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杜絕「小麥青貯」?專家建議:核查收購商並解決其實際困難

  「麥苗比麥子值錢。」近日,網傳有農民收割還處於青綠色、未成熟的小麥,以一畝1500元甚至更高的價格賣掉,「賣了喂牲畜」。網傳地點在河南周口。

  周口市農業農村局近日回應,幾日前河南省內發文件要求嚴禁毀麥,該市也已將文件下發到各縣區,要求嚴格執行文件內容。

  河南省農業農村廳文件載明,從現在開始到麥收結束,任何地方、任何單位、任何人員不得以任何理由毀麥或將小麥用於青貯飼料。各地要依靠鄉、村基層組織力量,對涉及毀麥或小麥用於青貯飼料事件開展徹底排查。

  收割青小麥的現象多嗎?此舉對中國糧食生產和供應有何影響?近日,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採訪兩位農業方面專家詳解相關問題。有專家稱,青小麥的生物量(注:長出來的小麥秸稈、麥穗等)遠沒有玉米多,蛋白含量不如苜蓿高,網傳信息炒作成分大。也有專家認為,可能是去年河南等地降雨較多,玉米歉收,養殖企業青貯玉米的收購量不足,用青貯小麥「救急」。有關部門要核查清楚收購商,了解並解決他們的實際困難,才能從根本上杜絕收割青小麥現象。

  農業農村部也已關注到青貯小麥事件。5月10日,農業農村部官網消息稱,農業農村部高度重視,「五一」期間就組織相關省份進行核查核實。近日,農業農村部又下發通知要求各地進一步全面排查毀麥開工、青貯小麥等各類毀麥情況,對違法違規行為,發現一起處理一起。 

  網傳有農民收割青小麥,河南已下發文件禁止

  網傳影片中,收割一畝青小麥有的價格為1500元,有的達1500至1800元。河南一名小麥種植戶曾告訴澎湃新聞,2021年一畝青小麥賣給飼料廠能賣1500元,但一畝成熟的麥子才能賣1200元左右。

  也有農戶稱:賣掉青小麥,減少了收割成本,也免了小麥秸稈的處理。而且在麥穗生長階段,遇到惡劣天氣,容易倒伏,一倒伏就會大面積減產。收割成熟小麥時一旦遇到下雨天,也是麻煩事。賣掉青小麥,則不存在這些麻煩。

  針對前述網傳信息,周口市農業農村局一名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此前已關注到網傳內容,幾日前,河南省農業農村廳下發了嚴禁毀麥的文件,該市也已於5月9日把文件下發給各縣區,要求嚴格執行文件內容。

  周口一名農業方面權威人士透露,如果網傳內容屬實,農民賣掉青小麥,或許是受利益驅使。以往小麥的價格,按價高時的每斤1.4元、畝產1000斤計算,每畝地收益1400元,加之農民收割、秸稈處理等費用,每畝的收益或許不到1400元。如果收割青小麥的價格真如網傳的一樣,能達到每畝1500元,這對農民來說是有吸引力的。

  上游新聞此前報導,河南省農業農村廳於5月8日下發的「特急」內部明電文件顯示,當前該省小麥已進入灌漿期,正是增粒重保產量的關鍵期,距離大面積開始收穫僅剩20多天時間。近期網路上出現個別地方把小麥用於青貯飼料的報導,社會高度重視。

  該電文載明,從現在開始到麥收結束,任何地方、任何單位、任何人員不得以任何理由毀麥或將小麥用於青貯飼料。各地要依靠鄉、村基層組織力量,對涉及毀麥或小麥用於青貯飼料事件開展徹底排查,不留死角、不留盲區,採取堅決有力措施,加強麥田保護,防止各類毀麥事件再次發生,努力奪取夏糧豐收。

  有養殖戶稱,青貯小麥不是牛羊飼料首選

  5月11日,河南新鄉一名青小麥收割機銷售商向澎湃新聞介紹,據他了解,收割一畝青小麥和收割玉米秸稈的價格相差不大,但是從一畝地的產量來看,青小麥畝產約1噸,但玉米秸稈畝產能達到4噸,以此推算,一噸玉米秸稈才300多塊錢,還是用玉米秸稈划算。

  同日,河南一家養殖場王姓負責人也坦言,先不論經濟成本,單從營養價值的角度來看,青貯小麥也不是牛羊養殖戶的首選。他餵羊更多的是用花生瓤、玉米秸稈和牧草,用青貯小麥餵羊,營養達不到要求。喂牛也一樣,喂牛最好的飼料是玉米秸稈,「吃青貯小麥不是太好,如果沒有其他飼料,也可以喂,但對牛羊來說,不是特別好的飼料選擇」。

  農業農村部已關注到青貯小麥事件。5月10日下午,農業農村部官網發消息稱,針對近日媒體反映個別地方毀麥開工及網上流傳的「割青麥作飼料」短影片,農業農村部相關司局負責人表示,農業農村部對此高度重視,「五一」期間就組織相關省份進行核查核實。近日,農業農村部又下發通知要求各地進一步全面排查毀麥開工、青貯小麥等各類毀麥情況,要求對違法違規行為,發現一起處理一起。 

  農業農村部相關司局負責人稱,去年以來小麥生產經歷了抗秋汛、促弱苗、防病蟲等多個關口,經過多方努力,目前小麥長勢良好,豐收的好形勢實屬不易。下一步,農業農村部將指導各地持續強化小麥後期田管,落實「一噴三防」全覆蓋等增產措施,提前組織好跨區機收,確保顆粒歸倉。

  有專家稱炒作嫌疑大,需核查清楚並從根源上解決

  農業農村部玉米專家指導組專家、河南農業大學農學院教授劉天學5月11日接受澎湃新聞記者採訪時介紹,所謂「青貯飼料」,是在玉米等作物籽粒尚未成熟時,把莖、葉、穗等打碎混合打捆裹包或在窖池中壓實封閉,在自然發酵的作用下,成為營養豐富的動物飼料。發酵好的青貯飼料可以直接餵食,保存得好可放置多年不會腐壞。青貯飼料主要用來餵養奶牛、肉牛和羊。近幾年,中國在牛羊飼料方面,以青貯玉米為主,一般不會喂青貯小麥。

  山東省農業專家顧問團小麥分團成員、青島農業大學農學院教授石岩也告訴澎湃新聞,一方面青貯小麥的生物量遠沒有玉米多,另一方面,網傳收割青貯小麥每畝高達1500至1800元的價格,也不現實。

  「這種現象(收割青貯小麥)是極個別的情況,被放大、被炒作的嫌疑比較大。」石岩稱,目前他未聽說山東地區有類似情況。他近期也和山東的養殖戶談論過該話題,養殖戶們均表示,網傳收割青貯小麥的情況「不太真實」。

  劉天學坦言,青貯飼料是能量飼料,青貯小麥的能量、營養價值都不如青貯玉米。麥類作為青貯飼料,大麥的營養價值也高於小麥。所以,對於養殖戶、飼料廠來說,收購青貯小麥是不划算的。

  至於近期網上出現收割青小麥的情況,他推測,可能是去年河南、山東區分地區降雨較多,尤其是河南部分地區受災比較嚴重,玉米歉收,有些奶牛養殖企業青貯玉米的收購量不足,在青黃不接的情況下,可能有些養殖企業因青貯飼料短缺,會用青貯小麥作為「救急用」。

  對此,石岩表示,對養殖企業而言,即使青貯玉米出現短缺,收購青貯小麥也不如收購苜蓿、乾草類等作飼料,苜蓿一年的生物量超過青貯小麥,蛋白含量也比青貯小麥高,「現階段,鮮苜蓿也已經上市,買青貯小麥還是沒有買苜蓿划算」。

  劉天學稱,根據目前的信息,有關部門尚未公佈收購青貯小麥的是哪些企業、哪類人群,只有核實清楚這些信息後,才能從根源上了解收割青小麥的根本原因,「(收割青小麥)這也不能怪罪到農民身上。如果沒人收購,農民就不會賣」,了解並解決這些收購企業和人群的實際困難,也就從根本上杜絕了收割青小麥的情況。

  劉天學表示,河南是小麥生產大省,去年受到洪澇災害影響,小麥播種較晚,在生長初期,小麥的長勢也不如意。在各方齊心協力,麥苗長勢終於可以比肩往年的情況下,出現了「收割青小麥」等信息,有關部門非常重視。「從國家糧食安全的角度來說,肯定不提倡收割青小麥。」如果牛羊養殖企業真的出現飼料短缺的問題,要解決這一問題,應著眼於大力發展青貯玉米。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