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中斷4次的電話採訪背後 是讓「住有安居」成為現實的承諾

樊有方

張馳 封面新聞記者 周翼

去年「五四」青年節,樊有方給自己寫了一句話:「少一些浮躁,多一些理想。」

今年「五四」青年節後,5月11日,樊有方告訴封面新聞記者,「理想還在,希望再多一些務實,讓理想變成現實。」

去年7月,作為中建八局西南公司一名年輕的技術工程師,樊有方來到了擁有「黃金王國」美譽的涼山州木里縣,沒有見到遍地黃金,「但我希望用我的努力,換來群眾增收,住有安居。」

樊有方開展森林草原防滅火工作

一場中斷4次的電話採訪

「群峰嵯峨,四時多寒,是為涼山」,涼山木里,曾是一個土地稀少、人口密集的貧困地區。「木里」在藏語里是「美麗、遼闊、深遠」的意思。

木里縣曾長期是深度貧困縣。「我到木里來的時候,這裏已經不是以前的樣子了。」通過電話,樊有方回憶起了剛到木里時的情形,「到這裏的第一感受是,這裏太美了。」

因為脫貧攻堅,一座座安全嶄新的新農村建築,成為大涼山上最靚麗的風景線,當地的集體收入由負債變為增收,百姓們的收入來源也更加廣泛了。

「我今天到了木里縣列瓦鎮碾水村,參加森林防滅火宣傳和巡邏。」樊有方告訴記者,一共4個人,帶著自己買的菜,借住在當地村民家中,要在山上待3天,「這裏森林防滅火工作壓力很重,所以我們也會積极參與進來,盡自己所能幫助他們。」

因碾水村地處偏遠,不到一個小時的採訪通話,因信號問題中斷了4次,樊有方不停地說著「不好意思」,「下午還要上山,信號會更差。」這場艱難的採訪,就這樣在「斷線、重連、再斷線」中持續著。

碾水村聚居點

一次下鄉遇到2次滑坡

樊有方今年32歲,目前就職於木里縣住建局質安站。

在木里不到1年的時間里,他先後參與在建項目驗收15次,專項檢查5次,通過對項目進行圖紙實施情況驗收、項目安全質量體系建立與運行、施工現場標準化實施等情況檢查,掌握在建項目大致情況,並根據問題提出整改意見,通過現場指導與幫扶的方式完成整改,並組織相關施工單位、監理單位、設計單位進行觀摩,加強了施工、監理管理體系的建設。

跑現場是樊有方日常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

去年9月,為了幫助當地應急管理部門驗收一個取水池的項目,樊有方在前往俄亞鄉的路上遇到了滑坡,「當地進行了緊急道路疏通,我們只能從滑坡點走過去,再換車前往目的地。」樊有方回憶,沒想到返程到唐央鄉的時候,又遇到了滑坡。

同事們都跟他開玩笑,「以前沒有這種情況,你來就遇上了。」但這樣的經歷,沒有讓樊有方打退堂鼓,「既然我遇上了,就更要把這裏建設好,不能讓其他人再遇上。」

一位低保戶給了他鼓勵

用自己的「辛苦指數」換群眾的「幸福指數」,這樣的想法儘管一開始就有,但樊有方真切地「摸」到群眾的「幸福指數」,是在沙灣鄉沙灣村一位名叫打打的低保戶身上。

今年1月,樊有方因項目來到沙灣村,借住在村民打打家中。「他是個低保戶,沒有結婚,家裡也沒什麼產業收入。」樊有方告訴記者,「但一走進他家,就把我震撼到了。」

儘管家裡傢具、家電很少,但屋子打掃得乾乾淨淨,「他每天早上5點過起床,餵豬、打掃、做飯,就算是最冷的天氣,他也是如此。」樊有方說,打打家其實沒什麼產業,他自己身體也不好,有時候靠找點中草藥補貼家用,「但他樂觀積極的生活態度,感動了我,也鼓勵了我。」

「既然來了,就要做好。」帶著這樣的想法,樊有方更加堅定地奮戰在木里的大地上。

建設中的木里縣文化公園改擴建項目

一份獻給木里人民的國慶禮物

在樊有方看來,只有住上好房子,才能過上好日子。到木里縣以後,樊有方參與排查鑒定C、D類農村危房190戶,協助木里縣住建局編製全縣農村C、D級危房整治情況匯總台賬,並篩選出返貧致貧風險農戶17戶,全面掌握了全縣農村危房動態。

「我現在的重要工作之一,就是準備下一階段的農村危房改造。」樊有方表示,同時還要加強與上級單位和各鄉鎮對接「一卡通」使用情況,解決使用過程中存在的問題,確保政策性補貼到位,為下一步農房改造建立夯實的基礎資料。

除了農村危房改造,樊有方手裡還有一項重點工作:木里縣文化公園改擴建項目。

「這是獻給木里人民的國慶禮物,一定要趕在國慶節前完工,時間很緊,任務很重。」只要一有時間,樊有方就會出現在項目現場,「要趕工期,也不能放鬆安全監管和施工質量。」

(受訪者供圖)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