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平原耕地面積10年銳減40%,「天府糧倉」怎麼了?

四川成都平原地理條件優越、城市優勢突出,被稱為「天府糧倉」,但「耕地非農化非糧化」問題一度嚴峻。2021年公佈的第三次國土調查數據顯示,與「二調」數據相比,成都平原耕地面積10年時間減少了40%。

面對嚴峻形勢,四川重拳出擊,堅決遏制耕地非農化非糧化勢頭。顯然,這是一根牽動各方利益的難啃的「硬骨頭」。多年趨勢如何能夠一朝扭轉?政策落地如何把握輕重緩急?當地幹部群眾認為,對投入較大、已成規模的農業結構要慎重調整,對佔用耕地種草挖砂等行為既要抓現象又要抓根源,對新區閑置、地產或工業項目停產爛尾等存量頑疾要敢於亮劍,不能藉口「增量發展」繞路而行。

大城市帶大農村,農民收入補差難

成都作為常住人口超2000萬的超大城市,「大城市帶大農村」特徵明顯。隨著城市化水平不斷提高,城市園林綠化需求旺盛,成都周邊農村出現了耕地改種花卉苗木的現象。

成都西郊一個典型的傳統純農業社區,是當地無公害水稻種植基地。半月談記者發現周邊田裡有的改種了桂花、藍花楹等花木,有一片約50畝的農田成為草莓觀光採摘園。

位於成都平原灌溉核心區的另一個傳統農業村,交通便利,灌溉渠系發達。半月談記者在村務公開欄看到,全村耕地面積3261.5畝,大部分土地流轉用於花卉苗木種植。

這是成都平原灌溉核心區某傳統農業村,該村耕地面積3261.5畝,大部分土地流轉用於花卉苗木種植

「現在地方政府鼓勵花木老闆騰退『林地』還耕,響應者不多。」一位花木業主說,一邊是每畝3000元騰退補貼,一邊是畝產值遠超3000元的花木,「換你會怎麼選?」

也有一些積極變化在發生。位於成都金馬河畔的一個村,幾個月前地里成片是覆膜草皮,現在半月談記者重訪看到,許多草皮已起走,土壤薄了一層,已復耕晾曬。有的田裡草皮還覆蓋著薄膜。村民夏應樹正在給一塊草皮澆水,旁邊一塊地已經翻整準備種玉米。他說,家裡兩畝地以前流轉給老闆種了草皮,上個月成都市領導帶隊過來現場辦公,要求所有草坪收完這一茬就不準再種,統一改種糧食。

上圖:在成都金馬河畔某村,農民在農田裡收草皮 

下圖:在成都金馬河畔某村,村民夏應樹在給一塊收過草皮後翻整好的農田施肥,這塊農田將不再種草皮,而是種玉米

一位流轉耕地規模化種糧的業主說,一畝柑橘種植收益幾千元,種糧食只有一兩百元錢。成都平原一些地方的耕地大量種植柑橘。

經濟作物曾作為農民增收主力被力推,如要改變這種結構,農民收入如何補差?採訪中多位農民說:「就算土地復耕成田,我也不想種糧,打小工每天掙150元,能買多少米?」

基層監督把關難,閑置存量消解難

在成都平原北部某市,半月談記者沿沱江上游石亭江暗訪,在某鎮一個社區黨群服務中心附近,意外發現一處口糧地挖砂情況。只見3輛大型挖掘機保持作業姿態停在此處,地面已挖出一個約20畝、最深處超過10米的深坑,坑底四周是層層疊疊的河床砂石層,剖面可見最上面一兩米厚的耕作土層已被挖走。

大坑旁是巨大漏鬥,砂石就地用傳送帶送進粉碎機,制好的砂石已堆成一座小山。一名路過的老人說,這裏面有她家的幾分口糧地,以前種植水稻,每年畝產上千斤稻穀。她本不同意佔用,但胳膊拗不過大腿,砂廠老闆按每畝3.8萬元的價格給了補償。目前,當地政府已對此成立專班展開調查,對涉嫌在耕地上盜採砂石提供保護的當地派出所原負責人周飛鷹採取了留置措施。

這是在成都平原北部某市某鎮一個社區黨群服務中心附近拍攝的一處建在口糧地上的采砂廠

總體來看,建設用砂石需求旺盛,開採砂石點多面廣,基層一線監督形式較單一,對執法者考驗較大。

此外,2015年前後,一家企業集團在成都平原北部某經濟開發區合計取得工業用地1218畝,土地出讓年限50年。半月談記者在該企業下屬一家能源公司看到,廠區不但沒有廠牌,連大門和圍牆都未完工,廠區內荒草叢生。該企業在當地的10餘家下屬企業及合作企業,或停產、或建設滯後,土地閑置且不退還,至今處於艱難處置過程中。

在成都平原北部某經濟開發區,一家企業集團下屬某能源公司的廠區土地閑置撂荒

國家自然資源督察成都局一份調研報告指出,2020年,在成都平原北部某市兩個開發區內,共有5個項目1376畝停工停建,長期爛尾;24個項目3477畝圍多建少、用而未盡,其中1489畝土地空閑;25個項目883畝建成後停產停業,經營不善。該市以「提前下清」方式、未批先征的2.46 萬畝集體農用地大部分閑置撂荒。這些「歷史遺留」問題為換屆後的地方政府出了很大的治理難題。

痛下決心動真格,保護耕地須「長牙齒」

這些情況引起了黨委和政府高度警覺。

遵從中央保護耕地的相關精神,四川省委2022年一號文件明確提出,對未能完成耕地保護目標任務的,要按照有關部署和要求抓緊制定耕地恢復補充方案,有計劃、有目標、有節奏地推進,逐步恢復補充;加強耕地和永久基本農田動態監測,探索推行「田長制」,建立省市縣鄉村五級聯動的全覆蓋耕地保護網路化監管體系等。

4月2日,成都市人民政府印發《加強耕地保護保障糧食安全的十條措施(試行)》。5月5日,成都市召開耕地保護工作電視電話會,成都市委主要領導強調,要以「長牙齒」的硬措施,落實耕地保護糧食安全硬任務硬責任,嚴守耕地紅線,堅決遏制耕地「非農化」、基本農田「非糧化」。

在成都西郊一個典型的傳統純農業社區,農民在種植水稻

相關舉措包括全面摸清全市耕地「家底」,聚焦耕地質量、耕地撂荒、節約用地等問題,實行嚴格的「清單制+責任制」,確保排查到村、到組、到戶、到田塊;治理上統籌發展與安全,把保護耕地放在城市發展全過程中謀划推動,統籌數量與質量、當前與長遠、保地與增收,既要保障糧食安全,又要確保種糧農民不吃虧、能獲利,如針對花木果樹種植等導致耕地面積減少的問題,成都市正嚴控增量、穩妥有序消化存量,開展「以糧為主、糧經統籌」試點。

其他地市也出台了相關措施,整個成都平原開始雷厲風行的摸底和整改。四川省廣漢市建立台賬,直面歷史存量,逐宗研判制定整改方案,明確時限。針對查實問題已組織處理黨員幹部3名,行政處罰企業66家、罰款2425萬元。此外,當地還開展「畝均論英雄」節約集約用地評價,盤活「殭屍」企業和低效企業22戶、土地1168畝;依法對363畝閑置土地開展收回工作。

這是在成都西郊一個典型的傳統純農業社區拍攝的水稻田(左上)和改種經濟苗木的部分農田

為解決土地復墾後誰來種地的問題,德陽中江縣還探索土地託管,專業合作社提供從耕地、播種、管理、收割到烘乾的一條龍服務。在各種措施支持下,德陽今年計劃播種糧食470萬畝,總產量200萬噸,大豆擴面1.2萬畝,計劃推廣大豆玉米帶狀復合種植技術3.8萬畝。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