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法院在71件涉未成年人案件中開展家庭教育指導

自今年1月1日《家庭教育促進法》實施以來,北京全市法院少年法庭已先後在71件涉未成年人案件中開展了家庭教育指導,累計發出家庭教育責任告知書、提示書及家庭教育指導令116份。

在北京市高院5月12日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該院未成年人案件審判庭庭長陳偉紅通報了上述情況,副庭長宋瑩發佈了北京法院少年法庭涉未成年人家庭教育指導典型案例6例。

陳偉紅建議,深入推進家庭教育改善成果評估標準規範化建設,完善相關規範性意見,對家庭教育指導令的執行保護措施等予以明確規定。

審理未成年人盜竊案,北京發首份《家庭教育令》

未成年人張某某,因多次在凌晨進入他人住宅盜竊現金、手機等財物,被檢察機關以盜竊罪向法院提起公訴。

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張某某的行為構成盜竊罪,鑒於其犯罪時系未成年人,在部分盜竊事實中具有自首情節,且賠償被害人經濟損失並取得諒解,自願認罪認罰,故對其依法從輕判處刑罰。

在案件審理中,法官發現,張某某的父母對其不良行為放任不管,家庭教育嚴重缺位,最終導致張某某的不良行為一步一步升級演變,發展為犯罪行為。

具體來說,張某某父母工作很忙,晚上經常加班不回家。雖然張某某曾多次到網吧、娛樂場所過夜,結交社會不良人員,但其父母未予足夠重視,疏於教育、管理。此後,張某某的不良行為逐步升級,觸犯刑法。

法官依照《家庭教育促進法》的相關規定,向張某某的父母發出《家庭教育令》,責令監護人承擔起家庭教育的主體責任,切實履行監護職責,多關注孩子的生理和心理狀況。

這是北京全市首份《家庭教育令》,也是此次發佈的6個典型案例的第一個。

《家庭教育令》如何落實?承辦法官介紹,法院將定期回訪,根據監護人的需求,聯合社會力量為家庭教育提供相應指導、服務。

張某某的父母也表示,已深刻認識到自己的失職,會積極履行家庭教育責任,幫孩子改過自新。

北京市高院未審庭副庭長宋瑩表示,北京市首份《家庭教育令》的發出,旨在提醒父母密切關注未成年人日常行為,「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切實承擔起對未成年人實施家庭教育的主體責任,推動法治教育與家庭教育的工作聯動,促進未成年人健康成長和全面發展。

訓誡、提示書,多種方式進行家庭教育指導

《家庭教育令》,是北京法院開展家庭教育指導的措施之一。陳偉紅告訴新京報記者,家庭教育指導措施還包括訓誡、家庭教育指導提示書等。

在此次發佈的典型案例三中,法院就對一名過度責罰孩子導致其外傷的男子予以訓誡,並責令其接受家庭教育指導。

此案中,李某與張某協議離婚後,發現由張某撫養的婚生子身上有外傷,遂報警,並認為張某存在不當責罰孩子的情況,將張某訴至法院,請求變更撫養關係。經法院查明,張某在日常教育孩子期間存在過度責罰行為,庭審中,張某承認錯誤,表示願意改正;其10周歲的孩子也表示願意繼續隨張某共同生活。

本次家庭教育指導,法院依託與當地社區黨委共建機制,邀請社區工作室人員及國家級心理諮詢師共同進行,李某自願與張某一同接受指導。主要內容是從青少年心理角度出發對於張某管理教育子女的方式方法進行改進,並詳細講解了離異家庭子女家庭教育的注意事項及問題解決方案。

對於李某主張變更撫養關係的訴求,法院考慮到張某對子女教育管理方式雖有不當之處,但已積極接受家庭教育指導,且孩子表示願意繼續隨張某生活,本案也沒有法定變更撫養關係事由,最終駁回李某的訴訟請求。

案件生效後,法院再次聯繫張某、李某,雙方均表示通過家庭教育指導獲益良多。

在典型案例五中,法院發出《家庭教育指導提示書》,以「柔性司法」拓展家庭教育指導方式。

在這起王某訴李某離婚案中,雙方均爭取未成年獨生女兒的直接撫養權。法院經審理認為,由王某直接撫養為宜,李某每月支付撫養費。李某依法享有探望權,時間與方式將由法院酌情處理。案件宣判後,李某服判息訴,但對探望權行使表達了疑慮和看法。

法院還依法向雙方當事人發送了《家庭教育指導提示書》,就離婚後父母應承擔的法律責任、探望權行使注意事項等作出指導提示,明確指出父母應當堅持「最有利於未成年人」的原則,正確引導未成年子女面對家庭生活環境變化,在行使探望權過程中,既要嚴格依法履行,也要靈活處理,保持積極理性的溝通,充分尊重子女真實意願,充分保障子女休息、受教育等權利。

71起案件揭示四類家庭教育深層問題

新聞發佈會上,北京市高院未審庭庭長陳偉紅介紹,在北京市開展家庭教育指導的71件涉未成年人案件中,有民事案件49件,刑事案件22件。

其中,民事案件主要涉及撫養、探望,生命權、健康權、身體權糾紛等案由;刑事案件主要涉及盜竊、故意傷害、強姦、猥褻兒童等案由。

這些涉未成年人案件背後的家庭教育主要存在以下四類問題。

部分家長對未成年子女的教育成長不上心、不盡心,「生而不養,養而不教」。缺乏對未成年人尤其是青春期未成年人的生理、心理、生活、交友等方面的關注,致使子女沒有養成良好的思想品德和行為習慣,甚至出現侵犯他人人身、財產合法權益的行為。

部分家長教養未成年子女方式失當,存在「不會管」「管太多」「捨不得管」等問題。有的家長欠缺家庭教育知識,教育理念落後,方式嚴厲粗暴,甚至對子女實施體罰;有的家長則過度溺愛,對子女曠課、逃學、無故夜不歸宿等不良行為放任不管,客觀上助推未成年子女走上違法犯罪的道路。

少數婚姻破裂的家庭情況影響了未成年子女健康成長。有的父母為追求所謂的「個人幸福」,只顧滿足自己的情感或財產利益訴求,或者發泄對失敗婚姻的不滿,相互推卸或阻撓另一方履行家庭教育責任,嚴重影響了未成年子女的安全感和歸屬感。

部分家長缺乏對未成年子女網路活動的監管。有的家長對子女使用網路時間、內容等不管不問,在子女出現異常表現時未能及時發現並介入,間接助長他們沉迷網路不能自拔,甚至遭到不法分子網路侵害。

陳偉紅介紹,針對上述問題,北京市法院少年法庭先後對137名父母或其他監護人予以訓誡或責令接受家庭教育指導,累計發出家庭教育責任告知書、提示書及家庭教育指導令116份。

從回訪效果看,涉案未成年人的監護人在家庭教育理念、責任意識等方面均有不同程度提升,家庭監護、親子關係等普遍有所改善。

建議明確家庭教育指導令的執行保護措施

《家庭教育促進法》今年1月1日剛開始施行,家庭教育指導適用範圍包括哪些?

陳偉紅介紹,北京市高院針對各院在開展家庭教育指導工作中發現的重點、難點問題,積極組織交流研討,明確了以下五類情形。

監護人不正確實施家庭教育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監護人失教失管,導致未成年人實施嚴重不良行為或者實施犯罪行為;監護人不依法履行監護職責,致使未成年人遭受他人侵害;監護人怠於履行監護職責,使未成年人處於脫離看管狀態;監護人自身存在不良行為,可能影響到未成年人健康成長五類情形。

家庭教育指導是一項系統性工程,離不開社會各方力量廣泛參與。陳偉紅介紹,截至目前,北京市已有8家法院積極與多方力量共同建立健全聯動機制,打造各司其職、密切配合、協同推進的立體化工作格局。

例如,延慶法院聯合區婦聯、團委、教委、民政局成立全市首個家庭教育指導服務中心,並建立法院與相關職能部門間的交流協作與資源共享機制;朝陽法院與區婦聯、區家庭教育指導中心聯合設立涉訴「家庭教育指導工作室」,建立起分工負責、聯動工作、督導工作、總結反饋四項工作機制;密雲法院探索打造「1+X」家庭教育法治服務體系,聯合區婦聯、區教委等X方力量,建立「家庭教育+心理疏導」「家庭教育+回訪幫扶」等聯動機制。

為確保家庭教育指導工作高質量發展,北京全市法院還在匯聚家庭教育專業人力資源,打造專、兼職家庭教育指導工作隊伍方面開展了諸多探索。

對於推進家庭教育指導工作向縱深發展,陳偉紅提出了一系列建議。首先是深入推進家庭教育改善成果評估標準規範化建設,完善相關規範性意見,對家庭教育指導令的執行保護措施等予以明確規定。

陳偉紅認為,應進一步關注留守未成年人、服刑人員等特殊家庭,以及城鄉接合部、困境兒童集中等重點地區,積極協調相關部門為他們創造家庭教育條件,提供更為精準的保護。

此外,陳偉紅還建議充分運用司法大數據,圍繞案件反映出的共性問題和社會治理難點,有針對性地加強調查研究,並向有關部門發出司法建議,為完善家庭教育國家支持和社會協同措施提供實踐支撐。

新京報記者 沙雪良

編輯 劉茜賢 校對 吳興發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