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財快評:發揮消費券乘數效應,進一步促進消費提質升級

  近期的「五一」小長假帶來了一波消費熱潮,多地趕在假期之際拋出消費券「大禮包」。為切實提振居民消費熱情,各地消費券使用領域向住宿餐飲、家電、文旅等重點行業傾斜。消費券具有促進消費、拉動經濟增長等功能,其發放也有力地扭轉了居民消費需求「受挫」的局面。

  作為一種重要的政策工具,消費券具有多重復合功效。對國家而言,有利於提振居民消費信心,激發消費活力,穩定居民的消費預期,為居民願消費、敢消費、能消費創造良好的環境,促進消費回補和潛力釋放,進而拉動經濟增長。對企業而言,能夠改善經營狀況,加快企業業績的恢復與進一步發展。對居民而言,能夠增進個人福利,特別是當消費券用於救助貧弱的時候,能夠體現政府關懷,起到彌補收入差距的作用。

  消費券對於宏觀經濟健康運行的積極作用也不可忽視。消費券從需求側發力,通過增加消費者的邊際消費傾向,能在短時間內激活消費市場,喚醒處在休眠期的消費活力,繼而就可以帶動生產端的回暖,最終達到增加就業機會、促進經濟增長的目的。同時,與政府擴大投資不同,消費券不會產生對民間投資的「擠出效應」,反而會帶動民間投資回暖,具有積極財政政策工具的作用。

  但當然,中國對消費券的利用還處於探索階段,還需在實踐中總結經驗,彌補客觀存在的問題,使消費券的發放和使用規範化。比如可以在國家層面,由相關部門研究並儘快制定出「消費券發放和使用工作規範」。在目標人群方面,可以將受疫情影響損失較重的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作為消費券扶持的重點對象。消費券的發放應當向最低生活保障群體、困難群體的需求傾斜,以避免發放與領取過程中的不公平現象,從而起到保障民生的作用。例如深圳市推出包括髮放消費券、房租補貼在內的幫扶政策,通過微信支付向個體工商戶、城中村居民等特定人群發放消費紅包,在消費券發放的精準、普惠方面做了較好嘗試。消費券的發放方式應當實現多元化,吸收更多符合條件的經營平台共同參與,以形成競爭態勢,從而進一步優化消費券的運作方式。消費券發放和使用的時機也必須正確把握,不宜把消費券作為擴大消費的長期政策工具來加以使用。

  與消費券的廣泛使用相配合,近期各地多措並舉,促進消費提質升級。應當說,擴大14億居民的消費需求是中國未來經濟發展的最大潛力之所在,全面促進消費是構建新發展格局的重中之重。當前中國正處於從大眾數量型消費向全體消費者追求生活質量階段轉變的過渡期。在此背景之下,國家發展戰略應逐漸從生產者福利最大化轉向消費者福利最大化,推動中國從世界工廠向世界市場轉變,強化消費者權益保護,進一步完善多渠道消費維權機制,建立消費者友好型社會。

  同時,分配狀況會影響居民收入,從而進一步影響到消費需求,因而我們既要把蛋糕做大,也要把蛋糕分好。提升國民收入分配中家庭所佔的份額,有助於促進居民消費率的全面提升。為了全面提振消費,增強消費需求的內生動力,應當進一步改善收入分配格局,帶動更多低收入群體進入中等收入群體行列,形成「橄欖型」的收入分配格局,進一步增強全體民眾的消費能力。切實推進共同富裕的目標,繼續縮小城鄉和地區收入差距,提升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水平,也具有激發民眾尤其是廣大農村和中西區民眾消費潛能的作用。

  此外,促進消費不應只從需求側發力,也應從供給側發力,要通過供給側的結構性改革,推動供給體系的質量變革,主動適應並積極引領消費結構的升級步伐,形成供給引導需求、需求創造供給的良性循環格局,在更高的水平之上達到動態均衡。在中國經濟新的發展階段上,應當以優化經濟結構、提高自主創新能力為重點,綜合運用財政、貨幣等宏觀經濟政策工具,大力發展新基建、新能源、新一代數字經濟、高端製造等新興產業,擴大就業容量,創造大量中高收入就業機會。以多措並舉的方式,將中國巨大的消費潛力轉化為消費能力,這將成為未來中國經濟發展、社會進步和民生改善的最大動力。

  (作者:特約評論員,劉波 )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