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護、民警、志願者,他們都是方艙醫院的「堅守者」

在佔地30萬平方米,床位多達1.4萬張的上海新國際博覽中心方艙醫院,這麼多人來自不同社群、不同文化、不同職業、不同年齡段,如何才能確保安全運營?

在方艙醫院,有這樣一群身影,他們都穿著「大白」,除了醫務人員以外,還有警察、消防、工勤等。他們始終堅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把保護人民生命安全擺在首位,共繪抗疫「同心圓」。

志願者在上海新國際博覽中心方艙醫院里忙碌

「新國博方艙醫院的堅守者們,來自不同的崗位,他們勠力同心,人人都是抗疫的戰士!」新國博方艙醫院總指揮、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仁濟醫院黨委書記鄭軍華說。

民警:心系患者解民憂

「作為駐守在方艙醫院的民警,除了維持秩序,治安巡邏,更多的是為群眾辦實事。」來自新國博方艙醫院安保警隊的「90後」女警謝悅說。

新國博方艙醫院安保警隊由來自上海市公安局市局機關9個部門的116名民警組成,謝悅來自上海市公安局城市軌道和公交總隊。警隊建立了與方艙醫院運行相適應的警隊組織架構,成立10個方艙勤務組和1個綜合保障組,每個艙每班次有2名民警,每班次工作6個小時。

4月2日,謝悅作為N4艙組長主動申請第一批進艙,出艙後可以把艙內情況第一時間告訴大家。「第一次進艙,心裏總是有點害怕的,嘴巴上說『沖沖沖』,可還是有點虛。好在院感老師給我們反覆培訓,心裏有了底。」謝悅說,「作為一名退伍軍人,又是土生土長的上海人,有義務、有責任保衛上海。」

謝悅雖然是一名「90後」女青年,但在病區管理方面很老到,是「搞得定」的「老娘舅」,志願者的管理、「一老一小」的照護、出院協調指揮樣樣行。一日,謝悅與同事當班時,發現一名男孩獨自在艙里的活動區域寫字,出於好奇,謝悅和男孩聊天。了解後才知,這名11歲的男孩叫小王,是獨自進艙的4年級學生,每天都會寫方艙日記。

謝悅關心小王作業情況

「那天他寫到來方艙時的經歷,心情不太好,穿著不合身的『大白』,真是讓人心疼!」謝悅說,「了解情況後,我們民警、志願者和護士就給他調整床位,安排在和他同小區的志願者邊上,我們每天會給他帶一些零食,督促他做作業,按時睡覺,每天晚上向小王母親彙報情況。此外,我們顧警官的父母正好是小學老師,還給小王布置了『課外』作業督促學習。」出院時,小王為了感謝一線的「大白們」,做了一段感謝影片,還寫了兩首詩。

「看了感覺很暖心、很感動。就像我當時選擇當兵一樣,如果再讓我選擇一次,我還是會毫不猶豫報名加入這支隊伍!」

志願者拍下夕陽西下的美景

5月5日,N4艙收到新國博方艙醫院仁濟醫院工作組指令,將N4還未出院的少量患者轉移至N3艙。民警經過排摸發現,有一位行動不便的老年患者,謝悅安排他最後轉移。「由於這位爺爺行動不便,進入方艙後很久沒有到戶外來了,爺爺在路上看到夕陽西下的美景,想停留一會兒。我們就陪他一起看了一會兒日落,那時正好有志願者給我們拍下了一張照片。很美吧?」謝悅笑著說。

「在這裏,醫護—民警—志願者,組成了『鐵三角』,我們都有著共同的目標,而這個目標就是『為人民服務』。」新國際博覽中心方艙醫院安保警隊負責人、上海市公安局治安總隊基層基礎工作指導支隊副支隊長孫亮說。

醫護:深夜做著核酸「擺渡人」

在新國際博覽中心方艙醫院,仁濟醫院護理團隊負責全院人員的核酸檢測工作。為了保證患者能夠及時、準確得到核酸檢測報告,團隊不斷完善核酸檢測管理模式,包括患者核酸檢測的採樣、收集、轉運、報告等,確保每個環節都不允許有閃失。

「當時新國博方艙醫院還沒有PCR實驗車,要通過第三方實驗室進行核酸樣本檢測。」仁濟醫院護理部副主任陳敏說,「在標本的收集、轉運、檢測這三者之間要找到一個『平衡點』,才能保證患者能夠按時、準確收到核酸報告。為了提高效率,通常新國博指揮部護理人員每天晚上統一去收集艙內一萬多名患者的核酸檢測樣本,整個過程約3小時。」

4月14日22時晚,浦東下起了傾盆大雨,為了能夠按時收集所有患者的標本。負責江西醫療隊聯絡、有著援鄂經歷的仁濟醫院「90後」護士張占國作為當日值班護士全副武裝,開著園區內電動車前往10個艙收集採樣標本。「當時,我除了穿『大白』之外,還穿上雨披,鞋套上再套了兩個垃圾袋,保證防護服不被淋濕,降低職業暴露風險。」張占國說。

為了標本不被雨淋濕,不被破壞,每逢雨天,護士都要走進艙內收集標本。每個艙都有1200餘個標本,重達20斤,而新國博方艙醫院有10個艙。雖然從停車點到艙內只有幾十米的距離,但是傾盆大雨,路面有積水,讓本身就「吃重」的工作變得尤為困難。

江西醫療隊與上海醫護人員合影

5月7日,收到上級指示,江西醫療隊完成新國博方艙醫院支援任務,將繼續前往支援定點醫院。江西醫療隊領隊羅禮生與管理團隊向仁濟醫院管理組告別,江西醫療隊護理部主任曹英向仁濟醫院護理團隊以及江西醫療隊護理聯絡人張占國表示由衷感謝。

消防「藍精靈」:穿上「大白」啥都干

「我們『上刀山,下火海』,沒想到還能穿上『大白』!真是非常寶貴的經歷。」陸家嘴消防救援大隊隊員孫愛民笑著說。在新國博方艙醫院,消防隊的「藍精靈」們除了承擔著消防任務以外,還主動承擔了保潔、運送、消殺、防汛等工作。

4月10日,新國博方艙醫院面臨保潔人員緊缺,堆積的醫廢垃圾急需轉運,排除消防隱患,陸家嘴消防大隊大隊長李和清向仁濟醫院新國博方艙醫院副院長陳尉華主動提出請戰,將N1艙與N2艙以及卸貨區的醫廢垃圾集中轉運至戶外臨時堆放點。「當時消防員真是幫我們解決了大問題!」陳尉華說。

消防隊裡的「藍精靈」

下午2時,陳尉華與李和清身先士卒,與仁濟醫院的5名管理、護理人員以及10名消防隊員在院感及護理部的指導下全副武裝,轉運垃圾。「剛開始,我們沒有工具,就只能靠雙手和雙腳進行轉運,從下午2點開始,差不多搞了6個小時,因為戶外地表溫度太高,穿著『大白』,有兩名訓練有素的隊員都中暑了。」孫愛民回憶。「從兩個艙到垃圾堆放點有800米的距離,每個人拎著三四袋垃圾,差不多往返了六七次。後來終於來了輛電動三輪車,於是我們找了根繩子,把10個垃圾車和三輪車綁在一起,一拖一,組起了小火車。」

4月19日,根據上級指示,新國博方艙醫院W1與W2艙需改造為方艙內定點醫院。為加快落實「四應四盡」的步伐,儘快收治患者,陳尉華再次想到了堅實的戰友——消防隊的「藍精靈」。大隊長李和清立即派出11名消防隊員在院感的指導下,對兩個場館近3萬平方米進行消殺。24小時後,順利完成病區改造。4月21日中午,隊員們還沒吃飯,又趕往病區進行床位布置。

「作為一名消防隊員,人民群眾需要的就是我們要做的。」陸家嘴消防大隊大隊長李和清說道。(仁濟醫院供圖)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