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忽視的中國護士:短缺難題如何破解?

每一次疫情來襲,最先站在防疫第一線的總是醫護人員。兩個多月前,奧密克戎侵襲上海,來自上海本地及全國馳援的5多萬名醫護工作者,日以繼夜地抗擊著無孔不入的病毒。

談及醫護人員,媒體與大眾的目光往往聚焦於醫生身上。但事實上,處於抗疫一線的更多的是護士。中國的「南丁格爾們」在疫情期間承擔了大量繁重的任務,但卻面臨著比許多國家的護士更嚴峻的挑戰。護士的生存處境,無論是對於中國應對當下新冠疫情的挑戰,還是對於更為長遠的人口健康而言,都已是不得不談論的問題。

2022年5月12日,湖北省恩施州中心醫院西醫部急診中心EICU病房的護士在配藥。

2020年武漢疫情肆虐時,全國馳援武漢的醫護人員中,護士多達26530人,佔了近七成。【1】在此次上海的疫情中,護士也是為這座城市2500萬人進行常態化核酸採樣的主要群體。

除了核酸採集的工作,在上海各大方艙和隔離點,護士們往往從建設伊始就參與其中。從物資搬運、標識張貼,到護士站分區、信息系統調試、床單準備,都少不了護士的身影。方艙投入使用後,她們悉心照料患者,並且要面對患者的各種訴求甚至是抱怨。患者出現緊急情況時,第一時間出現處理的往往也是護士。與此同時,她們仍要擔負維持常規醫療服務的重任,例如為尿毒症患者定期做血透等。許多護士承受了高壓的工作,也難有正常作息。【2】

2020年3月11日,在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東院區新冠肺炎危重症CCU病區,走出病區的護士小心翼翼的換口罩。

身處抗疫一線,護士還面臨著巨大的健康風險。國際護士理事會在2020年的一份聲明中指出,截至當年4月底,全球已有100多名護士在抗擊新冠疫情時不幸死亡,而實際死亡人數可能遠高於這個估計。【3】

實際上,不僅是疫情期間,在日常的醫院運作中,護士也是一個承擔著繁重工作、站在風險前線,卻常被忽略的角色。醫護人員中流傳「醫生的嘴,護士的腿」的說法,意思是,醫生對病患做出診斷和治療,開出醫囑,但到實際操作層面,通常由護士執行。世界衛生組織2020年發佈的報告就指出,「每年,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國家中有800多萬人死於低質量的護理。護士能夠並且確實通過預防不良事件為提高護理質量和患者安全作出貢獻」。【4】

2022年5月11日,在廣西柳州市融安縣人民醫院,護士正在病區崗位上忙碌。

我訪談的一些護士告訴我,工作一天下來,在小小的病房中走兩萬步是常事。不過,與這些繁重的醫療護理任務形成對照的是,中國護士長期處於短缺狀態。衛生部在1978年規定,綜合醫院每個護士應護理2.5張病床,醫護比應為1:2。【5】但現實情況是,中國的醫護比長期處於「倒掛」狀態,醫生人數多於護士。1980年,每個護士需護理4.69張病床,醫護比為1.52。這種醫護「倒掛」的狀態,一直到2010年才得以扭轉。至2020年,中國註冊護士有470.9萬人,但醫護比僅為1:1.15,仍未達到1978年要求的標準。【6】

與發達國家相比,中國的護士隊伍無論在全國還是在上海,均存在不小的差距。2020年,中國每千人口護士人數為3.35;在上海,每千人口護士數為4.24。但相比之下,歐盟制定的每千人擁有護士數的基本標準為8人以上。根據世界經濟合作組織最新的統計數據,每千人擁有的執業護士在各國分別為:英國8.45,澳大利亞12.22,加拿大9.98,德國13.95,日本11.76,韓國7.94,俄Rose8.48。【7】

為何中國護士人數長期處於短缺狀態?這或許可以從兩個方面來理解。一方面,護士職業在中國的職業聲望和社會地位並不高。我自己在訪談護士和護理專業在讀學生時,開頭總會問這樣一個問題:為什麼要報考護士專業或選擇這個職業?人至中年的護士或者曾為護士的被訪者多是「主動選擇」,在家人影響下或自己決定學習護理專業。

但年輕的護士和護理專業學生們則更多是「被動選擇」。中國自1984年正式恢復招收護理專業本科生,近年來護士的受教育程度也明顯提高,具有大專以上學歷的護士超70%,但護理專業得到的認同卻沒有增加。不少年輕護士和學生告訴我,他們填報的第一志願都是臨床醫學,但由於考分不夠高,「不幸」被調劑至該專業。對於許多人來說,這是一個「晴天霹靂」;他們周圍的人亦表示不解:都讀到本科了,考上好大學了,怎麼還去學護理?護士不就是打針發藥嗎?

這種心情和周圍人的反應大致反映了護理職業較低的社會聲望和職業地位:對於經濟條件一般、又沒有什麼人脈、孩子成績也不是很好的家庭而言,讓女兒學護理大概不失為一種比較穩定的職業選擇;但對於中產及以上的家庭而言,則並不希望兒女走這條路。大眾還是認為,護理是伺候人的工作,被病患呼來喚去,這種得不到尊重的工作當然不使人嚮往。

與此同時,公立醫院事業編製的用人體制無法保證護士的事業編製,使得護士的流動性和離職率大大增加。醫院需要大量的護士以應對醫院規模不斷擴大、實際開放床位持續增加導致的護理人力資源不足等問題,但因編製有限,不得不通過招聘合約制護士來擴充護理隊伍。2016年一項針對全國醫院護士人力資源的調查顯示,幾乎所有的醫院都採取編製內護士和編製外合約制護士的雙軌管理模式,而合約制護士的比例高達53.74%。【8】

難以保障合約制護士與正式編製護士同工同酬,這直接導致了護士的「相對剝奪感」。這種人事體制進一步阻礙了護理專業學生加入職業隊伍的步伐,大量學生畢業後轉投營養師、育嬰師、心理諮詢師、保險、醫藥公司等行業;而從事護理多年後,鑒於晉陞困難、職業壓力大、包括夜班在內的工作所導致的體力負荷透支等問題,也有不少護士選擇轉行或院內轉崗,例如行政管理崗位、醫務社工崗位等,由此進一步加劇護士的短缺。

2022年5月12日,湖北省恩施州中心醫院西醫部急診中心EICU病房的護士在為病人輸氧和輸液。

新冠肺炎疫情進入第四個年頭,隨著疫情形勢和防控政策的變化,各地常規化的核酸檢測可能會給護士、尤其是基層醫療機構的護士擔負較為繁重的核酸採樣任務。不過相比而言,老齡化的不斷加深、人們對醫療需求的不斷提高則是對護理工作更為持久的挑戰。《「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提出的目標是,到2030年,中國每千常住人口擁有的註冊護士數將達到4.7人。以2020年這一數值為3.35作為參照,中國尚需增加兩三百萬名護士,如此,我們在改善護士職業聲望和社會地位、以及改革公立醫院人事體制等方面尚有長路要走。

參考資料:

【1】世界衛生日|焦雅輝:「前線護士都是南丁格爾」

http://news.cnr.cn/native/gd/20200407/t20200407_525044764.shtml

【2】上海的定點醫院,一邊迎接新生,一邊搶救重症

https://news.sina.com.cn/c/2022-05-05/doc-imcwiwst5724944.shtml

【3】https://www.2020yearofthenurse.org/story/icn-says-worldwide-death-toll-from-covid-19-among-nurses-may-be-far-higher/

【4】2020年世界護理狀況:投資發展教育、就業和領導力

https://www.who.int/zh/publications/i/item/9789240007017

【5】醫院臨床一線護士數量仍然需要增加

http://www.gov.cn/ztzl/hsj/content_610184.htm

【6】

2020年中國衛生健康事業發展統計公報http://www.nhc.gov.cn/guihuaxxs/s10743/202107/af8a9c98453c4d9593e07895ae0493c8.shtml

【7】https://stats.oecd.org/Index.aspx

【8】全國醫院護士人力資源現狀的調查

https://t.cnki.net/kcms/detail?v=HwGGBE6YGES4dL8p95JeYPVFS4AERqybqov8ZS_GtLxk3if3a1g4P9L20fLAlV4X2oMjXoZv16Xxwyo7zNVZnQkMuo2GkrOx-cJ0yBGdH_0VY_xmlcLF-1C0hog-P_JQ&uniplatform=NZKPT

本文英文版先發於澎湃新聞旗下英文新媒體Sixth Tone,文章鏈接:

https://www.sixthtone.com/news/1010313/behind-chinas-nurse-shortage%2C-a-lack-of-respect?source=channel_broad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