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籌備三輪問詢,八馬茶業IPO夢斷

經歷三輪問詢後,全茶類連鎖品牌八馬茶業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八馬茶業」)提交申請撤回創業板上市,這也意味著八馬茶業暫時退出「茶業A股第一股」的競爭。

從新三板掛牌,再到衝擊A股,八馬茶業經歷了7年時間,如今臨門一腳卻又主動撤回,不禁讓業內疑惑。八馬茶業並未公佈撤回原因,新京報記者採訪八馬茶業方面,也尚未收到回復。

從收入來看,八馬茶業尚未形成較大規模,距離頭部企業仍有一定距離。業內人士稱,中國茶從農產品屬性來看,存在不穩定的問題。而且茶產業具有很強的區域性特徵,客觀上限制了企業的規模。

歷經三輪問詢

八馬茶業前身成立於1997年,是一家全茶類全國連鎖品牌企業,主要從事茶及相關產品的研發設計、標準輸出及品牌零售業務,覆蓋烏龍茶、黑茶、紅茶、綠茶、白茶、黃茶、再加工茶等全品類茶葉以及茶具、茶食品等相關產品。經營模式上,八馬茶業通過「直營+加盟」「線上+線下」的全渠道銷售體系統一對外銷售產品。

2015年12月,八馬茶業頂著「鐵觀音第一股」的名號,掛牌新三板。僅過兩年多,2018年4月,八馬茶業便宣布終止掛牌,給出的原因是「長期戰略規劃調整的需要」。但八馬茶業對資本市場的目標轉向A股。從新三板摘牌一年多之後,八馬茶業首次公開發行A股股票並上市輔導備案信息公示,擬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在境內證券交易所上市,於2019年7月24日在深圳證監局進行輔導備案。

就業績來看,2018年-2021年,八馬茶業營收分別為7.19億元、10.23億元、12.47億元、17.4億元,歸母凈利潤分別為4882.35萬元、9188.16萬元、1.16億元、1.63億元。

然而作為茶葉企業,通往A股創業板的道路並不好走。在提交招股書後,深交所分別在2021年5月12日、9月15日和2022年3月22日三次向八馬茶葉及保薦機構等相關方下發審核問詢函,詢問是否屬於成長型創新創業企業、是否符合創業板定位、經營等相關事項。在第三輪審核問詢函中,深交所針對八馬茶業的創業板定位、網路直播銷售、信息核查等問題進行了問詢。

2022年4月,對於第三輪問詢函,八馬茶業及保薦機構等相關方進行了回復。回復意見稱,八馬茶業報告期內主營業務收入的復合增長率為34.71%,「遠高於中國茶葉國內銷售總額5.45%的復合增長率」,體現了較強的成長性。此外,八馬茶業經營理念具有較為明顯的創新及創意特徵,同時,將傳統茶葉零售與新技術、新業態、新產業、新模式進行了深度融合,認為八馬茶業屬於成長型創新創業企業,符合創業板定位。

對於八馬茶業本次撤回發行上市申請,資深投資人吳曉鵬認為,中國原葉茶行業的企業品牌還很少,建立新的茶葉品牌的難度也較大,加之中國人均飲茶量增長緩慢,傳統原葉茶行業的發展多年來面臨挑戰。這些挑戰也會增加企業走向資本市場的難度和進度。對原葉茶企業的IPO申請,監管部門不僅要關心注入收入利潤、關聯交易、合法合規等一般性問題,也會關心未來的增長潛力、行業空間、經銷商管控等個性化問題。

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對新京報記者表示,一般而言,撤回上市申請後,一段時間內不能再次提出申請,之後還可以再次提交。

擴大市場份額難度大

目前中國茶葉市場規模較大,但企業數量多而分散,行業集中度低,不存在絕對的龍頭企業,單個品牌企業在整個茶葉市場中的市場份額佔比仍較低。根據中國茶葉流通協會組織編寫的《中國茶葉產銷形勢發展報告》,2019年-2021年,中國茶葉國內銷售總額分別為2739.5億元、2888.84億元、3120億元。

市場規模雖然不斷擴大,但茶葉市場仍然有不少因素制約發展。吳曉鵬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原葉茶行業具有典型的農產品特徵,尤其是占行業六成以上市場份額的綠茶行業,種植端的季節性突出、產品端的地域性突出、經營端的分散性突出,採摘、加工也有不少的人工和非標因素。另一方面,原葉茶行業還形成很多小富即安的家族或區域小企業,創新發展、自我革新的動力不足。

沈萌則認為,國內茶企不僅小散亂,而且基本上都是一般加工業,既沒有技術含量,也沒有創新增值,業務還會受到天氣等外部因素影響,因此缺乏持續穩定的成長基礎。

對於八馬茶業來講,未來如何擴大自身優勢,進而不斷提升市場份額尤為重要。八馬茶業匯總數據顯示,2019年-2021年,同行業可比公司天福、中國茶葉、瀾滄古茶的茶葉產品全國市場佔有率保持相對穩定,而八馬茶業茶葉產品銷售收入全國市場佔有率分別為0.32%、0.37%、0.48%,呈上升趨勢。八馬茶業認為,在中國茶市場,其佔有率仍有一定的提升空間。

在市場競爭中,研發和創新能力不可或缺。八馬茶業回復文件稱,與基於主營業務及主要產品所選取的可比公司相比,公司研發費用率低於該類可比公司平均水平,主要系瀾滄古茶、中國茶葉主要產品為自主生產。兩家企業人員結構中,直接從事茶葉生產技術研發的人員較多,研發人員人數佔比更高。截至2020年6月末,瀾滄古茶員工結構中研發人員佔比為6.24%,中國茶葉員工結構中研發技術人員佔比為12.56%。而截至2021年末,八馬茶業員工結構中研發人員佔比為0.48%,低於前述兩家企業。八馬茶業稱,公司研發費用中薪酬支出費用率較低,使得研發費用率較低。

面對市場競爭,營銷工作也是一大關鍵。為了擴大影響,中國茶企業在近兩年積極宣傳,但在此過程中出現的違法違規現象,又難免對企業和品牌造成一定負面作用。八馬茶業就一度因涉嫌虛假宣傳登上熱搜。2018年,八馬茶業宣傳其產品為博鰲亞洲論壇2018年年會指定用茶,並在網站「招商加盟」頁面中使用了一份偽造的博鰲亞洲論壇授權書,因此遭到博鰲亞洲論壇舉報。八馬茶業稱,該事項系不法分子採用偽造博鰲亞洲論壇授權證書及公章致使其上當受騙,已與論壇達成和解。

國茶實驗室創始人羅軍對新京報記者表示,中國茶業都是從茶山走出來的資源型品牌,忠誠於資源,但目前中國茶葉總年產量已超300萬噸,茶葉消費市場已進入供大於求的階段。資源型品牌與消費型品牌對比,在與新消費人群溝通上缺乏優勢,而傳統消費人群又被茶農等小品牌垂直服務分割,集中度較低,難以滿足資本市場的增擴需求。

新京報記者 王子揚

編輯 李嚴

校對 盧茜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