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老人再就業,中國能從日本經驗學到什麼?

退休再就業,日本是怎麼做的?

  【《中國新聞》報作者 曹子云報導】在日本街頭,上下班高峰期,涌動的上班族群體中,總能看到白髮蒼蒼的老年人的身影。如今,日本「銀髮上班族」已經成為一種常態。2021年日本《高齡社會白皮書》顯示,71.9%的60-69歲的老年人處於工作狀態或從事著社區活動。

  日本比中國提前幾十 年進入老齡化社會,在退休老人再就業問題上,它是怎麼做的?在制度安排、政策支持等方面,有哪些做法值得中國借鑒?為此,《中國新聞》報近日專訪了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社會研究室主任、日本老齡化問題研究專家胡澎(下圖)。

退休越晚養老金越高 日本打造「終身不退休」社會

《中國新聞》報:日本退休制度是怎樣的?目前普遍退休年齡是65歲嗎?

胡澎:日本社會沒有一刀切的退休年齡,大多數企業執行的是60歲退休制,也有企業是65歲,還有少數企業是65歲以上退休。1986年,日本規定企業有義務僱用勞動者至60歲。21世紀,日本出台了多項延遲退休的政策。2004年要求企業分階段提高退休年齡,最終提高到65歲。2012年,要求企業對有意願工作的全體員工繼續雇傭到65歲。現在正在探討如何讓企業僱用員工到70歲。

  在日本,領取養老金的年齡越晚,養老金額度越多。因此,一些健康狀況良好的老年人會主動選擇晚退休或繼續工作。

  日本從政府到企業,都沿著積極老齡化的思路,打造一個終身不退休的社會。

《中國新聞》報:老年人為什麼選擇留在職場?

胡澎:根據輿論調查,65歲以下的初老人群選擇再就業的首要原因是為了增加收入。65歲以後的老年人選擇再就業首先考慮的是工作對身體有好處,其次是希望人生更有意義。

  職業介紹所短期培訓成老年人「充電站」

《中國新聞》報:日本退休人群在原公司返聘的比例如何?返聘工作時長、內容和薪水有何變化?

胡澎:在日本社會中,一部分企業允許員工在到達退休年齡後以全日制工的形式繼續工作,但也有一部分企業希望他們轉為臨時工、合約工或小時工。退休人員可能從一線業務員、管理者,轉為輕體力勞動者或輔助性的簡單工作。當然,延遲退休後薪資也會隨工作性質不同而相應減少。

  機構對延遲退休後的薪資調查的結果顯示,若60歲以前收入是100的話,延遲退休後的平均收入是78.7。大多數人還是接受的。

  這與日本企業傳統的終身雇傭制有一定聯繫。員工一輩子為企業奉獻,企業也會關照老員工。員工到退休年齡如果希望繼續工作,企業也有這個能力的話,還會繼續聘用1-5年,這樣一來,一是相應政府的號召,二是體現了企業對老員工的溫情。

《中國新聞》報:學習一項新的技能實現退休再就業的日本老年人大概佔多大比例?他們青睞哪些行業?

胡澎:有著專業技術知識的人和普通勞動者是不一樣的。專門型人才往往在勞動力市場比較容易實現再就業。比如,大學教師從60歲退休制的公立大學轉到退休年齡更晚的私立院校再干幾年,這樣的情形比較普遍。普通勞動者可以在職業介紹所找工作,或是接受短期培訓,培訓後實現再就業。如果有相關工作經驗,選擇面還會更寬廣。在旅遊資源較為發達的地區,一些老年人接受培訓成為導遊,向遊客介紹當地的風土人情。

  老年人創業可獲補貼 企業雇傭老年人會被獎勵

《中國新聞》報:日本政府對退休老年人創業有什麼具體扶持措施?

胡澎:日本也有一些在某一領域積累了經驗、或是想嘗試新事物的老年人退休後選擇創業。2014年日本《中小企業白皮書》顯示,老年人創業企業中,規模在200萬-500萬日元的最多,其次是50萬元以下的小微企業。

  日本政府和民間對於老年人創業是鼓勵的。各地經濟條件不同,地方政府對老年人創業提供的支持也不等,補貼在5萬日元至100萬日元之間。銀行等融資機構也為老年人創業提供方便,那些創業計劃完善的老年人,比較容易獲得低息貸款,還有一些商店街會為老年人開店減免房租。一些老年人創辦了社區食堂、社區咖啡館、育兒中心等。東京池袋就有一家由三位平均年齡65歲的婆婆創辦的餐廳。

《中國新聞》報:能介紹一下日本對老年人就業提供的支持嗎?結合中國國情,哪些政策、制度可以被複製?

胡澎:日本政府在老年人雇傭領域有一些經驗,例如,審時度勢、循序漸進出台和修改法律和政策,逐步提高退休年齡,鼓勵企業聘用老年人。發揮職業介紹所等中介機構的作用,促進老年人就業。

  日本厚生勞動省在各地設有公共職業安定所,為老年人專門設置了諮詢窗口,提供職場體驗和老年面試專場,開設培訓班,幫助老年人再就業。

  大分縣專設了中老年就業支援中心,為60歲以上居民提供兒童護理、老年看護、木工等方面的培訓,在完成培訓後,支援中心還會把他們推薦給相關企業,彌補當地勞動力不足。

  針對僱用老年人就業成績突出的用人單位設立各種獎勵金,如提高退休年齡的獎勵金和終身雇傭模範企業獎勵金……政府也會約談、指導和督促做的不好的企業,促進企業自主僱用更多老年人。

  日本和中國同為東方國家,擁有相似的文化傳統和社會心理,在老年人力資源開發方面,我們可以借鑒和參考日本的一些成功經驗。

  從「老有所樂」到「老有所為」 改變觀念勢在必行

《中國新聞》報:中國有部分年輕人質疑,老年人再就業擠占其就業空間。在營造有利於老年人就業的社會氛圍方面,日本有什麼值得中國借鑒和學習的地方?

胡澎:其實老年人再就業和年輕人就業並不矛盾,做的好的話可以實現互補。

  2021年中國人口增長率是共和國歷史的最低水平,標誌著中國即將進入人口負增長時代。與此同時,老齡化率不斷提升,勞動年齡人口逐漸減少,這就需要我們開發老年勞動力市場,階段性提高退休年齡,鼓勵企業在一些老年人可以勝任的崗位僱用老年人。既要為年輕人就業開創多種機會,也要促進老年人再就業。

  我觀察到咱們中國一些公共場所的門衛、餐廳服務員、停車場和高速路的收款員,很多都是年輕人,其實這些工作完全可以交給剛退休的中老年人去做。不少企業員工才五十多歲就退休了,是勞動力的浪費。

  另外,還應該轉變傳統的老齡觀,在全社會廣泛宣傳積極的老年觀。在中國,大部分人傾向於退休後頤養天年,享受天倫之樂。子女也往往體恤父母辛苦了一輩子,希望父母享享清福。

  我們目前較多地提倡的「尊老」「敬老」,提倡「老有所養」「老有所樂」。然而,提倡「老有所為」還很不夠,應大力宣傳老年人是社會的財富,創造機會讓他們去發揮自身價值,奉獻社會,為社會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媒體也要多宣傳一些老年人就業、創業的成功案例。

  日本政府曾經提出「一億總活躍」的口號,目標是讓殘疾人、老年人、女性等弱勢群體都發揮活力和創造力。這也是應對日本深度老齡化社會的一個重要的路徑。

  不論是已經深度老齡化的日本,還是老年人佔比不斷增加的中國,都可以用積極的方式看待老年人再就業或參與社會活動。讓年輕人和老年人很好地形成互補,發揮各自的社會角色,彌補勞動力不足,讓整個社會充滿生機。(完)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