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180個城市人口正在流失?應對城市收縮,發達國家這麼做

不是每個城市,都是北上廣深。

在中國當下,共有180個城市人口正在流失,這是一個接近三分之一的中國城市佔比!

事實上,我們今天看城市,貌似增長,依舊是主流。

尤其是中國城市化率才58%,而從58%到70%也是中國房地產持續發展的戰略窗口期,而開發商在這個過程中也精選人口凈流入高的城市進行布局。前天老潘在成都出差就了解到成都每年人才凈流入達到平均25萬左右,而老潘所在的深圳,每年人口凈流入50萬左右。

但被我們忽視的是,有180多個城市,也同步開始出現「收縮態勢」,中國城市發展產生了城市「人口流失」與城市「空間擴張」並存的現象。當然,這也是城市分化的一種必然,中國城市的不均衡性,不充分性一直長期存在。尤其在中國,最好的醫院、大學、學區、公共資源都配置在一線城市和省會中心城市,大部分內陸省會是單核虹吸城市,這導致了中國值得長期投資、深耕的城市並不太多。而前天伴隨產業轉移、人口外流,經濟薄弱、資源枯竭、政策不再的城市,未來很難有起色。今天,對「收縮城市」的關注和原因解讀,也需要被業界、開發商所關注。辯證來看,在計劃經濟年代,中國一座座工業城市為國家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而如今在「去工業化、大量人口流失、老齡化、高失業率、資源枯竭」等等因素導致這些城市急劇收縮,而全球化、社會體制轉變等因素又加速了這一過程。今天中國180個城市衰落,即掀開中國快速城鎮化進程的另一面,也對房企城市布局有所指導。

事實上,落到房地產上,也是城市分化顯著,樓市對城市的GDP、經濟、就業、稅收的拉動的「支柱產業」,也在加劇不同城市的分化。

比如中國樓市在因城市不同表現出極強的分化性。從2018年初到現在,一線城市和核心二線銷售量大幅度萎縮,類似旭輝很多房企開始放棄一線城市做規模,而把普通二線、強三四線,一般三線作為城市布局和規模發展的主戰場。2018年以來,我們也看到。

一線城市:住宅在一線城市不受待見,深耕一線城市20多年的萬科,也表示,一線城市對萬科半年業績貢獻已從2016年的26%下降到18%,未來還會下降。二線城市:2018年初至今房價普遍微漲,二線限購城市與二線非限購城市的銷售面積走勢,呈兩極分化;

三線城市:價格趨於穩定,一線周邊的三線衛星城量價齊縮,強三線走價,普通三線走量,三線房地產銷售正在逐步退熱。

城市分化在前,樓市分化在後,走強的城市人口凈流入,也自然帶來開發商的大投入。

城市自身在不斷分化,

核心城市掀起搶人大戰,

不同的城市表現出不同的進化趨勢。

一、人口整體向東南匯聚,東北收縮城市成「帶狀」

大數據調查顯示:2007~2016年間,中國有84座城市出現了「收縮」,東北地區的「收縮城市」已經連成了「帶狀」。

隨著中國經濟步入新常態,城鎮化快速發展過程中伴隨的局部收縮現象近幾年逐漸引起學界的關注。國家發改委城鎮中心智庫副理事長喬潤令,近日指出中國城鎮化進程中相當多的城鎮在收縮:「10年間有1萬多個鄉鎮和街道辦事處的人口密度在下降,不僅有大量的『空心村』,現在又出現了大量的空心街道辦和城市了。

大數據顯示,中國的人口整體上在向東南部壓縮。

城市收縮現象的被發現,對我們認識城市的發展、城市的分化,特別是對房地產的起伏、土地再利用有重大意義。

二、城市收縮2個現象:「鐵鏽帶」與「白人群飛」

國際上城市收縮現象的研究始於德國。

1988年德國學者Häußermann和Siebel首先提出「城市收縮」一詞,用來描述城市發展過程中長期存在的人口大量流失現象。

最著名的收縮城市群在美國的鐵鏽地帶(Rust Belt)。

19世紀後期到20世紀初期,美國中西區因為水運便利、礦產豐富,成為重工業中心,鋼鐵、玻璃、化工、伐木、採礦、鐵路等行業發達。匹茲堡、芝加哥、底特律等工業城市也一度空前繁榮。但自從美國步入第三產業為主導的經濟體系之後,這些地區的重工業紛紛衰敗。很多工廠被廢棄,廠房機器漸漸布滿了鐵鏽,因此被稱為鐵鏽地帶,簡稱城市「銹帶」。

如今「鐵鏽地帶」已經泛指工業衰退地區。

▲昔日英國曼徹斯特務業衰落帶來的城市衰落邏輯。

德國政府資助項目Shrinking Cities證實:全球範圍內人口超過100萬的450個城市地區,總體上失去了原來人口的十分之一。

論原因。

首先,是經濟結構的調整。

老工業基地集中反映了聚集經濟的缺點,比如土地和勞動力的高成本和新增業務空間的缺乏。同時,技術創新也使得企業越來越自由,交通和資源對區位的影響力下降,越來越多的企業搬出了老工業基地。這些大規模的經濟結構改變,造成了歐洲地區的「去工業化」,美國的「銹帶」也屬於這一情況。

其二是社會人口結構的改變。

如歐洲國家和日本因為全國性的人口老齡化導致人口自然增長率下降,不少都市年輕人在就業的吸引下移入工作機會更多、生活水平更高的大城市,使得不少中小城鎮面臨「收縮局面」。

其三是城市空間結構改變。

美國「白人群飛現象(white flight,上世紀60年代美國結束種族隔離制度後,黑白混校。由於黑人學生的學術表現差、犯罪率高,或者有種種許多白人家長所認為的劣等品質,白人如同候鳥群飛一樣,紛紛離開大都市中的學校,搬到黑人住不起的郊區)」和「汽車文化 (car culture) 」。一定程度上促使了中心城區的衰退和城市的無序蔓延,使得城市的居住環境大打折扣,人們也隨之遷移,造成美國大城市「郊區化」現象。

其四是礦山等資源枯竭型城市。此外,還有政治因素等,比如德國的城市收縮現象集中在原民主德國的轄區內。

對比當下中國,中國東北地區因經濟衰退與人口流失已成為各界關注的焦點,有學者將其稱為中國版的「銹帶地區」。目前,資源萎縮、環境污染、保守主義等問題正困擾著東北的發展。此外,東北亞地區複雜與不穩定的地緣政治概念也在跨國合作、區域發展政策等方面限制了中國東北地區的發展。

三、中國只有3、4個城市有資格說不需要太多人

在中國當下,增長,仍然是主旋律。

而城市分化所出現的「收縮現象」被人們所忽視。

事實上,全球金融危機引發的出口加工工業的衰退和國內勞動力「Lewis拐點」的到來,都使中國城市增長的條件發生變化。

清華博導龍瀛從三個尺度(小區、鄉鎮和城市)對中國城鎮的局部收縮現象進行研究。關於「收縮城市」,龍瀛有他獨到的見解。這位清華大學建築學院教師這些年走過不少城市:齊齊哈爾、伊春、石嘴山、鄂爾多斯……「每到一處,我們所做的研究並沒有著眼於當地的繁榮昌盛,反而是這些城市的『空心化』問題,更讓我們擔憂。」

2013年,正在英國訪學的他無意間發現:分別在2000年和2010年開展的全國第五和第六次人口普查,數據精確到了鄉鎮和街道辦事處一級,他和另外兩位城市專家吳康和王江浩通過大數據技術,把中國5萬多個鄉鎮和街道辦事處的人口數據做對比,結果讓人吃驚:

2000-2010年間,中國三分之一的國土面積人口密度在下降;

有1萬多個鄉鎮和街道辦事處人口在流失,有些甚至「空心街道辦事處」;

中國行政意義上的600多個城市中,有180個城市的人口在流失。吳康也通過大數據調查,發現2007~2016年間,中國有84座城市出現了「收縮」。這些城市都經歷了連續3年或者3年以上的常住人口減少。

他繪製了一幅地圖,一個黑點代表一座「收縮城市」。在這張地圖上,東北地區的黑點已經連成了帶狀,長三角和珠三角地區的黑點也成片出現。本文為規劃師筆記精選文章。「按照城市生命周期,「這些城市很可能繼續『收縮』下去,不是因為災難導致的驟然大幅收縮,我們的收縮城市一般都少於10%的人口流失。」吳康說。

吳康把這些收縮城市分成五類:

一是結構性危機收縮類型。比如,原來伊春這樣的城市有很多人靠林業來發展就業,現在沒有了;

二是像義烏這樣,原來有很多的工廠企業,現在因為上一輪國際經濟危機和產業升級影響,不需要這麼多人了;

三是大城市周邊城市的收縮,比如北京周邊的三河、高碑店,成都周邊的都江堰等;

四是眾多欠發達的縣級市;

五是一些邊境城市等。

龍瀛說:現在北京、上海等特大城市都在控制人口,但是我認為,中國只有三、四個城市有這樣的資格說我們不需要這麼多的人。

未來,在投資驅動力,外貿驅動力變弱,消費驅動力增強的經濟引擎下,未來一個城市的人口數量和質量,將最終決定了一個城市的後發優勢。河南省和四川省都是人口大省,如今他們的中心城市,也將體現出一定的後發優勢。

四、發達國家應對「城市收縮」的 2大舉措

冷靜的看,城市收縮也是正常現象,是發達國家在工業化與城市化過程中普遍存在的現象。從現實來看,發達國家應對「城市收縮」核心有 2大舉措。

舉措1:城市精明收縮策略(shrinking smart)

「精明收縮」指在收縮城市「復興」前,精簡城市現有規模以匹配目前或預計的城市人口。

美國學者Frank Popper強調精明收縮是為「收縮」而規劃——更少的人口、更少的建築、更少的土地利用。

事實上,精明收縮策略的提出更多的是基於歐美治理城市人口流失、城市環境惡化等問題的具體實踐,如揚斯敦、克里夫蘭和水牛城等。

精明收縮策略包括四方面內容

一是將「廢棄地塊」以綠色空間儲備起來等待城市後續開發,以美化城市景觀進而激發紳士化。

二是精簡規模,鼓勵居民集中居住,停運冗餘的城市基礎設施,以適宜的密度建設多中心城市空間結構。

三是項目投資,政府將人口密集區劃定為優先干擾區,籌建體育、文化中心等錨定項目以催化新興產業投資。

四是建立土地銀行與公眾參與,土地銀行對廢棄土地進行收購,並進行前期整理;公眾參與歷史資產保留、住房密度、商業選址以及混合社區開發等問題解決。

舉措2:彈性城市策略(a resilient city)

Alberti將彈性城市定義為在城市一系列結構和功能變化重組前,能夠化解和利用變化的能力與程度。Polese認為彈性城市具有四個特徵:擁有受過良好教育與技能培訓的人口+市場與腹地廣闊+經濟多樣性+環境宜居。

西班牙的阿維萊斯實施了彈性城市規劃,其主要內容包括:

一是提高城市競爭力,發展多樣性經濟,引進大量中小型企業,以增強城市抵禦外部風險的能力。

二是創新驅動城市,建設智慧城市系統(an intelligent city),完善大型公共空間以吸引創意階層。

三是增強城市生態功能,建設宜居城市,處理衰退工業「遺留」問題,注重城市社會與物質空間協調。

四是發展網路協商功能,建立工程城市系統,開展不同空間尺度城市脆弱性評價,構建私人與政府間協商渠道,為城市投資項目選址提供規劃參考。

從國家層面看,要加強「收縮城市」規律性的研判,及時識別出快速發展城鎮與規模收縮城鎮,並採取相應政策措施適當加以引導。

龍瀛認為,以「精明收縮」為代表的適應型城市規劃意味著城市發展需要承認增長放緩的現實,以控制增量、盤活存量作為城市空間發展的主要形式,可借鑒精明增長理論原則,倡導規模合理的城市組團、集約高效的土地利用、混合發展的功能布局、公交優先的發展模式和網路分佈的綠色空間體系。

理性的看,部分城市收縮,也是正常現象!

反倒是,今天一些城市決策者還是設計者,都在一味地追求增長,覺得『收縮』是個消極的詞。而美國俄亥俄州的揚斯敦,從2002年開始開始制定《揚斯敦2010規劃》,規劃首先承認揚斯敦是一個「較小的城市」,市長向媒體表示,「我們是美國第一批接受收縮的大城市之一。」

反過來,城市量的收縮,也不代表質也收縮,相反,收縮城市的規劃應該更關注提高居民的生活品質和城市的空間品質。

未來中國,要對「收縮城市」做出真正的改變,傳統一味對城市求大、求快的觀念,是我們需要越過的第一個認知障礙!

內容來源:高見學社

原標題:《應對「城市收縮」,發達國家這麼做!》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