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指數飆至近20年高位:高通脹何以走出強美元,對全球影響幾何

澎湃新聞記者 侯嘉成

美國高通脹之下,美元卻呈現出氣勢如虹的走勢。

5月12日,衡量美元對一攬子貨幣匯率變化的美元指數一舉突破104,創下2002年底以來新高。僅5月以來,美元指數由90左右開始持續上漲,目前漲幅已超過15%。美元指數越高,意味著美元相對於一攬子貨幣越強勢。

與此同時,美國CPI同比漲幅從2021年5月的4.9%,最高攀升到今年3月的8.5%。昨天剛剛發佈的4月CPI同比漲幅為8.3%,雖然較3月有所回落,但仍超出了市場預期。

2020年5月至今的美元指數和美國CPI走勢,數據來源:Wind

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黨委常務副書記兼副院長、教授王晉斌對澎湃新聞表示,新冠疫情之後,因為美聯儲堅持了就業優先的貨幣政策,對通脹採取了極大的容忍度。

「美國一直等到2022年3月份通脹率(CPI)同比達到8.5%才開始首次加息,這在美聯儲的歷史上是沒有的,以至於市場普遍認為美聯儲加息曲線落後於市場通脹曲線。」王晉斌表示。

通脹高企美元指數為何快速上漲?

「此次美元走出了高通脹下的強美元軌跡。」王晉斌表示,美元走強是美聯儲加息和加息預期,以及美元指數中主要經濟體貨幣政策緊縮滯後於美聯儲共同導致的。

建設銀行總行金融市場部研究員曹譽波也對澎湃新聞表示,從2021年6月美聯儲考慮2023年開始加息,到今年5月加息50BPs落地,美聯儲加息預期的不斷強化且逐漸提前,給予了美元強勁的上漲動能。

曹譽波還表示,歐元、英鎊、日元等非美貨幣的疲軟被動給予美元指數上行的動力。其中,歐元對美元佔美元指數中的57.6%,歐央行堅持其寬鬆的貨幣政策立場,令歐元對美元持續下跌,目前歐元對美元已經跌至2017年1月以來低位,美歐貨幣政策差成為全球外匯市場交易的重點。

除了美聯儲加息因素,東方證券首席經濟學家、總裁助理邵宇對澎湃新聞表示,地緣衝突導致的避險需求也是因素之一,兩個因素帶來的疊加效應致使美元指數上沖較快。

美元指數會繼續強勢到何時?

目前,美元指數已突破104關口,達到近20年高位,會繼續刷新歷史記錄嗎?

曹譽波表示,短期來看,美元指數仍有一定的上漲勢頭。從歷史經驗看,美聯儲進入加息周期後,美元指數的上漲動能將逐步減弱。但目前看來,市場對美聯儲進一步加快加息步伐仍抱有期待,而其他主要國家央行的鷹派程度均明顯不及美聯儲,這給予美元指數進一步上漲的動能。

「從外匯期貨市場的交易頭寸看,美元的多頭凈頭寸仍處於歷史高位,而對歐元的凈頭寸已轉向空頭方向。目前歐元區通脹壓力持續增加,但俄烏衝突給歐洲各國經濟基本面帶來較大程度的創傷,歐央行緊縮政策的推出可能將更為糾結。」 曹譽波說,預計美元指數有望向108甚至更高點位衝擊。需重點關注歐央行6月9日議息會議將傳達出的政策意圖。

邵宇表示,美元指數或突破105,也有可能來到110。

王晉斌表示,突破105則是有可能的,而目前對升至110的判斷則不明朗。

美國以及美元指數中6種貨幣所代表國家的月度CPI,數據來源:Wind

「在美元指數經濟體中,日本物價低,貨幣政策繼續寬鬆;瑞士通脹率不高,貨幣政策一段時間不會緊縮。按照疫情前政策性利率水平來看,英國、加拿大、瑞典貨幣政策加息的空間有限。」王晉斌說,目前關注的就是歐洲央行何時採取緊縮政策。

王晉斌表示,歐元區2021年GDP增速5.4%(2020年基數低,為-6.4%),是上個世紀70年代以來的最高增速,但兩年平均增速依然是負值。按照歐洲央行近期的表態,歐洲央行追求中期2%的通脹目標,儘管目前通脹率高企,但尚未看見薪資物價螺旋機制,歐洲央行可能要等到6月份才會完全停止購債寬鬆政策(APP),並在今年下半年緊縮貨幣政策。

強勢美元對全球金融市場意味著什麼?

曹譽波表示,美元指數上漲,最直接的影響是全球美元流動性的緊張,全球大類資產價格波動將日益顯著。目前,美股三大股指今年以來均震蕩走跌,美債收益率已升至2018年11月以來新高。

「美聯儲在快速加息的同時,還將於6月開始縮減資產負債表,已引發了全球央行加息潮,挪威、冰島、巴西、智利等多國央行跟隨加息,以緩解可能的美元流動性迴流。不過,從目前的情況看,全球美元流動性仍十分寬裕,且美聯儲2021年7月創設了常備借貸便利工具(SRF),以支持貨幣市場流動性需求,預計本輪美元流動性快速收緊導致流動性危機的機率已明顯減小。」 曹譽波說道。

邵宇表示,美元指數上漲意味著全球的無風險收益率的中樞迅速提升,會使得風險類資產受到比較大的衝擊。

王晉斌表示,從國際金融市場投資組合行為調整來說,由於匯率不是歐元區和日本等經濟體的貨幣政策目標,歐元和日元的貶值,尤其是日元大幅度貶值會導致日本減少美債持有,因為美債收益率的上漲無法抵補日元兌美元匯率的損失,增加了日本購買美債的成本,近期日本減持了一定數量的美債。如果市場未來繼續拋售美債,這將進一步推高美債收益率,導致美元走強。

「把美元走強的邏輯反過來看,美元持續走強會導致三個結果:一是美債購買者成本增加,減少或者減持美債會進一步推高美債收益率;二是主要貨幣相對於美元貶值會增加進口成本,進口通脹;三是資金迴流美國,給全球其他金融市場造成壓力,尤其是外匯市場將持續承壓。」王晉斌說道。

強勢美元對新興市場國家影響有多大?

曹譽波表示,不僅僅是美聯儲,全球主要央行加快退出寬鬆政策的背景下,流動性緊縮帶來的風險對新興市場而言是顯著的。

根據國際金融協會(IIF)公佈的最新數據顯示,外資4月從新興市場投資組合凈流出40億美元,3月為凈流出78億美元,2021年4月則為凈流入398億美元。

「目前,多數新興市場國家處於復甦階段,很多央行已經提前加息或跟隨加息,並加強了對資本跨境流動監管,金融資產高估值壓力也有所緩解,風險整體可控。」 曹譽波說,部分外儲不足、短期外債高企、金融資產價格虛高的新興市場國家,如土耳其、阿根廷等,疊加俄烏衝突帶來的物價上漲和經濟復甦放緩,可能將面臨的匯率危機、外債風險甚至局部金融危機。

王晉斌表示,巴西、俄Rose等國為了對沖美聯儲加息很早便開始加息,同時它們也面臨著高通脹。美元指數走強對一個市場影響程度,最主要的結果還要從其經濟基本面評估。

「如果經濟的基本面很好,即使有證券類的等短期資本流出,這對整個經濟的影響是可控的。如果經濟基本面不好,或者經濟存在明顯的缺點,比如債務很高,那麼市場承壓則就會大很多。」王晉斌說道。

邵宇表示,對於新興市場受到的衝擊,此次美元指數上升帶來的流動性回收的量級跟速度都太快,所以衝擊規模可能也是數一數二的。

責任編輯:鄭景昕 圖片編輯:蔣立冬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