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飛科技IPO終止:高瓴及百度加持,凈虧損持續擴大,與無人機巨頭直接競爭

  近日,上交所披露的信息顯示,因發行人撤回發行上市申請或者保薦人撤銷保薦,上交所終止廣州極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極飛科技」)科創板發行上市審核。這意味著,極飛科技暫時無緣「科創板農業無人機第一股」。

  此前,極飛科技備受資本市場一眾投資者的青睞,其發行上市申報前一年內的新增股東便多達10個,入股原因均為看好極飛有限發展前景。

  不過從財務數據看,儘管極飛科技近年來的營收規模不斷擴張,但歸母凈虧損也在持續擴大。該公司預計,在未來兩年左右實現盈虧平衡,但這似乎並不簡單。

  從公司業務情況看,極飛科技的主要收入來源於農業無人機,該業務與無人機巨頭大疆形成競爭關係。除此之外,其新業務仍處於培育階段,銷售規模較小。在這種情況下,極飛科技還能否在短時間內重啟IPO計劃,值得關注。

  高瓴、百度等加持、提交招股書不到半年便撤回IPO申請

  官網信息顯示,2007年彭斌帶領一群熱愛飛行的極客創辦了極飛科技的前身XAIRCRAFT,隨後推出飛行器與飛控系統,2013年進入農業科技領域,第二年,XAIRCRAFT更名為極飛科技,專注農業無人機研發與製造。

  可以說,自此極飛科技便成了資本市場的寵兒。天眼查信息顯示,在2014年9月至今,極飛科技共完成6輪融資,投資方包括高瓴創投、百度資本、創新工場、軟銀願景基金等知名公司與機構。

  其中,極飛科技在2021年3月宣布完成C輪15億元融資,由高瓴資本、百度資本和軟銀願景基金領投,成為資本、創新工場、越秀產業基金和廣州新興基金跟投,成為彼時國內農業科技領域最大的一筆商業融資。

  記者發現,根據招股書,極飛科技本次發行上市申報前一年內新增數十位股東,包括SVF FLY、SDF-JF、廣州越秀、Gihon、Mpartners、上海珩飛、廣州新星、珠海納恆、JMD HK、珠海盛飛,入股原因均為看好極飛有限發展前景。

  然而,極飛科技的上市之路似乎並不太順利。

  早在2015年,極飛科技便發佈了第一代農業無人機,這比大疆發佈的首款農業無人機還要早幾個月。但彼時,極飛科技在大眾眼中的知名度卻無法與大疆相匹敵,直到2021年11月,其在提交招股書後才開始嶄露頭角。

  不過,2022年3月25日,上交所披露的信息顯示,極飛科技及其中介機構因受疫情影響,無法在規定時限內完成盡職調查、回覆審核問詢等工作,向上交所申請中止審核。

  一個月後,因極飛科技撤回發行上市申請或者保薦人撤銷保薦,上交所終止其發行上市審核。而這距離極飛科技提交招股書僅不到半年的時間。

  終止前,極飛科技已完成首輪IPO問詢,在首輪問詢中,記者發現,上交所關注到了極飛科技農業無人機終端使用情況、主要客戶、科創屬性、持續經營能力、銷售模式、經銷模式、收入、成本及毛利、研發費用等,多達30個問題。

  凈虧損持續擴大,2年後能否實現盈虧平衡存疑

  招股書數據顯示,2018年、2019年、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下稱「報告期」),極飛科技的歸母凈虧損分別為671.74萬元、3970.32萬元、6084.55萬元和8512.29萬元,扣非凈虧損分別為1928.23萬元、4958.79萬元、7146.73萬元和1.01億元。

  由此可見,極飛科技的凈虧損在持續擴大,截至2021年上半年,極飛科技累計未彌補虧損為2.24億元。

  截至極飛科技招股說明書籤署日,其對尚未盈利且存在未彌補虧損解釋稱,主要原因是公司所處行業尚處於快速成長期,現階段研發投入較高、新產品線仍處於市場推廣階段且銷售規模效應尚未體現。

  記者同時發現,報告期內,極飛科技的研發投入不斷增加,研發投入金額分別為4884.82萬元、6947.43萬元、9735.84萬元和8130.71萬元,分別占當期營收的15.18%、19.49%、18.36%和17.35%。然而,極飛科技在招股書的特別風險提示中提到,其有研發失敗及研發成果無法產業化的風險。

  極飛科技表示,雖然其一向重視技術的研發、投入和成果轉化,但若未來在研發方向上未能正確做出判斷,在研發過程中關鍵技術未能突破、性能指標未達預期或者研發出的產品未能得到市場認可,將面臨前期的研發投入難以收回、預計效益難以實現的風險,可能對經營情況和市場競爭力造成不利影響。

  極飛科技在問詢回復中預計未來2年左右實現盈虧平衡。其根據當前經營情況對盈虧平衡點進行了模擬測算,按照42%的綜合毛利率進行預測,公司達到11億元營業收入時有望實現4.62億元左右毛利。此時,其主要產品農業無人機營收為9億元,銷量為2.2萬套。

  那麼,其綜合毛利率在未來兩年能否達到42%呢?

  2018-2020 年,極飛科技綜合毛利率分別為32.54%、32.74%、35.6%,呈現上升趨勢;但2021 年1-6月,綜合毛利率降至22.11%。極飛科技對此解釋稱,這主要是受到未實現預期的規模效應及降本效果,以及原材料價格上升等多重因素影響。

  以此推算,其綜合毛利率能否穩定上升仍為未知。極飛科技在招股書中坦承,如果未來出現原材料供應緊張、原材料價格上升、市場競爭加劇等情況,可能存在毛利率下滑的風險。

  與無人機巨頭直接競爭,新業務規模較小

  招股書顯示,極飛科技將自己定位為一家農業科技公司,主營業務包括研發、製造並銷售農業無人機、農業無人車、農機自駕儀、農業物聯網設備等在內的智能農業裝備和智慧農業管理系統,並提供相關技術服務。

  而根據其官網信息,在2012-2013年間,極飛科技也曾探索過無人機在科考、巡檢、搜救、物流等行業的應用。

  記者注意到,在招股書中,極飛科技僅將業務劃分為智能農業裝備、技術服務、其他服務3類,提及大疆創新次數屈指可數,且並未將其劃分為直接競對。

  但在問詢回復中,極飛科技按照要求將上述3類業務對應的產品類別進行了拆分,披露了「主營業務收入構成」,將各產品線的具體收入情況詳細公佈出來。從極飛科技收入結構來看,農業無人機是其最主要的收入來源,根據測算,報告期內其農業無人機收入佔比分別為67.79%、66.14%、71.17%和71.83%。

  除此之外,在問詢函回復中,極飛科技多次提及大疆創新,將其描述為同行業公司,並表示,大疆創新應用於農業領域的無人機採用多旋翼氣動布局,與極飛科技農業無人機產品構成競爭關係。

  可見,極飛科技在披露了其主要營收產品之後,已經完全不避諱大疆創新對其形成的競爭關係,不僅坦承了其品牌影響力相較於大疆創新略有不足,還從多方面將二者進行了比較。

  根據Frost&Sullivan報告,2020年,大疆創新和極飛科技佔中國農業無人機市場的份額分別為54.82%與37.59%,排名前兩位,而其他農業無人機公司市場份額相對分散,杭州啟飛、無錫漢和、江蘇數字鷹2020年市場佔比分別為2.8%、1.78%、1.14%。

  極飛科技表示,目前農業無人機行業處於快速成長期,市場競爭可能進一步加劇,如果公司不能正確判斷市場動態、把握行業發展趨勢,未能根據客戶需求及時開展技術創新,公司市場份額或產品競爭力將可能下降。

  另一方面,極飛科技在問詢回復中表示,目前,公司新業務尚在培育階段,銷售規模較小,且農業無人車、農機自駕儀與智慧農業管理系統於2020年開始形成收入。若未來農業無人機以外的其他產品無法形成規模化銷售,對該類產品的前期投入無法收回,將對經營情況和市場競爭力造成不利影響。(來源:藍鯨TMT)

(責任編輯:畢安吉)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