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遞員吃住在配送站,和「大白」接力保封控小區物資配送不斷檔

新京報貝殼財經訊 (記者程子姣)「平常不管有沒有電梯,包裹有多重,我們都是送上門的。現在只能放到小區門口,交給大白。」天貓超市北京勁松站站長張輝對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介紹,在不少封控小區,快遞員和志願者接力,保障物資的供應。

晚上8點,勁松站快遞員朱建國才回到了配送站,晚上他就睡在配送站的沙發上。

從4月下旬,北京本輪疫情發生以來,朱建國一直住在配送站。5月12日,天貓超市宣布在北京的主要配送網路始終保持運轉,但部分區域由於單量劇增,配送效率也會受到一定的影響。天貓超市也正連同菜鳥,通過補充運力,保障生活物資的配送。

「疫情剛開始的時候,因為我從事保供工作,通過申請小區允許我出來,但是也說得很清楚,不允許再回去。」朱建國說,當時想著還是要工作,就直接住到了站裏面。像朱建國一樣吃住在配送站的,共有四名快遞員。由於事發比較突然,配送站並沒有做宿舍的條件,他們把沙發當成床,找來了床墊,鋪在地上也能湊合住。配送站站長張輝回憶稱,當時確定了快遞員住處的防疫政策,是否還能上班;聯繫防疫辦,辦理通行證,確保從倉庫發來的生活物資能夠順利入站。手機上的充電寶根本不敢拿下來,在一個跟一個電話中,無縫切換。勁松站保持了運轉,將近20名快遞員全部在崗。如今每天上午和下午,都會有幾車快遞從順義倉拉過來,上午到的包裹一般是頭天下午消費者下的訂單。下午到的包裹,是消費者在上午下單的包裹。包裹到站立即進行消殺。疫情前,站里到貨的以輕小件為主,疫情之後以糧油米面、洗衣液、消毒液等大件明顯增多,貨更重了,卸車的時間更長。天貓超市日常提供送貨上門服務的。配送員朱建國配送的區域八成都是老小區,需要爬樓。現在雖然不用再配送上門,送到樓下,或者交由「大白」看管分配,或者是居民自行下樓取貨,看上去沒那麼累了。但是穿著防護服、戴口罩和手套工作,卻一點也不輕鬆。「打個電話都要費很多事,還是希望儘快恢復到正常狀態。」朱建國說。

編輯 宋鈺婷

校對 柳寶慶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