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迪智庫|如何以信息技術打造「智慧應急」體系

應急管理是國家治理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落實安全發展理念、提升全社會安全保障能力和本質安全水平、防範化解重大安全風險、提高防災減災救災能力的重要保障。國務院印發的《「十四五」國家應急體系規劃》(國發〔2021〕36號)中同樣提出了「到2035年,建立與基本實現現代化相適應的中國特色大國應急體系,全面實現依法應急、科學應急、智慧應急,形成共建共治共享的應急管理新格局」的任務目標。2022年4月國務院安委會制定部署安全生產十五條措施,其中要求充分利用在線遠程巡查、用水用電監測、電子封條等信息化手段,及時發現違法盜採、冒險作業等行為。

當前,舊的安全隱患積累較重、新的安全風險持續出現,應急管理的科技信息化水平總體較低,風險隱患早期預警、應急通信、指揮平台、裝備配備、遠程投送、技術應用等保障尚不完善,急需互聯網、大數據等信息技術支撐推進應急管理體系和能力現代化、提升精準防控風險水平。可以說,以信息技術打造「智慧應急」體系,實現應急各環節的智能化水平提升,對於破解應急管理的痛難點、保障人民生命財產安全具有積極意義。

一、以信息技術強化多部門協調聯動能力

現代社會的各類突發事件逐漸表現出高度的複雜性、關聯性、耦合性、跨界性,呈現出系統性危機,容易產生次生、衍生事件,形成多米諾骨牌效應,因此現代應急管理需要多部門、多策略去共同積極應對。例如對新冠肺炎疫情的應急防控工作,就是多部門的統一聯動:應急部負責制定應急物資儲備和應急救援裝備規劃並組織實施;發展改革委負責組織國家戰略物資的收儲、動用、輪換、管理及重要物資緊急調度工作;財政部為物資保障提供資金支持;工信部負責應急狀態下重要工業產品協調保障和國家醫藥儲備管理工作;民政部負責管理、分配及監督中央救災款物工作;水利部負責中央防汛抗旱物資管理工作;商務部負責重要消費品儲備管理和市場調控工作。

要打破層級和區域限制、強化部門之間的應急管理聯動和整合協調能力,就需要利用大數據、互聯網等信息技術構建協調、互通、互聯的有機運行整體。一方面,跨部門、跨行業的指揮體係數字化協同制度相對較為缺乏,聯動困難、信息共享不暢、溝通困難等協同治理方面的問題較多,以至於造成了地域、部門、系統間的「信息孤島」現象。對此,應進一步完善各部門應急管理職能,充分整合各部門應急力量。可效仿城市生命線安全工程「合肥模式」,整合現有資源,打造各部門共治共享的綜合應急管理平台,覆蓋重點領域,不斷推動大數據驅動信息共享,提高治理效率。另一方面,面對新舊風險隱患疊加作用的現實情況和突發事件日益複雜綜合的實際問題,積極構建國家級多方協同應對平台,健全城際應急管理合作體制,建立城市合作的制度體系,完善比鄰城市之間的跨地區合作體制,形成網格化結構的聯防聯控、互聯互通的應急管理機制。

二、以信息技術提升應急管理全流程一體化運行能力

應急管理一般可分為四個部分,即事前預防、應急準備、應急響應、事後恢復,儘管在實際情況中,這些階段往往是重疊的,但他們中的每一部分都有自己單獨的目標,並且成為下個階段內容的一部分。目前,尚存四部分協同性不強的問題,對各類風險隱患分級分類監測、研判能力不強,對應急預案和物資儲備的指導效果有限;突發事件的預測信息和風險評估針對性不強,直接影響事中處置。如去年河南鄭州「7·20」特大暴雨災害事故中,應急管理的幾個環節協同性出現嚴重問題,應急行動與氣象災害預報信息發佈明顯脫節,對防汛應急預案的研判失誤,導致未及時啟動防汛一級應急響應,同時,仍以常態化目標要求應對重大雨情、汛情,沒有精準施策。

在這一背景下,應急管理現代化體系需加快信息技術的全過程應用,面嚮應急管理的科學化、專業化、智能化、精準化的總體要求,構築「智慧應急」的體系,推動應急管理全流程一體化進程。

一是要強化大數據的應用,提高事故預防及預警能力。在事件發生前通過海量數據分析排查出「先兆」或「隱患」做出預判,扭轉應急管理的被動局面,同時,提升數據決策者的數據積累能力和數據關聯分析應用能力,防止數據積累意識缺乏造成數據留存單一化、抓取碎片化,無法準確、全面掌握信息導致的預判不準問題,為事前預防和預警準備階段作出決策支撐。二是綜合事前預防措施和應急準備、依託智慧演算法,打造應急管理智慧平台。根據災情實際情況及時自動生成人員裝備調配方案及災情處置方案,實現備戰救助人員、儲備物資及各類資源的及時派發和調配,加快應急反應及時度,促進應急管理智能化、精準化決策能力和應急救援實戰能力的提升。 

三、以信息技術提升「技防」的實戰能力

「技防」是指在應急管理各環節採用現代科學技術進行安全防範的手段。在推進應急管理能力現代化建設的今天,「技防」已經逐漸成為了應急管理各環節的「主力軍」,其效果甚至超過了「人防」和「物防」。但在突發事件的實際處理過程中,信息技術雖然已經運用,但對於「技防」能力的提升效果有限。例如全國智慧化工園區的建設正在如火如荼的進行,但部分園區的信息技術的運用卻無法達到預期效果,存在一、二級重大危險源、關鍵部位及工藝參數的實時影片監控未實現全覆蓋的現象,對事故的自動報警、預警和聯動處置影響很大。

我們已經度過了信息技術在應急管理過程中「從無到有」的階段,現在要解決的是信息技術「從有到優」的問題,全力提升其應用效果。對此,一方面應強化頂層設計、引導優質資源集聚,對應急管理現狀、智能化發展需求、發展定位及規劃等信息進行梳理,統籌資金及技術投入等因素,有計劃、有步驟地引導優質資源在「智慧應急體系」建設中各環節的使用,完成智慧化管理中涉及到的應急指揮、安全監測、處置救援等多類典型應用場景的整合。另一方面應加強標準體系建設,引導信息技術在應急管理各環節標準化發展及應用。目前,國標《智慧化工園區建設指南》已經於2021年5月1日起實施,規定了建設智慧化工園區過程中,包括應急管理在內的11個板塊共110條建設指標要求,最終通過數據整合和信息化平台建設實現化工園區智慧化管理與高效運營。這對於其他行業乃至整個應急管理體系建設都具有很高的參考價值,對實現應急管理現代化、智能化以及與城市綜合管理融合化發展具有一定指導作用。

(作者黃玉垚、高宏均來自中國電子信息產業發展研究院安全產業研究所)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