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山管控區化四社區書記牛蕊:「媽媽隊」24小時待命

5月10日晚上八點,北京房山區城關街道化工四廠社區(簡稱化四社區)正式升級為管控區,社區進行足不出樓管理。升級為管控區,為化四社區工作團隊帶來了不少壓力。為了通風散熱,居委會的窗敞開著,四處很靜,能聽見裏面開會說話的聲音。

社區書記牛蕊,是一名「85後」,自畢業到現在,已經是她參加社區工作的第十二個年頭。牛蕊說:「社區裡的每一個人,都做到了舍小家為大家,頂著壓力,我們也得加油干。」

化四社區「媽媽隊」24小時待命。受訪者供圖

24小時在線的「媽媽隊」

牛蕊介紹,化四社區工作團隊目前有6名在崗人員,唯一的一位男同志居家隔離,包括她在內的6名女性,組成了一支「媽媽隊」,「我們是一支『媽媽隊』,家裡孩子基本上都在上小學。」

4月27日,化四社區開始實施防疫措施,要求每隔一天做一次全員核酸檢測。牛蕊和「媽媽隊」的成員就住進了居委會。居委會空間不大,勉強能放得下幾張摺疊床。牛蕊說:「最開始我們睡在桌子上,後來買了幾張摺疊床,白天工作的時候收起來,晚上就拿出來,往地上一放,就能睡。」

化四社區的核酸檢測時間,安排在每天早上八點到晚上八點。牛蕊說:「有些孩子要上網課,上班族要居家辦公,考慮到這些因素,我們需要給足居民做核酸檢測的時間。」「媽媽隊」每天需要派人在核酸檢測點值班,幫助醫護人員完成核酸檢測操作之前的準備工作。她說:「信息錄入、分發防疫物資、維持隊伍秩序等,這些都是我們社區在做。」

目前,化四社區組建起一支10人的居民志願者團隊,協助「媽媽隊」完成社區裡的消毒殺菌工作。「我們還有一些年齡比較大的居民,看到志願者招募,也想為社區出一份力。考慮到老齡居民的身體原因,我們就設置了一些比較輕鬆的崗位,比如樓道秩序提醒之類的,讓他們也能覺得老有所用。」牛蕊說。

「我們是24小時待命的。」牛蕊告訴記者,完成白天的核酸檢測安排工作,還需要回到居委會辦公室處理居民來電,有時候晚上十一點,仍舊有電話打進來。她說:「現在就是舍小家為大家,我們什麼也不考慮,以居民為先,凌晨四點打來的電話,我也得接。」

牛蕊在社區辦公室處理居民來電。受訪者供圖

信息流通順暢的老齡社區

化四社區一共有285戶居民,其中老齡人口佔比幾乎一半。牛蕊說:「我們這個社區是老社區,最老的三棟樓是1964年建的,最新的樓也有三十多年的房齡了。社區裡老人偏多,所以在做社區工作的時候,這塊也是我們重點關注的內容。」

早先,化四社區就常開展社區活動,牛蕊認為最驕傲的活動,就是教老年人使用智能手機。她說:「疫情之前,我們就經常舉辦一些老齡活動,教老年人使用智能手機和社交軟體,以便於及時收到社區活動的消息。」

以往打下的基礎,為這次疫情信息互通幫了大忙。牛蕊表示,如今社區裡的老年群體,基本上都會使用智能手機。她說:「他們能及時收到我們的消息提示,也會使用接龍功能,幫助我們社區工作人員整理居民信息和掌握情況。」

和老年群體打交道,牛蕊在以往的工作中積累了不少經驗,她表示,解決老人情緒問題,是解決問題的主要所在。牛蕊回憶:「我們通知升級管控區之後,有位七十多歲的老人,就找到我們,她說想買一袋面。據我們了解,她家裡已經有一些面,蔬菜車還沒來,但她執意要買面,後來我們和外面溝通,幫她把這袋面帶了進來。」

牛蕊認為,一袋面,其實是老人尋求的一種心理安慰,對於老人的執意要求,也表示理解。「這不是物資的問題,而是她需要尋一個安心,我們不僅僅要根據現實情況做判斷,還要考慮到居民的心理需求。」

「手上的傷口一直不見好」

化四社區是一個老舊小區,沒有電梯,居家人員的食物和日用品需要由社區的工作人員親手送到家門口。4月29日,牛蕊騎著電動車,為居家人員送物資的時候,不慎摔傷,她的臉上、手和大腿均有傷口,經過簡單包紮,她又回到了崗位上。

牛蕊為居家人員上門送物資。受訪者供圖

牛蕊說:「現在臉上的傷口好得差不多了,就是手上的傷,白天一直穿著防護服悶著,反反覆復不見好。」傷口沒好,手上的活兒也沒停,一位居民志願者是這麼評價牛蕊的:「牛主任什麼都做,做核酸的時候她在,送菜倒垃圾的時候她也在,每件事都是親力親為。」

在牛蕊看來,做社區工作最大的困難,就是碰到部分居民的不理解。她說:「有時候會覺得很委屈,我們真的已經拼盡全力了,卻還是有一些聲音,那時候就要做自我疏導,去聽聽大多數居民的聲音,他們的支持就是我們堅持下去的力量。」

「社區工作者的工作理念就是這樣,助人自助。」牛蕊說,把居民當家人看待,是她從業以來一直堅定的工作理念,十余年的工作經歷,讓她從女孩成長為社區工作的一把手,她說:「我最大的收穫就是變得更堅強了,不管遇到多難的困難,我也不退縮。」

睡在摺疊床上的夜晚

晚上八點,牛蕊剛剛結束在核酸點的值班工作,回到居委會,椅子還沒坐熱,社區電話又響了。滿打滿算,今年已經是牛蕊在化四社區工作的第十 年了,上小學二年級的兒子也給她打電話加油,她說:「我有信心,我相信我們很快就會戰勝疫情。」

夜深了,化四社區的6位媽媽擠在居委會辦公室不大的空間里,工作了一整天,她們強撐著睡意,互相分享今天的工作內容。牛蕊說:「我們會把自己今天的工作做一個分享,或者傾訴下遇到的難題,互相寬慰。」輕輕翻身,摺疊床就會發出咯吱的響聲,「媽媽隊」的夜談還未結束,淚水在同伴輕聲的安撫中化解。

「仔細想來,居民有疑問,第一時間就想到我們,這是我們成就感的來源,證明我們的工作沒有白做。」牛蕊丟掉聲音里的疲憊,「期望社會多關注社區工作者,不是因為我們的工作有多困難,多需要被看見,而是我們希望多一點理解,多一些互相成就的可能。」

新京報記者 陳璐

編輯 張樹婧 校對 盧茜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