環境制度體系建設、打造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營商環境成為突破口。

  數據顯示,中國營商環境在全球190個經濟體中的排名,由2012年的第91位躍升到2020年的第31位。

  國家行政學院教授、國家信息化專家諮詢委員會委員汪玉凱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國這幾年在營商環境改革上取得好的成績,有幾個方面的原因。一是大大降低了市場准入條件,各個地方都有自己的市場准入門檻,這個門檻如果不降低,市場很難真正建立、流動起來。二是完善法治保障,營商環境很大程度上需要通過法治來保障,如果法治不健全或是法治權威樹立不起來,會嚴重影響營商環境,也會影響各種要素市場的健康發展。三是通過數字化手段為企業提供辦事便利,減少了企業的行政辦事成本,比如「一網通辦」等新的服務模式極大地推動了營商環境的改善。

  「但整體來看,我們營商環境的排名和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地位是不相適應的,所以營商環境的改革空間仍非常大,國家上下都應該更加重視。」汪玉凱表示。

  2021年11月,國務院批准北京、上海、重慶、杭州、廣州、深圳6座城市為首批營商環境創新試點城市。

  浙江大學國際聯合商學院數字經濟與金融創新研究中心聯席主任、研究員盤和林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這6個營商環境創新試點涵蓋了中國所有一線城市,中國大量頭部企業都集中在這些城市,在這些城市改善營商環境,可以涵蓋大量市場主體,形成更好的示範效應。

  「創新」如何體現?廣東外語外貿大學國際經濟貿易研究中心主任陳萬靈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營商環境創新試點的「創新」體現在智能化、數字化,讓政務服務更加便捷,並且還要進一步推廣到更多的城市。未來在行政程序上還應大量縮減,疫情導致營商環境改革的步伐放緩,在後疫情時代還需要進行梳理和整頓。

  汪玉凱認為,創新指的是體制機制上的創新。過去營商環境的改革主要對標世界銀行的指標,但還要進一步結合中國實際。如何通過「放管服」改革進一步減少不必要的審批許可事項,帶有「釜底抽薪」的功能,如果沒有改革舉措很難落到實處。「創新就是要通過改革來實現預期中新的目標,如果沒有創新的思維、沒有改革的舉措,很難使過去長期積淀下來的行政審批框架簡化下來。」

  打通企業全生命周期服務

  事實上,在6城發佈的營商環境創新試點實施方案中,創新思維已有所體現。6城均強調,要打通市場主體由生到退全生命周期的管理和服務,為企業提供更加便捷高效的辦事模式。

  市場准入方面,深圳提出,試點進一步放寬市場准入,實施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放寬市場准入若干特別措施。

  今年1月,國家發展改革委、商務部聯合印發《關於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放寬市場准入若干特別措施的意見》,涉及科技、金融、醫療、教育文化、交通和其他6大領域,包括24條具體措施,並提出了若干項配套政策,有序放寬准入限制,激發市場主體活力。

  汪玉凱表示,深圳是中國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先行示範區,是新時代改革開放的試驗區,承擔了各個方面先行先試的責任和擔當,在這樣的大背景下,探索營商環境優化、在重點領域與國際接軌也是一項重要任務。「從中國過去幾年的發展來看,中國如果不和世界接軌、不符合國際理念和價值導向,很難進一步擴大開放、走向世界,只有和國際規則深度對接,才能使整個中國的開放格局發生根本性改變。」

  企業開辦方面,深圳市市場監管局副局長李國偉在5月7日的深圳市政府新聞辦新聞發佈會上介紹,深圳將秉承「數據多跑路,群眾少跑腿」,將開辦企業涉及的所有事項整合到一個平台,實現「一網申請,應辦盡辦,一日辦結」。

  深圳的一系列改革創新舉措使其在營商環境建設中收穫了好成績。在2019和2020年度全國營商環境評價中,深圳連續兩年排名全國前列。今年一季度,深圳市市場主體累計達到385.4萬戶,每千人擁有市場主體219.5戶,市場主體總量和創業密度繼續保持全國第一。

  企業准營方面,多地推進准入准營聯動升級。如北京持續拓展「證照聯辦」適用領域,重點在醫療器械銷售、藥店、餐飲店、飲品店、超市(便利店)等業態提供「證照聯辦」服務,實現營業執照和行政許可「一次申請、一體審批、一窗出件,同時設立、一體變更、同步註銷」的一體化創新服務模式;在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探索推進「一業一證」和「證照聯辦」疊加聯動,即在營業執照和行政許可證一體審批的基礎上,整合該業態涉及的多個許可事項,推行「一證准營」的行業綜合許可制度,打造「准入即准營」的高效營商環境。

  「有進有出、優勝劣汰」,經濟下行壓力之下,企業作為最主要的市場主體在發展中面臨較大的困難,部分企業能夠及時調整適應市場,也有部分企業轉型困難,發展進入「死胡同」。除放寬企業准入准營條件外,如何著力解決企業「退出難」問題也是各地政府關注的重點。

  據重慶破產法庭相關負責人介紹,2021年,新收各類案件2306件,新收案件數量同比上升45.49%;2021年審結各類案件2104件,審結案件數量同比上升68.59%。

  廣州、深圳、北京、上海等城市均提出探索建立市場主體除名制度,對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或者被標記為經營異常狀態滿兩年,且近兩年未申報納稅的市場主體,商事登記機關可對其作出除名決定,主動清除「失聯」「殭屍」市場主體,加快市場新陳代謝。

  提供要素資源供給保障

  為企業打通准入、准營、退出等各環節服務後,還需為企業打造良好的成長環境,提供要素資源的供給保障是其中的重要一環。

  陳萬靈表示,優化營商環境的本質是政府按照市場主體的需求去創造令其滿意的環境,讓企業更加便捷地獲得和使用土地、數據、人才等一系列要素資源,或者降低使用要素需要付出的制度性成本。

  5月6日,廣州市南沙區發佈《南沙區高水平推進營商環境創新試點建設實施方案》,提出以開展跨境貿易投資高水平開放試點、建設重大金融平台、完善信易貸融資平台功能為核心,加強金融資本聚集能力。

  截至目前,廣州期貨交易所、智能化地方金融風險監測防控平台、線上航運保險要素交易平台、碳中和融資租賃服務平台、全外資期貨公司以及國際金融論壇(IFF)永久會址等一批重點金融平台項目在南沙相繼落地,有效地加快金融資源集聚。

  截至 2021 年底,廣州南沙累計落戶金融企業 6649 家,其中持牌法人金融機構 14 家,佔全市 1/4,金融能力大幅提升;南沙區本外幣貸款餘額 2034 億元,同比增長 7.3%;信易貸平台實現累計授信 373 億元,放款 212 億元,信貸投放持續平穩增長。

  資本的集聚還需要土地、人才、數據等要素資源的配套,從而創造一個好的制度環境。

  為解決土地成本高、供需對接不暢的問題,深圳開展優質產業空間供給試點,按照「定製化設計+低成本開發+高質量建設+准成本提供」的模式,建設一批質量優、價格低、品類全的優質產業空間滿足企業用房需求。今年3月份,深圳首個試點項目落地龍崗寶龍先進位造園區,建成後將提供約34萬平方米的優質產業空間,接下來還將陸續在全市各區推廣。

  招引人才方面,杭州提出在不直接涉及公共安全和人民群眾生命健康、風險可控的領域,探索制定部分境外職業資格認可目錄,對於目錄內的經能力水平認定或有關部門備案後可直接上崗執業,並加強執業行為監管。結合實際制定外籍「高精尖缺」人才地方認定標準,加大外籍高層次人才引進力度。

  此外,6城均提出要加快培育數據要素市場,促進數據要素市場化配置。近年來,各地在數據交易方面的探索力度不斷加大。深圳數據交易所、廣州數據交易所正積極籌備建設。此前,2021年3月31日,北京國際大數據交易所成立;2021年11月25日,上海數據交易所揭牌。

  汪玉凱認為,數據是一種新型生產要素,也是最有價值的生產要素,它真正的價值在於能夠互通共享,只有把海量數據整合起來、盤活起來,才能產生新的價值。靠行政手段、機制建立是一種方式,另一種方式就是通過培育數據要素市場,通過市場的驅動力量改變數據唯單位部門所有的局面。「6座城市如果能在數據要素市場的建設上先行先試,創造一些制度規則,可以對全國數據要素市場的建立提供基礎性的制度框架,對於數據要素市場的健康發展具有重大意義。」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