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百家|影視企業如何破解「融資難」?

2019年,在影視行業流行這麼一句話,「現在是過去10年最差的一年,但是未來10年最好的一年」,當時大家都是一笑而過。沒想到,一語成讖。 

隨著霍爾果斯影企的逃亡,到國家對題材內容的審核加強,到如今的國家對文娛行業的綜合治理,影視文娛行業面臨著諸多方面越來越嚴格的管理。原本規範合規的管理或能讓渾水摸魚之輩離場,令行業走向良性發展之路,然而,新冠又來了。 

三年疫情,讓許多還沒來得及發展起來的中小影企舉步維艱,乃至黯然離場。熱錢退潮,影院關門,平台緊縮,人才流失,幾年前烈火烹油一般的熱鬧,似乎成為了最後的狂歡。 

然而,理想仍在。仍然有人在堅守,仍然有人在積極尋找出路。歸根到底,行業要發展,企業要活著,都離不開「錢」。

那麼如今,影視行業還有哪些「錢」?它們的門檻有多高?對於影視企業來說,怎麼才能更容易拿到這些「錢」?

影視行業的「錢」都從哪裡來?

影視行業所有的資金主要分為三大來源:股權融資、債權融資、產業扶持基金。 

股權融資指的是圍繞影視項目或影視企業股權方面的融資,債權融資是企業以背負債務為主的融資方式。這兩者對投資方來說,本質上都是享有投資標的的收益權,區別不大。但是對於影視企業來說,影視企業股權融資無需還本付息,只需分享收益,但是債券融資,就必須到期歸還本金,並且支付利息,差別還是比較大的。

產業扶持基金,則最為「無私」,無需企業還本付息,但流程複雜、額度比較低,也無法實現規模性扶持。

所以行業資金的主要來源還集中於股權和債權融資這兩個方向。而兩者在行業資金來源的佔比上,其實也經歷了一個發展變化的過程。

在2009年左右,光線、華誼、華錄百納、華策等一批影視企業快速上市。在市場和行業大熱的情況下,各路資本也快速向行業彙集。此時,資本更青睞於投資企業的股權,試圖通過對影視企業股權的投資,進而掌握和接觸更多的影視項目信息。 

然而事與願違,經過五年多的發展,作為企業股東的投資方發現,對單個項目的了解,還不如項目投資方更為清晰。而以項目製為主的影視行業,項目的收益和企業的收益則是兩回事。

於是在2014年左右,資本開始減少對企業股權層面的投資。行業的資金開始湧向具體項目,隨之而來的則是整個製作成本的快速提高,項目風向增大,投資的方向由股權向債權轉移。 

這時,影視企業就發現,市面上存在的資本中,只有從銀行這類金融機構可以融到足夠大且利息成本很低(有些項目在2019年甚至可以拿到2、3個億,甚至4、5 個億的銀行授信)的錢。但是由於影視企業是以人為核心競爭力,人才的流動或流失,讓企業的經營能力無法支撐如此大額的資金,出現了大量的不良資產。 

這就導致2018年至今,整個資本市場認為影視行業的風險極大且極度不穩定。投向影視的資本就呈現兩個局面:一種是只追逐佔比1%的頭部項目,一種是只在項目成型後或臨近上映前再進入。

這種局面導致99%的企業或者項目面臨著「融資難」的狀況。 

影視企業「融資難」問題探究 

但其實,無論是政府、國企、金融機構、產業資本等都沒有放棄對影視行業整體的扶持,都在努力改變「融資難」的困局。

無論是成立激活產業的母基金,還是設立風險池,亦或是給到各種各樣的貸款貼息政策,政府對影視行業的扶持不遺餘力,但是這部分資金也面臨一個政策落地周期較長的問題。

另一方面,國有產業投資機構或者平台企業,如北京文投、浙江文投、 湖北文投,以及中影、華夏、上影這類國企,也是在幫助政府實現產業融資環境的改善。但是這類投資機構涉及到社會責任和資金安全的問題,會更青睞於投資主旋律題材影視內容,加上嚴格的審核機制,在周期和投資比例上也會遭遇掣肘。

在產業資本方面,由於這幾年整體行業的不景氣,導致很多產業內資本縮減預算,停止流動,整體呈現出半停滯的狀態。 

這時我們就可以發現,目前只有以銀行為代表的金融機構,對影視行業始終敞開大門。然而,問題又出現了。

作為具備一整套完整風控體系和基礎數據標準的金融機構,「看不懂」影視行業,而影視行業的從業者也沒能力把企業或項目運營情況通過數據或拆分成報表講給金融機構聽。 

當「講不明白」遇到「看不懂」,這就讓雙方很難建立一個共同的語境和對話體系,達成合作。

其實銀行等金融機構對企業的准入時間、架構、歷史數據、實控人信用、項目收支情況和合約等都有明確的要求,而我們的影視企業卻在上述方面,存在如下問題: 

一是企業經營的問題:影視企業往往是多家公司并行,因為單個項目而成立的項目制公司彼此之間毫無關係或關係並不明確。

同時,小公司落地散見全國各地,且都存續時間不長,其資質和存續時間都很難通過銀行的風控系統。

二是歷史數據和實控人的問題:因為以項目公司為主,項目結束,公司基本就註銷,這使得其歷史數據極度不穩定,無法留存長期數據來證明實控人和實控公司的能力,而實控人往往有名氣卻無資產。

這在金融機構眼裡,就缺乏實際抵押或擔保價值,企業經營也是不健康非良性的。 

三是項目財務管理的問題:影視項目的特性決定了項目前期基本都是成本投入,票房和銷售收益都在最終上映體現,這就無法在融資階段證明項目收益,或者沒有明確的回收周期或者回收渠道。

再加上不科學的記賬方式,使得項目在面對銀行或金融機構調研的時候,看起來疑點重重,充滿風險。 

雖然存在種種問題,但是影視項目在銀行等金融機構眼裡,也是個不錯的投資產品,因為它項目周期相對比較短,資金回收周期快,風險周期並不長。

如何解決「融資難」?

其實,對於影視企業來說,想拿到銀行的錢並非難事。只要能針對上面的問題,切實做好以下三件事,就能更好更方便地拿到銀行的授信。而且,一旦通過銀行風控系統,還能為自己的企業和項目進行強有力的背書。 

第一件事:搭建合理企業架構,形成良性資產 

簡而言之,可以用兩句話來解釋影視企業該如何做這件事,即「開十家公司不如成立一個集團公司」、「在十個地方落一年不如在一個地方落十 年」。 

影視企業都是輕資產公司,就需要實操者具備更長遠的戰略性眼光,更合理搭建企業架構,積累自身的良性資產。對於影視企業來說,擁有眾多零散的小公司, 不如成立一家集團公司,按照項目再分別成立子公司。在金融機構打交道的時候,使用廠牌公司把所有的資產、收入等合並起來,就更容易獲得金融機構的信任。

同時,一些地方的金融機構(如城市銀行等)都會對貸款企業的地址內經營年限有一定要求。所以在當下環境中,一家企業只有選好一個地方落戶並且長期耕耘,才能滿足金融機構要求,並且能合法拿到政府長期的扶持政策和稅優政策。 

第二件事:合理記賬沉澱數據,法人盡量為實控人 

「業務可以有大小年,財報不可以有大小年」、「法人可以沒有名氣,但是不能沒有資產」。 

影視行業一直有「大小年」的說法,但是對於影企來說,其財報上則儘可能不要有「大小年」的體現。這並不是鼓勵企業做假賬。而是從財務記賬規則上來講, 完全可以把成本和收入相對穩定的體現在賬目中。一些成本支出的分攤和一些確定合約的收入的預先計提,都可以合理的分攤到項目周期中,一定要體現出財務的健康狀況。

而對於實控的法人來說,則盡量需要有資產沉澱。這些都有利於金融機構的風控系統對企業的財務健康程度和法人可連帶的責任,做出合理的評估和判斷。 

第三件事:落實項目合約,明確階段性收入 

「未來無數個可能,不如眼前一紙合約」、「合約簽訂的錢也是收入,合理分配至項目周期」。 

對於金融機構來說,一紙合約最有價值,哪怕僅僅是個預購合約或者預先確權的合約。它代表著這個項目確定的收益。同時明確了階段性的收入,就可以合理分配進項目周期進行入賬。所以對於影視項目來說,能夠儘快把一些權利權益落實到合約中去,非常有利於與金融機構打交道。

總之,就是要求影視企業積累自身良性資產,合理規劃財務賬目,合規且長期經營企業,給到金融機構以更多的信心。 

(作者王義之系眾觀科技CEO、胡琛琛系眾觀科技市場負責人,本文僅代表個人觀點)

(作者:王義之,胡琛琛 編輯:朱英子)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