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評論 | 「戒手機」成為一門生意,「假裝努力」讓人啼笑皆非

蔣璟璟

近日,一份報告顯示,有五成網民想要逃離網路、遠離手機。在這種需求的刺激下,戒手機甚至成了一門生意。記者以「戒手機」為關鍵詞在網購平台進行檢索,有大量「手機隔離盒」相關產品,售價在百元左右。這些「手機隔離盒」形狀大小如同大號充電寶,顏色多樣。一款「手機隔離盒」產品詳情寫道:「可接打電話、微信語音,可聽音樂。」也就是說,使用「手機隔離盒」後,並非意味著你與手機完全隔離。這款「手機隔離盒」還可以緊急打開三次。(中新社)

手機成癮催生了「戒手機」的生意,而對於很多人來說,玩手機產生的問題,到頭來還是要通過「手機」解決。於是乎,一些人抱團結夥,成立了形形色色的「戒手機群」,同道中人每日交流樂此不疲;還要一些人則是嘗試了下載「戒手機軟體」、把屏幕調成灰色、卸載娛樂軟體等等方式,一副誓和手機硬剛到底的架勢……

只是,一番煞有介事的努力,到頭來卻往往收效甚微。有人已經掙扎了三年,但依然沒有達成屏幕使用時間「日均從7.5小時降至5小時」的小目標。事實上,就和任何成癮行為一樣,想要基於個人意志和主觀的、自發的努力將之戒除,通常都難於上青天。更遑論,很多人只是「假裝」戒手機而已,其真實的意志實則並沒有那麼強烈。

高效的「成癮戒斷」,通常要訴諸於專業輔助。基於這一邏輯,所謂的「戒手機」產業,或許是成立的。只不過,從現實反饋的情況看,很多「戒手機產品」,還是不免給人以啼笑皆非之感。比如說,「手機隔離盒」貌似「直擊痛點」,其實很是雞肋。有「人間清醒」的網友就說了,無非就是個「手機鎖屏」的事,非要搞這多過場!

此外,還有所謂的「戒網手機」,也是相當之迷惑。其號稱有「戒網」功能,實則就是軟硬體「減配」「低配」,與傳統功能機大同小異。或者換個說法,差不多就是「老人機」嘛。如此生造概念「巧立名目」而定價不菲,真的是「精準收割」的絕佳商業創意了。

無論戒與不戒,智能手機就在那裡,無所謂好壞善惡。一本正經地「戒手機」而不得其法,其實忽略了一個根本性追問:在手機之外,我們的生活還剩下些什麼?用其他的、更具吸引力的選項把生活填滿,「戒手機」也許將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