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究竟是什麼?11歲男孩墜樓身亡,留遺書稱遭老師打擊

「孩子在口罩上寫了遺書,要將班主任李老師告上法庭,在本子上也寫了另一封遺書,稱被老師打擊了,不想活了,每天作業讓他崩潰。」程某某母親告訴記者。

5月11日,白銀市教育局表示,學校屬地白銀區教育局曾兩次報告此事,調查報告中沒有提到「口罩上寫遺書」一事。「調查顯示,在校學生未發生校園欺凌事件,老師沒有體罰或變相體罰過學生,也沒有給學生施加壓力。」

男孩15樓墜亡,留下兩封遺書

程某某母親表示,事發當天上午8點44分,李老師打電話來,「說孩子的作業沒交,說他是騙子,謊話連篇。」事後,程某某的同學告訴她,李老師是在課上,當著全班人的面打的電話,「傷害了孩子的自尊心。」

程某某母親回憶道,5月7日早上,程某某與同在一所學校的姐姐一起上學。中午放學後,程某某一直沒有回家,其母親打電話問老師是否將孩子留在學校,並到學校附近尋找,沒有找到。隨即到自家小區內找孩子,此時,救護車和警方已在小區內。「還以為是誰家出事了。」

隨後,程某某母親在15樓發現了他的本子、筆、口罩,窗戶開著,「以為孩子怕我說他,躲起來了,完全沒想到孩子已經出事了。」事後,程某某家屬查看小區內監控發現,程某某從15樓下電梯後,向窗戶走去。

程某某家屬表示孩子留有一封「口罩遺書」,但涉及孩子隱私,無法提供遺書的具體內容,遺書第一句是說「要將李老師告上法庭」。

此外,程某某還留下另一封遺書。家屬向其同學打聽情況,「孩子同桌說,他第二節課就開始在本子上寫遺書,『崩潰』二字不會寫,問同桌也不會,同桌幫他寫成了『奔跑吧兄弟』。」程某某家屬提供的圖片顯示,遺書內容為:今天,我被老師給打擊了,我不想活了,因為每天作業都讓我奔跑吧兄弟(崩潰)。

家屬稱孩子曾被打過,教育局否認老師體罰

程某某父親表示,程某某幾年前被李老師打過,「回家一看,臉紅腫了。」他說,曾想讓程某某轉班,打聽過後,發現轉班比較困難,就沒轉。「如果轉走了,也不會是這樣的結果。」

程某某父親說,為了讓李老師對程某某好一點,曾向李老師送過牛奶、八寶粥等物品,多次請李老師及其丈夫吃飯,附近的飯店均可作證。

程某某父親在當地開了一家煙酒行,他告訴記者,李老師的丈夫在店裡拿了三箱酒,一直沒有付款,「我要過一次,也沒給。」程某某家屬表示,曾讓李老師的丈夫簽字記賬,「後來看見又心煩,就把它撕了。此事之後,李老師比較針對孩子。」

5月11日,程某某父母到白銀市育才學校詢問情況,要求看學校的監控影片,「只看到孩子進學校的畫面,教室里的監控不讓看。」

「學校一直沒有聯繫我們,這次對話,學校表示對孩子的非正常死亡感到遺憾,其他沒說什麼。」程某某母親說:「李老師的丈夫也去學校了,承認從我們這裏拿的酒還沒有結賬。」

記者致電李老師,其家屬接通電話,否認「拿酒未結賬」一事,「事情發生後,李老師一直情緒不好,具體情況我不方便說,相關部門會有答覆。」

5月11日,新黃河記者致電白銀市育才學校,一名辦公室工作人員回應稱不清楚此事。

白銀市教育局校園安全穩定科工作人員表示,白銀市育才學校屬於白銀區,事發後,白銀市教育局接到兩次白銀區教育局的調查報告,「包含死者的身份信息,警方的調查結果為排除他殺。」

另外,白銀市教育局表示,調查報告中沒有「口罩上寫遺書」一事。「報告中表明,在校學生未發生校園欺凌事件,老師沒有體罰或變相體罰過學生,也沒有給學生施加壓力。」

新黃河記者隨後致電白銀區教育局,一名工作人員表示,此事在校外發生,不太清楚具體情況,「如果在校內(發生)我們會有報告。」

5月11日,白銀市公安局白銀分局向程某某家屬出具了非正常死亡證明。「警方已讓我們確認排除他殺。」記者致電白銀市公安局白銀分局,負責此案的民警表示無法告知案情。「此案涉及未成年人隱私,無法透露案件具體情況。」

編輯:周末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