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MetaZ創始人陳序:掘金元宇宙,最關鍵的是什麼?

  澎湃新聞記者 郭小陸

  元宇宙是眼下最火爆的詞語之一。

  頭髮濃密、有些灰白的陳序剛在線主持完一個國際論壇的分論壇會議。聯合國前秘書長潘基文是該論壇的嘉賓之一。陳序是前述論壇元宇宙分論壇的主席。

  從媒體到商業,他關注前沿科技的商業創新與戰略已近30年,積累了一長串的頭銜:從媒體前執行主編到Web3.0投資人,從國際國內多個協會和企業在元宇宙領域的專業顧問,到威尼斯元宇宙藝術年度展的策展委員等。

  但他認為,自己目前最重要的身份是零碳元宇宙和未來資產智庫——MetaZ的創始人。

  「我覺得,元宇宙必須建立在零碳(碳中和)的基礎上。因為它要消耗大量的算力。」近日,陳序在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專訪時說,「但我不是什麼元宇宙的原教旨主義者。元宇宙也不是唯一答案,而是目前技術條件下的較優選項。」

  在他看來,選哪一條路走,取決於對增長極限的理解和思考:人類社會面臨著資源、能源、環境、人口等因素的制約,未來,該往什麼方向走?互聯網的下一步是什麼?如何維持我們的進步或增長?

  元宇宙還沒來?陳序表示,這是很多人的誤解。「我們還處在它的早期階段,但你不能等到它完全成熟了才開始嘗試。」

  增長的極限

  現在似乎每個人都在談論元宇宙。而六年前,陳序就開始了相關探索。

  他當時創建的「讚賞」IP平台,將區塊鏈技術與版權眾籌結合。

  2016年5月,他們推出《太平洋大劫殺》一書的創新數字閱讀收費和收益模式,被稱為閱讀「B計劃」。讀者把相關鏈接轉發到朋友圈時,如果朋友打開該鏈接進行消費,原讀者會獲得部分收益。

  早在目前火爆的NFT(非同質化代幣或令牌,Non-Fungible Token)技術被發明前,陳序和「讚賞」平台的實驗,已經通過在區塊鏈上還是雛形的「智能合約」,讓創意內容生產者的複雜收益結算成為可能。

  陳序和他的智庫已持有超過100件加密數字藝術品和元宇宙相關的數字收藏品。

  他個人最喜歡的藏品之一是2017年發行的早期像素數字收藏品「加密朋克」。

  在剛結束的國際論壇上,他就選擇了「加密朋克」作為自己——元宇宙分論壇主席的頭像。

  而陳序的微信頭像是設計師黃河山創作的「禿力富」的形象之一。

  「禿力富」是藝術項目虛擬城市「禿力城」的房地產商人、土豪。這個賽博朋克風格的「禿力城」被認為充滿了中國城鄉結合部式的塑料詩意和魔幻,其部分房產在淘寶暫時顯示「已售罄」。黃河山自述,他覺得禿力城應該是在珠三角的某個加工廠很密集的地方。

  「加密朋克」項目一共發行了1萬個頭像,其在市場中的歷史交易額至今仍排名第一。排名第二的是「無聊猿猴」。

  2021年8月,信用卡公司VISA也入手一件「加密朋克」作品,為市場再添一把火。

  除了長期關注數字藝術品市場,陳序還在互聯網知識分享平台上開了兩門關於元宇宙的課程,粉絲眾多。

  陳序提及,自己對元宇宙的思考受到1972年一個智庫報告的影響,這份報告由知名國際智庫「羅馬俱樂部」研究發佈,名叫《增長的極限》。

  「這是個終極問題。我們遲早會遇到增長的極限問題,進入到一個平衡期、一個新的靜止狀態。那時候,我們還怎麼往前發展,以什麼質量和結構往前發展?」陳序說,大家想了很多辦法想要延緩增長極限的到來,被提及的解決之道幾乎都涉及科技。 而在這些方案中,我們看到,元宇宙無疑是一個新的非常重要的趨勢。

  在陳序看來,如果要給個定義,元宇宙是人們以獨立數字身份自由參與其中共同生活和工作的可能的數字世界。

  他說,我們還處在元宇宙的早期階段。「把現實世界數字化,這就形成了一個元宇宙。然後,人們根據想像力,會重構產生n個元宇宙。所有這些,是1+n的關係。1加上n,才是全部的虛實元宇宙,虛實相生。」

  亞馬遜雲科技公司(AWS)在最新一份的報告中提到,元宇宙不是現實的替代, 而是與現實世界並存的虛擬世界。該公司嘗試提供元宇宙的雲端解決方案。

  元宇宙這個詞語不是現在才提出來的,而是已經30年了。其間,陳序一直在關注前沿科技的商業創新和實踐。

  1992年,科幻作家尼爾·Stephen森在他的小說《雪崩》中首次提到了「元宇宙」(Metavese),還描繪了虛擬現實、數字貨幣等概念。

  近年來,元宇宙越來越熱。

  2021年3月,騰訊公司參投的「元宇宙第一股」Roblox在紐交所上市。4個月後,2021年7月13日,Roblox公司開發的《羅布樂思》正式全平台開放。官方介紹資料稱,該平台是一個在線3D社區,是大型多人在線遊戲創建平台,通過相關APP強大的編輯工具和素材,用戶可以盡情創作內容,並在虛擬社區中與夥伴一同體驗交流、共同成長。除了開發遊戲,該平台還能開發相關內容,用於教育等領域。

  2021年10月,互聯網公司Facebook(臉書)更名「Meta」,更貼近地蹭了元宇宙概念。

  NIKE、adidas等運動品牌公司也陸續發售虛擬商品,構建網上社區,積極布局元宇宙業務。

  2022年4月24日,李寧公司也官宣,入手元宇宙相關的加密數字藝術品——NFT作品:編號#4102的無聊猿猴(Bored Ape),並將開發相關的衍生品。

  而據媒體報導,國際知名的連鎖零售商Wall瑪也早已開始探索元宇宙,嘗試開發和銷售虛擬商品,甚至低調布局加密貨幣。

  新生產力和市場

  為什麼這麼多知名企業都盯上了元宇宙?

  陳序說,因為商機無限。

  他表示,元宇宙代表了新的生產力,它由創意驅動;元宇宙至少會帶來兩方面的變化:一方面,元宇宙會進一步推動人們的數字化生存。另一方面,元宇宙將創造一個新的市場,不僅帶動虛擬商品的消費,也將推動線下實體經濟的發展。

  27年前,1995年,美國計算機科學家尼葛洛龐帝的書——《數字化生存》(being digital)正式出版。他提出,人們交換的不再是原子,而是信息比特。

  陳序表示,互聯網早已開啟了人類的數字化生存之路,但目前的web2.0互聯網的壟斷、過度中心化、隱私保護不力、用戶數據被過度索取和利用等問題,讓人們心生不滿。

  元宇宙建立在以區塊鏈為基礎的web3.0上。區塊鏈的特點包括不可篡改的時間線和去中心化。用戶數據由個人保管。這將進一步激發人們數字化生存的積極性,進入新紀元。

  陳序表示,每個人在元宇宙里可以擁有很多個獨立的數字身份。這給參與者帶來極大的自由,也將帶來更多的虛擬勞動力和虛擬消費者,帶動更多的消費和生產。

  但更重要的是,元宇宙把原來產業鏈的價值中樞轉移了。原來的價值中樞是大機器生產和密集資本的投入。「即便你有再好的創意,沒有我的生產線,沒有我的資本,你能浮出市場的水面嗎?在工業化和中心化互聯網時代,從創意到可以售賣的商品,創意者只能依附於生產線,因此創意者的價值被嚴重壓抑和低估。」

  「我們總說,文化產業是我們的支柱產業,但從數據來看,好像還不夠『支柱』。因為,生產資料密集和資本密集的商業模式,肯定不會激發真正的創意生產力。」陳序表示,在元宇宙里,創意工作者成為了價值中樞。因為品牌是你建立的,你擁有自己的社區、粉絲和消費者。創意驅動生產。

  「這對文創產業來說太重要了!」他說,很多設計和創想將首先被生產成虛擬商品,推向元宇宙創造的巨大市場。某款虛擬商品被大家喜歡了之後,其中那些粉絲規模足夠支持實體商品生產的,可以再找合作夥伴,考慮在線下生產實體衍生品。

  此外,元宇宙中目前便捷的確權方式——NFT智能合約,以極低的確權費用,降低了市場交易成本,讓整個市場變得更活躍。更多人會獲得均等的市場機會,這將提高市場的流動性。

  陳序解釋說,NFT是數字世界里標記了數字資產的獨特性合約。

  以NFT方式「鑄造」的數字作品被稱為NFT作品。它被一份NFT智能合約包裹著。每個人都可以查閱其具體協議內容:它的創作者、它的註冊登記時間、目前的持有者、版權等的授權細節、收益結算方式等,還明晰記錄任何一次流轉記錄。

  在數字世界里,人們很容易拷貝一個數字作品。而NFT合約像一所房屋的房本,聲明了一個作品是獨一無二的,沒有複製品;也聲明了該作品的所有權人。

  對於兩件完全相同的NFT作品,人們通過查詢其NFT合約註冊登記時間的先後,就可以判斷誰是真跡,誰是贗品。

  這意味著,被相應NFT合約包裹的作品可以在市場上交易了。該合約也定義了誰有權出售該作品,誰有權獲得收益,以及每個關聯方的收益分成。區塊鏈會自動執行該智能合約的內容,分佣也實時結算。

  交易完成時,NFT合約上標記作品所有權人被更新,而作品的創作者不變,收益方式不變,授權內容不變。

  需要的注意的是,任何人在繳納一定的註冊登記費用後,都可以「鑄造」一個作品的NFT合約,卻鮮有人驗證他是否擁有該作品的版權、所有權。除了註冊登記時間的先後,更多的相關糾紛可能要通過司法途徑來解決。

  對於元宇宙這一新空間或新陣地的出現,商業品牌、營銷、展示、宣傳的方式和格局都將被改變。在數字孿生的汽車企業虛擬工廠里,你能遠程操控,或者模擬優化產線。

  陳序表示,在元宇宙里,互聯網仍將發揮巨大作用,但不是以資本集中、生產資料集中的方式,而是以分散的方式,把創意人才、創意能力、設計能力都變成產業鏈的上游,來推動經濟的發展。

  被改變的電商:「穿著它,穿越元宇宙」

  陳序表示,除了加密數字藝術和收藏品市場,元宇宙帶來更大改變的是與人們生活緊密相關的日常消費品市場。

  比如電商領域。網購是很多人每天的購物體驗。服裝企業知道庫存和浪費有多可怕。此前,人們可能要里網購很多件,才能挑到自己最喜歡的衣服。退換貨給快遞業增加了碳排放。這是商機,但也造成了浪費。

  未來,在元宇宙里挑選衣物、虛擬在線試衣,將非常常見。

  「比如,你在淘寶買了100件衣服,退來換去,最終只買了90件。在物流上還造成碳排放。但在元宇宙里,你可能先在網上試衣間挑選、試穿,最終你可能只買了10件衣服,實體的衣服。但你可能還會買90件、900件虛擬的衣服。因為你可能有好幾個數字身份要裝扮。」陳序說。

  「這件事情可能會顛覆我們現在所有互聯網電商的格局,」一個現在就能夠讓100萬人、1000萬人、1億人用上的技術,「應該是我們目前最看重的技術。」陳序說。

  顯然,元宇宙已經對運動服飾企業中產生了巨大影響。

  「穿著它,穿越元宇宙。」這是adidasOzworld網頁上的一句廣告語。

  2021年12 月 17 日,adidas在線發售名為「Into the Metaverse」(ITM)的NFT作品。前述作品中的虛擬形象,如無聊猿猴等,都穿著adidas的運動服。這些NFT作品除了可以兌換同款衣飾實物,還是相關線上社區的入場券。

  約五個月後,2022年4月29日,該公司通過Twitter發佈消息稱,該活動進入第二階段,前述NFT作品的持有者可以開始兌換同款運動服飾的實物。但同時要在線上「銷毀」該NFT作品。

  adidas還購買了虛擬土地,在構建自己的線上體驗館和社區。而它發售的NFT數字藝術品成了其元宇宙社區的門票。

  4月28日,運動品牌李寧也在微博上宣布,擁有了編號#4102的主理猿。這是上萬個無聊猿猴NFT作品之一。

  4月28日,Wall瑪旗下公司宣布成立內部創新部門,探索向元宇宙拓展業務方法,並與相關wed3.0社區合作。

  陳序說,元宇宙是尚未完全到來,目前還處在早期階段,虛擬現實技術也遠未那麼逼真,但你不能等它成熟時才開始嘗試。

  「我們經常在商業理論里講先發者優勢,對個人也好,對機構也好,先發者總是能吃到明顯的紅利。但到了後面,你只能去做一個follower(跟隨者),那麼,在這個市場裏面,你就是nobody,非常小的一份子。」

  「建設元宇宙的技術絕大部分都是相對成熟的技術。關鍵是在商業層面——比如,你要不要在元宇宙里建立自己的品牌。如果創意者成為市場的主導者,元宇宙就會成為新品牌爆發的新大陸。」

  做個有身份的元宇宙人

  「你想過在元宇宙里貸款嗎?」陳序問。

  陳序表示,如果要在元宇宙里貸款,那麼,抵押物是什麼?在元宇宙里交易的數字資產由誰持有?元宇宙里的數字社交如何開展?這些問題的答案背後,都需要元宇宙的參與者首先建立一個數字身份。而這個身份本身就是一類特殊的資產。

  「但大家建立一個元宇宙身份的意識才剛剛起來。」陳序說。

  有人說,在互聯網上,沒有人知道對方是一個人還是一條狗。陳序認為,這恰恰是目前互聯網沒做好的,而元宇宙可以通過去中心化的數字身份來解決。簡單地說,當一個數字身份每個月固定在電商消費一定量的商品,在各類虛擬社交中口碑良好,那對於電商賣家和社交用戶來說,並不需要去確認對方是狗還是人。需要分辨狗還是人的場景往往是網友終於要見面的那一刻,而那個場景,「不就相當於你準備向一個信譽良好的香煙鋪子購買理財產品嗎?」陳序解釋,「這本來就是完全不同級別和類型的風險。」

  陳序認為,元宇宙最重要的三要素是身份、價值和體驗。雖然完美的硬體設備可以帶來沉浸式、逼真的體驗,人們也在不斷改進技術,獲得更好的體驗,但最核心的要素是身份。一個人可以擁有很多數字分身,與個人線下身份無關的很多數字分身。為什麼一些NFT頭像可以賣得很昂貴?因為它是某種數字身份的象徵,是特定數字社區的通行證。

  陳序說,在元宇宙里,你可以有時候是一個酷貓(Cool Cats),有時候是一個無聊猿猴,有時候是垂釣者,有時候是個馬拉松長跑愛好者。不同的數字身份各自積累的資產,可以分別出售給他人。然後帶著錢,去探索別的領域。比如,目前海外有一個很火的跑步應用叫STEPN,其中的虛擬鞋子也成了一種數字資產。

  STEPN網站顯示,它們推出的App與Web 3.0生活方式相關。所有用戶跑步的里程、消耗的卡路里、數字社區成員數量等數字在網站上實時更新和公佈。在STEPN平台上,各種各樣的虛擬跑步鞋,作為虛擬商品在進行銷售。除了可以購買虛擬鞋,還有人出租自己擁有的虛擬鞋。

  在上述商業模式里,用戶的跑步行為被記錄下來,通過交易,轉化成資產。就這樣,數字身份積累的數字行為,被交易,就成為了數字資產。

  陳序表示,每個人都可以在元宇宙里註冊和擁有諸多數字身份,這給了人們很多自由,也帶來很多工作機會,創造了更多需求,帶來更多消費。

  不同的數字身份像不同的「面具」,在用戶直接體驗的應用層面,它不必依附於現實世界里真實的個人身份,也不必產生關聯。

  在《元宇宙——通往人類身份的解放之路》的講座中,陳序預測,在元宇宙中,不能帶來回報的數字身份將會被拋棄;人們將根據回報率來配置數字身份,而技術正在滿足這一需求。

  「如果元宇宙是一個趨勢,那麼早獲得身份,和晚獲得身份,是完全不一樣的。」陳序說。

  在目前以Web 2.0為基礎的網路世界里,人們往往在現實世界里積累影響力,然後遷移到網路世界。但對於Z世代來說,他們可能省略這一遷移過程,直接入駐元宇宙。

  陳序表示,中國的Web 3.0布局也在進行中,很多專家在參與。而在海外市場中,企業也在跟政府合作,探索如何將我們每個人的實體身份和線上的數字身份區隔、結合。

  以前,所有的網路虛擬身份都是互聯網公司、平台在管,即便註冊了一個帳號,它也並不完全屬於用戶所有。擁有超級許可權的運營方可以隨時關閉這一帳號。但在以區塊鏈為基礎的Web 3.0里,沒有任何個人或企業擁有這樣的超級許可權。

  針對壟斷、隱私保護、用戶數據的過度索取等問題,從Web 2.0到Web 3.0和元宇宙,從中心化到去中心化,把身份還給互聯網的使用者,把個人隱私數據的掌控權還給用戶,這是目前正在進行的互聯網變革要完成的事情。

  元宇宙為什麼必須零碳?

  為了有效應對氣候變化,著力解決資源環境約束突出問題,中國承諾,力爭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二氧化碳排放達到峰值不再增長;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通過植樹造林、碳捕集和封存利用等形式抵消自身產生的二氧化碳排放。

  這被稱為一場「備考」。

  2021年發佈的《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於完整準確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做好碳達峰碳中和工作的意見》明確,到2025年,單位國內生產總值能耗比2020年下降13.5%;單位國內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20年下降18%。

  到2030年,單位國內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5%以上。

  「元宇宙產業必須要建立在碳中和的基礎上。」陳序表示,換句話說,人類下一步的數字化生存必須是從碳中和基礎上生長起來;至於有人覺得,這個問題是不是早了一點?是不是可以先大力發展元宇宙,之後再去談污染問題?「絕不可能。因為這個才是元宇宙的正當性。」

  陳序認為,在元宇宙中,激增的對虛擬物品的消費,就是對我們創造與生產的一種真實消費,它們同樣會讓消費者在心理上產生真實的效用和獲得感。這對線下世界的能源和資源的消耗都會產生積極影響。

  陳序表示,與傳統行業相比,建立在Web 3.0基礎之上的元宇宙相關產業更容易計量能源消耗和碳排放,所以,在技術上更容易實現碳中和。在元宇宙里,區塊鏈上產生的所有資產,都會有對應的碳排放。計量之後就可以用購買碳證的方式,來抵消碳排放,實現可持續發展。

  元宇宙很遙遠?

  「這是很多人的誤解。普通人對元宇宙,尤其是在沉浸式體驗方面,有著過高的預期和想像,這反過來限制了他們立即參與的積極性。」陳序最後提醒,「千萬不要失去先發優勢!不管你想在元宇宙中成為什麼角色,先入場試試!」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