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快遞被感染?快遞放門衛后遺失?疫情下的快遞糾紛一文讀懂

  澎湃新聞記者 李菁 通訊員 劉泉宏

  疫情之下,物流運輸、快遞收發過程中都會碰到諸多現實問題:快遞丟失後誰擔責?收快遞被感染,快遞公司有責任嗎?小區志願者送貨上門時物品受損,是否需要承擔賠償責任?

  5月12日,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從上海市金山區人民法院獲悉,針對大家關心的涉及快遞常見法律問題,該院作出如下整理。

  問題1:疫情原因導致生鮮等送達時效要求較高的貨物配送延遲,收貨人可以要求賠償嗎?

  答:物流公司因公共防疫措施無法按時交付生鮮、易壞等送達時效要求較高的貨物,因疫情導致貨物變質腐爛或失去使用價值,可以歸責於不可抗力原因,雙方應合理分擔損失責任。

  但物流公司應當及時通知發貨人及收貨人,並採取適當措施防止損失擴大,否則對擴大的損失應當承擔賠償責任。因此,如果遇到上述情況,運輸雙方要及時溝通,採取必要措施防止損失的發生和擴大。

  問題2:收貨人因陽性快遞被感染,快遞公司是否應當承擔責任?

  答:收件人因陽性快遞被感染,快遞公司應否承擔責任,取決於快遞公司是否履行了符合規定的安全消殺職責。如果快遞公司遵循監管部門的要求對本公司人員、營業場所、貨品進行了符合規定的核酸檢測、安全消殺、人員管理,則可以視為快遞公司履行了安全消殺職責,對收件人的感染不承擔責任。

  因此,為了自己的安全,建議大家收到快遞後一定要第一時間進行消殺。

  問題3:快遞放在小區門口後遺失應該由誰來承擔責任?

  答:因疫情防控原因,許多居民購買的快遞只能配送至小區指定地點,部分小區由居民自行至指定地點取回,部分小區則由志願者送上門。在此種情形下,快遞公司依據防疫要求或居民要求,將物品送至小區指定地點即可視為完成運輸任務,已經送達至收貨地點。

  但需要注意的是,除非有明確約定,小區物業或居委會並無法定義務為居民保管或代收快遞,如果購買的快遞在指定地點丟失,除非物業等有故意或重大過失,否則不承擔賠償責任。因此建議大家送到的快遞要及時取回,必要時和快遞員拍照溝通。

  問題4:因隔離原因無法提取委託他人保管的快遞,收貨人是否可以要求減免保管費用?

  答:日常生活中大家經常無法及時簽收快遞,由此衍生出小區的便利店、小商鋪代收快遞,以及快遞櫃等有償代收快遞服務。商業交往中也有提供代為保管貨物的貨場及商家。

  當我們因隔離原因無法提取貨物時,可與保管人就保管費用進行協商,如果認為保管費用顯失公平,可以要求保管人予以調整。

  問題5:確保被運輸貨物沒有傳播疫情風險的義務應當由誰承擔?

  答:疫情以來,國家郵政總局陸續發佈了《疫情防控期間郵政快遞業生產操作規範建議(第七版)》、《郵政快遞業疫情防控與寄遞服務保障工作指南(試行)》等行業疫情防控基本制度,交通運輸部也印發《道路貨運車輛、從業人員及場站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南(第三版)》。上述文件均明確了物流企業、快遞公司在疫情防控中的主體責任,對防疫制度、人員管理、貨物消殺等工作都有相應規定。

  因此,物流公司、運輸行業應當主動承擔疫情防控責任,對本企業涉及的貨物、快遞等採取符合規範的消殺管理等措施。因為本企業工作疏漏導致疫情擴散蔓延,將承擔相應行政或民事責任。

  問題6:疫情期間快遞公司物流成本提高怎麼辦?

  答:疫情期間由於原材料、人力成本的上升,物流公司的成本可能高於運輸合約簽訂時的水平,如根據原運輸合約約定的價格履行確有困難,物流企業可以就合約價款與託運方進行協商,以情勢變更等為由要求重新約定合理的價款。

  但需要注意的是,物流企業不得利用疫情防控惡意哄抬運輸價格,惡意哄抬行為可能被追究行政責任甚至刑事責任。

  問題7:快遞物流因疫情原因無法配送或延遲配送可否主張屬於不可抗力?

  答:疫情防控導致無法配送或延遲配送,可以認定為符合不可抗力情形,由此導致快件延誤,快遞企業可部分或全部免除責任。但物流公司應當及時通知發貨人及收貨人,並採取適當措施防止損失擴大,否則對擴大的損失應當承擔賠償責任。

  因此,如果遇到上述情況,運輸雙方要及時溝通,採取必要措施防止損失的發生和擴大。

  問題8:陽性患者或密接者被隔離期間無法簽收快件,快遞公司應當如何處理?

  答:收貨人因被確診為新冠患者或因各類防控要求處於隔離狀態中導致無法按時收貨時,可以認定為構成不可抗力因素,收貨人無法按時收貨不能視為違反合約約定。快遞公司在此種情形下應當及時與收貨人取得聯繫,通過他人代收、暫為保管等方式妥善處理。

  快遞公司在明知收貨人處於隔離期間,且未與收貨人或託運人達成新的收貨方式,便隨意處置貨物,不能視為貨物已經送達,貨物因此受損,物流公司承擔相應賠償責任。

  問題9:快遞公司員工因配送感染新冠疫情是否可以要求公司賠償?

  答: 中國勞動法明確規定了用人單位應當建立勞動安全制度,提供必要的勞動防護用品,保證勞動者的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

  疫情之下,貨物運輸行業作為高風險行業,用人單位應當為勞動者提供口罩、消毒劑等必要合理的防護用具,加強組織核酸和抗原檢測,及時配備防疫物資,保證從業人員身體健康。如上述管理不到位,需要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

  問題10:小區志願者送貨上門時物品受損是否需要承擔賠償責任?

  答:疫情期間,部分疫情嚴重小區採取足不出戶政策,居民購買的物資由志願者配送上門。由於志願者是無償服務,如果在運送過程中貨物受損,志願者原則上無需承擔賠償責任。如果小區居委會工作人員或志願者存在故意或重大過失,導致貨物受損,則居委會工作人員或志願者需要承擔一定的賠償責任。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