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兩年有冠軍入賬,張康陽和國米,習慣過苦日子了?

  張康陽捧起義大利杯。

  繼上周逆轉恩波利之後,再度絕境逢生的國際米蘭歷經延長賽,以一個蕩氣迴腸的4比2擊敗尤文圖斯。至此,本賽季意甲兩大國內杯賽,已經悉數記在藍軍軍團帳下。

  儘管上賽季終結了尤文的意甲連霸美夢,然而禍起蕭牆的態勢,在國米尚未登頂前就已經展露端倪:

  孔蒂和管理層矛盾激化,提前宣布離任;主力們大多拒絕降薪,盧卡庫和阿什拉夫領銜出走潮;歐超創立未果,捉襟見肘的管理層與多家金主會面,但卻大多停留在了意向層面……

  在整體實力不升反降的情況下,國米盤整資源的能力,著實值得稱道。而從當年的初生牛犢,到如今的遊刃有餘,蘇寧「少東家」張康陽,和這支球隊一起經歷了試煉。

  國米逆轉尤文,拿下義大利杯。

  將帥一心

  對於國米總教練小因扎吉而言,義大利杯是執念,更是福地。

  2018-2019賽季,他率拉齊奧捧起義大利杯,還在那個賽季的歐冠擊敗了利物浦,就此躋身意甲一線總教練之列。

  然而,比起並不重視杯賽、一心專攻聯賽的前任孔蒂,小因扎吉被視作次一級總教練,哪怕今年他先後帶隊拿下了國家德比和米蘭德比,卻仍不免「嘴上無毛,辦事不牢」的風評。

  對待年輕總教練格外刻薄,是意甲的傳統所在。他們並不在乎這場義大利杯決賽,是國米本賽季的第50場比賽,哪怕從4月到現在,球隊只因替補門將拉杜的玩火輸給了博洛尼亞,其餘比賽錄得全勝。

  8場勝利中,4場的對手是尤文圖斯、AC米蘭以及羅馬,連勝的含金量,可見一斑。

  聯賽還剩2輪,落後2分的國米,衛冕意甲只能寄望米蘭至少在1場比賽中丟分,而自己要取得全勝。畢竟,眼下凈勝球雖然多出對手14個,後2輪對手實力看似也比米蘭弱,但壓力顯然仍在衛冕冠軍一方。

  然而,就在如此的壓力之下,已經疲態盡顯、專注度也有所下降的國米,卻見證了一位孤膽英雄的誕生:繼上輪給恩波利上了一課後,佩里西奇4天內連當兩回關鍵先生,克羅埃西亞老將延長賽的2個進球,徹底打崩了尤文心態。

  阿萊格里被逐出場,與其說是不滿判罰,不如說是對本隊持續減員的無奈。

  「即便1比2落後的時候,我也始終相信並努力鼓勵隊友。當你贏了的時候,你就感覺不到累了。」這一刻,34歲的「佩劍」,似乎又回到了4年前的俄Rose之夏。

  而捧起獎杯的張康陽,也對隊員們的全力以赴點讚:「我剛來這裏時,尤文是場內外最強球隊,我們一路走來不斷成長,現在的目標是在下賽季保持在這樣的高水準。」

  「奪冠證明我們工作非常出色,方向正確。我們仍然非常饑渴,希望在這6年工作基礎上繼續努力,繼續獲勝。」

  張康陽和國米總教練小因扎吉。

  人盡其用

  毫無疑問,比起托Hill時代全靠伊Karl迪火力輸出,還要讓布羅佐維奇多打比賽賣好價錢的困頓歲月,蘇寧入局國米的6年來,球隊陣容不斷鳥槍換炮。

  然而,持續擴容的國米,卻在去年夏天開啟了被迫的瘦身。

  早在疫情來襲意甲時,國米就比同行更早預期到了繁華將盡,長夜將來。此前取代AC米蘭CEO加齊迪斯,當選2019-2023年周期歐洲足球俱樂部協會執委的張康陽,就一度站在了意甲聯盟的對立面。

  先後對職業聯盟主席和米蘭市長的激烈開炮,既是不同防疫思路的立場之爭,同樣也關乎俱樂部乃至整個聯賽的遠景。

  遺憾的是,意甲仍是那個習慣固步自封的意甲,自建球場、自有電視台、社交媒體的公司化運營,之於多數球隊仍是過於高渺而奢侈的存在。

  老將哲科高舉獎杯。

  在疫情影響下,張康陽的國米只能持續精兵簡政——上賽季奪冠後,盧卡庫和阿什拉夫兩位不可獲取的核心,幾乎轉會窗一開就立馬奔赴了英超和法甲。

  而比起身價驚人的兩人,繼任者哲科和鄧弗里斯的名頭,無疑小了不少,球隊也曾遭遇一段長時間不勝……

  關鍵時刻,深陷質疑的小因扎吉,頂著球迷「不擅調度」的吐槽主動求變——科雷亞得到更多出場,哲科不必場場打滿,勞塔羅更一度回到了極度陌生的替補席,而桑切斯則幾乎給點陽光就燦爛。

  伴隨著鋒線找回狀態,藍黑軍團全隊都開始起勢:歐洲杯上一度是德國隊主力的戈森斯,在收官階段越打越好;狀態一度起伏的恰爾漢奧盧,也在國家德比打入關鍵點球後,有了更加穩定的輸出。

  哪怕最終未能衛冕意甲,對於走經適路線的國米而言,這個賽季也可圈可點。

  畢竟,想想12年前,José Mourinho那支歐洲之王,是如何不到兩個賽季,就被敗壞成了一支只能去次級歐戰打拚的尋常強隊?

  張康陽展示國米球衣。

  最大變數?收購

  「高三時以為國米是球星黑洞,三高時國米已成老闆黑洞。」社交媒體上的段子,顯然是這10年來國米資方走馬燈輪轉的寫照。

  但比起5年間三易其主的AC米蘭,同期的國米,仍保持了足夠的穩定和持續。然而,伴隨著財政狀況持續不見好轉,國米也到了轉手求生的關鍵時刻。

  早在去年球隊首次出現欠薪時,暫時擱置爭議、全力衝擊意甲的球隊,在5月迎來了首筆外來注資。彼時張康陽和來自美國的橡樹資本達成了協議,後者將通過持有國米68.55%股份的蘇寧盧森堡子公司Great Horizon注資2.75億歐元。

  但按照當時國米的陣容和薪資水平,注資救得了一時,救不了一世。

  張康陽和國米高層大合影。

  上賽季,藍黑軍團每年的用人成本高達3.25億歐元左右,其中1.95億歐元來自年薪支出,1.3億歐元來自買球員成本的合約年限攤銷。

  此外,蘇寧為償還托Hill時代的高盛借款,在2017年發行3億歐元債券,並在2020年夏天增發7500萬歐元,再加上來自銀行的5000萬歐元周轉信貸,這三筆總計4.25億歐元的債務,都要在今夏進行償還。

  而國際米蘭還同時拖欠了多傢俱樂部總計約5000萬歐元的轉會尾款……

  儘管俱樂部方面試圖將還債期限延長至2025年甚至2026年,但債務延期,意味著更高的利率,以及資本對股權的進一步介入。巴薩的前車之鑒,幾乎離國際米蘭並不遠。

  這也就不難理解,為何去年以來,國米一直處於插標待售的狀態。但英國的BC partners試圖收購被蘇寧拒絕後,不差錢的沙特主權基金,也未和俱樂部達成一致。

  今年2月,一筆叫價9億歐元的買家,已經逼近了蘇寧10億歐元的心理價位,但雙方仍是淺嘗輒止。

  比起過去幾年持續「雲霄飛車」的同城兄弟,國際米蘭穩中有升的軌跡,無疑更對投資者胃口,但意甲平庸的商機、薄弱的競爭,無疑又令見者撓頭……

  張康陽和他的國米,未來仍不確定。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