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上評|懲戒「結婚黃牛」,算干涉婚姻自由嗎?

近日,南京市秦淮區人民法院依法建議,南京市秦淮區民政局將一名謊稱自己未婚騙取婚姻登記的當事人,以及一名18個月內與四位女性閃婚閃離的「結婚黃牛」列入嚴重失信名單。

隨著聯合懲戒制度的構建,這一旨在維護社會誠信舉措的巨大威力,也在逐步顯現。諸如上述情形,一旦被納入誠信「黑名單」,便會有14項聯合懲戒措施「重壓於身」,包括限制擔任公職事業人員,參評道德模範等榮譽,限制參與相關行業的評先評優,限制補貼性資金支持等。

在一些網友看來,這一處理方式或許有些重了。如果翻看民法典婚姻家庭編,即便是重婚,也就是宣布婚姻無效,或追究刑事責任罷了,也沒有規定非得列入失信「黑名單」。那麼,閃婚閃離的「結婚黃牛」算不算是一種「婚姻自由」呢?

但是,審視細節之處,並不那麼簡單。無論是謊稱自己未婚騙取婚姻登記的當事人,還是「結婚黃牛」,都沒有與他人組建家庭共同生活的目的,前者是為了在婚姻關係存續期間獲得南京購房資格,後者則是將結婚作為「幫助」他人規避房產限購政策、取得購房資格的方式和手段,直白地說,雙方都不想結婚,履行婚姻手續就是欺騙國家,企圖規避國家政策。

由此,原本局限於個體層面負面影響的「重婚」與「閃婚閃離」,危害性質就發生了變化,不僅嚴重違背了公序良俗和誠實信用原則,更損害了其他公眾購房利益,破壞了社會公平秩序,故而具有更大的社會危害性。在原有的法律責任、道德譴責之上,還需要另加懲戒措施,以更好地體現處理的公平公正。

根據2018年2月出台的《關於對婚姻登記嚴重失信當事人開展聯合懲戒的合作備忘錄》,凡是偽造變造證明材料、作虛假聲明等,嚴重損害對方合法權益等行為,都將由民政部門列入嚴重失信名單。回到這起案例,謊稱自己未婚騙取婚姻登記的當事人,以及「結婚黃牛」,基於存在故意欺瞞、戕害社會公平等嚴重失信表現,已進入誠信懲戒的基本射程之內。

對於他們來說,在承擔法律責任、面對道德譴責的同時,還得暗自吞下被納入誠信「黑名單」的苦果,這是為之前的嚴重失信行為埋單,而如此沉重的違法成本,也是對他們的當頭棒喝。當然,作為南京法院與民政部門聯動啟動的首例誠信懲戒案例,也會產生一定的社會警示效應,讓更多潛在的「結婚黃牛」群體懸崖勒馬。

「結婚黃牛」從來跟婚姻自由無關,此次被列入失信「黑名單」,也意味著鑽法律空子、拿誠信換利益的日子一去不返。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