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來最強降雨來襲,防汛有何短板?各地如何補齊?

  新華社北京5月12日電 題:今年以來最強降雨來襲,防汛有何缺點?各地如何補齊?

  新華社記者

  11日18時,中央氣象台發佈今年首個暴雨橙色預警,提示中國南方多個省份將迎來大到暴雨,部分地區有大暴雨。據悉,這是南方入汛以來的最強降雨。中國各地防汛存在哪些缺點?當地如何補齊缺點?新華社記者在多地進行了採訪。

  防汛形勢依然嚴峻

  連日來,湖南省益陽市南縣防汛抗旱指揮部辦公室主任郭建良忙得團團轉,既要組織抗洪搶險培訓,又要安排人員緊盯汛情變化,一旦水情嚴峻,還要組織人員巡堤查險。他告訴記者:「洞庭湖區是防汛抗洪的『主戰場』,進入汛期後,我們就高度緊張。」

  來自氣象水文等部門的分析預測,多地今年的防汛形勢比較嚴峻。

  長江防汛抗旱總指揮部常務副總指揮馬建華說,據預測,今年長江流域汛期降水正常偏少,但降水時空分佈極不均勻,上游發生區域性洪澇的風險高,中下游出現乾旱缺水的機率大,發生旱澇並存的可能性較大。

  「洪水風險仍是黃河流域今年的最大威脅。」黃河防汛抗旱總指揮部常務副總指揮汪安南說。預測分析數據顯示,今年夏季黃河流域降水整體偏多,其中,河套北部降水量接近常年,中游南部和下游的降水偏多二到四成,其他地區偏多二成以內。據悉,預報降雨偏多的區域大都是黃河致災洪水及泥沙的主要來源區,一旦形成大洪水,水沙俱下,防禦難度極大。加之近年來全球氣候變化影響日益加劇,黃河流域洪澇災害風險進一步加大,黃河今年的防汛形勢依然嚴峻。

  防汛存在多重缺點

  馬建華說:「當前長江流域防洪減災能力顯著提高,但薄弱環節仍然突出,完善防洪減災體系還有一個較長的時間過程。」

  人力緊張、資金壓力大,是各地多年來存在的防汛缺點。湖南省岳陽市華容縣被稱為「頭頂長江,腳踏洞庭」,一線防洪大堤長達325公里,占湖南省一線防洪大堤總長度的10%左右。華容縣水利局副局長王忠介紹,洞庭湖區是農業主產區,大量青壯勞動力外出務工,留守人員難以承擔繁重的防汛工作。河南、湖北等地幹部也反映,防汛人力緊張,意味著要加大投入,同時部分水利設施也需要完善,各地財政壓力也大。

  2022年黃河防汛抗旱工作會議透露,黃河流域防洪工程體系存在不少薄弱環節。包括黃河上游部分河段堤防標準偏低,中游防洪工程尚未形成體系,下游「二級懸河」河道形態和遊湯性河道及「動床」態勢加劇了洪水風險。汪安南說:「黃河下遊河道高懸、灘寬人多、洪水泥沙共存的河情沒有變,形勢依然嚴峻。」

  城市防汛也同樣面臨多重缺點。北京市社會科學院綜合治理研究所所長袁振龍說,不少城市老舊城區建設初期缺乏對防汛功能的整體規劃,或規劃不夠科學精確,中心城區建築密度偏高,平房區、老舊小區防汛標準偏低,導致這些地區容易成為城市防汛薄弱環節。「部分地區河道、濕地、窪地被侵佔,城市蓄水空間狹小,在暴雨來臨時無法很好發揮蓄水功能。」袁振龍說。

  強能力、建隊伍、補缺點

  近日,在北京市一些下凹式橋區,北京排水集團的工作人員正在安裝監控攝像頭,以便在汛期能對橋區積水情況進行實時監控,實現及時發現積水情況並快速處置。

  北京排水集團自2013年起將集團88座雨水泵站總抽升能力提高至每小時75萬立方米。「去年,我們進一步改進應急搶險裝備,總應急搶險能力達每小時20.5萬立方米,相比2011年增加了17倍。」北京排水集團有關負責人說。

  在農村地區,各地通過加強實時監測和信息化建設、建立專業隊伍等措施,儘可能補齊防汛應急能力的缺點。華容縣在汛前對在家的農村青壯年勞動力進行摸底,組織突擊、巡險等人員17453人並登記在冊,組建100人建制縣級防汛應急搶險民兵連、80人建制縣救援處險應急工程隊。「把工作做在前面,避免了臨時組織人員困難。」王忠告訴記者。

  「玄廟觀水庫累計雨量已超過100毫米,務必加大巡邏,注意防範山洪和滑坡災害。」近日,隨著降雨的持續,湖北省宜昌市遠安縣嫘祖鎮鎮政府工作人員陳江玲的手機收到多條消息提示。

  山區雨水情況相對複雜,人員居住分散。陳江玲介紹,當地建立了監控雲平台,雨水情信息得到實時監測,在平台上一目了然,再通過手機簡訊平台、微信公眾號、影片號等各種媒介,向防汛人員、受洪水威脅地區的群眾及時發佈災情預警信息。

  「針對排查出的63處地質災害隱患點,不僅提出預防整改措施,還建立現場巡查機制。一旦發生汛情,會要求村幹部和應急隊員迅速出動,緊急處置,確保將風險隱患管控住,為人民群眾築起安全屏障。」陳江玲介紹說。(記者周楠、李思遠、張興軍、邰思聰)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