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探索先行先試CPTPP經貿規則 服務貿易擴大開放備受關注

  本報記者 裴昱 北京報導

  作為全國唯一的自由貿易港,海南自由貿易港在探索制度集成創新的同時,也承擔著為更高水平開放做壓力測試的重任。在近期召開的中國共產黨海南省第八次代表大會上,對接國際高標準經貿規則已成為海南省今後五年的重點任務之一。

  海南省委書記沈曉明在談及今後五年的工作時表示,海南正在探索先行先試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數字經濟夥伴關係協定(DEPA)等國際高標準經貿規則,加快推動規則、規制、管理、標準等制度型開放。

  「作為改革開放高地的自由貿易試驗區或自由貿易港,其任務就是不斷為國家試製度,對比國際經貿新規則和我們現有發展水平之間的不同,先行先試,尋求突破點。」商務部研究院副院長張威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

  對標更高標準

  相較於全國其他自由貿易試驗區,海南獨特的地理位置和制度集成創新優勢更適合進行壓力測試。

  海南省常務副省長沈丹陽在博鰲亞洲論壇2022年年會上表示,開放不僅是要素開放,更強調製度開放,在要素開放的基礎上,推動更高層次的制度型開放。

  「CPTPP就屬於這樣一種高水平的開放,海南也在研究對標CPTPP中的一些規則,如何做才能既有利於海南自貿港的建設發展,又有利於推進區域的合作,這是我們現階段要去考慮的重點。」沈丹陽說。

  中國於2021年9月提出加入CPTPP。CPTPP是當今世界最高標準的自由貿易協定,其主要內容分為兩大部分,一是與自由化有關,包括關稅、市場准入、貿易便利化等方面;二是更高標準的制度型開放,覆蓋國有企業、競爭中性、勞工標準、環境保護等「邊境後規則」。

  金誠同達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彭俊在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申請加入CPTPP意味著中國對自身的管理水平、法律制度等提出了更高要求。但加入CPTPP並不是我們的最終目的,而是以開放促進改革,實現高水平的制度型開放。」

  「加入CPTPP和加入WTO的時候是一樣的,原則上我們的政策、法律、制度等在加入前,要與CPTPP的現有規則保持一致,但也可以有一定的過渡期。」對外經濟貿易大學中國世界貿易組織研究院院長屠新泉告訴本報記者。

  多位熟悉國際經貿規則的專家表示,加入CPTPP遵循協商一致的原則,具體的承諾要與其他成員達成一致,都是有談判空間的。「有一個成員不同意,就無法加入。」彭俊說。

  對於海南是否可以作為單獨關稅區的觀點,多位受訪對象表示「不可行」。沈丹陽也明確表示,CPTPP是個以國家或單獨關稅區加入的多邊貿易體系,所以海南不可能加入CPTPP。海南可以對標CPTPP中的高標準規則,既有利於海南自貿港的建設發展,又有利於推進區域合作。

  探索服務業擴大開放

  如何打造與CPTPP兼容的監管規則,為全國制度型開放做壓力測試,海南一直在探索。

  「我們積極對標國際經貿新規則,但也要結合實際,建設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張威認為,目前看來,海南對於中國開放的意義在於探索服務業的擴大開放,尤其是在旅遊、醫療、數據跨境流動等領域,海南具有一定的區位和政策優勢。

  相較於全國其他自貿試驗區,海南可以在全島範圍內進行試驗。「有些服務業的服務半徑很長,需要一定的輻射範圍,如果限制服務半徑,對它的開放可能就沒有太大意義。海南更具有擴大服務業開放的有利條件。」張威說。

  2021年,《海南自由貿易港跨境服務貿易特別管理措施(負面清單)(2021年版)》發佈,這是中國首張跨境服務貿易負面清單。該負面清單共11個門類70項特別管理措施,負面清單外的領域在海南自貿港內按照境內外服務及服務提供者待遇一致原則實施管理。

  「這算是向CPTPP靠攏的一個方面。」屠新泉說。跨境服務貿易負面清單是當前國際高標準自貿協定在做出相關領域開放安排方面採取的一種主要模式。目前,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相關的減讓表,以及我們國家簽署的自貿協定,在跨境服務貿易領域採取的都是正面清單方式作出承諾。比起貨物貿易和投資領域的開放,中國在跨境服務貿易領域的開放安排相對有限。

  沈丹陽表示,世界各國對中國的服務貿易和服務業開放有諸多訴求,但有關服務業的開放,海南相對比較慎重。「去年中央給海南出台了國內第一張跨境服務貿易負面清單,這是否可以對照CPTPP的標準,參照CPTPP成員國服務貿易的限制,把跨境服務貿易負面清單進一步壓縮,再把它和外商投資負面清單進行合並或兼并,海南一直在研究。」

  負面清單規則是目前國際經貿新規則的大方向,但只有清單並不代表更高水平的開放。張威告訴本報記者,以中國的實踐來看,真正重要的是負面清單背後的管理,服務貿易涉及的領域和行業眾多,存在准入不準營的情況,要真正解決這些問題。「如何在開放發展和保障安全之間尋求平衡,是海南現階段要探索實踐的。」她說。

  打造制度高地

  CPTPP核心內容里涉及的國企規則、勞工保護、跨境數據傳輸等,中國還存在一些差異,但都在積極探索中。

  CPTPP中涉及國有企業的章節主要在第十七章,包括商業考慮、非歧視、透明度和非商業援助四個方面。彭俊告訴本報記者,前三個方面中國在「入世」的時候已經承諾過了,目前有難度的主要是非商業援助。

  「這些條款所追求的競爭中立與我們國企改革的目標是一致的,對所有企業一視同仁。我們擔心的是CPTPP通過條款留下了對中國國有企業進行歧視性待遇的空間。」彭俊解釋道。

  無論是自由化,還是高標準對接上,海南都具有先行先試的優勢。

  自由貿易港往往具有「零關稅、低稅率、簡稅制」的特點,這是海南2025年封關前後要逐步實現的目標之一。「貿易和投資的自由化和便利化,是國家在劃定海南自由貿易港的時候就賦予的目標。」彭俊說。

  屠新泉則認為,試驗的意思就是政策可能存在風險,海南作為一個島嶼,與國內其他陸地有著物理隔離,萬一有風險,影響比較小。另外,海南的經濟發展水平和產業基礎相對落後,賦予海南更多優惠政策,也能推動海南自身的發展。

  近年來備受關注的數據跨境流動問題,全球範圍內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觀點截然不同。「如何在數據自由流動和數據監管之間形成平衡,是包括海南在內的一些試驗區要去探索的。」彭俊說。

  記者了解的情況表明,海南計劃到2025年完成三條直連境外的國際海纜,初步建成國際信息通信開放試驗區,全面支撐海南自貿港建設和封關運作。

  「單點突破不容易,如何把一手好牌打贏,充分發揮制度集成優勢,是當前海南要重點探索的。」張威說。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