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布局!大城市15分鐘核酸「採樣圈」怎麼建?為何要建?

  作 者丨魏笑

  新冠肺炎疫情已持續兩年多,核酸檢測已經成為常態化防控的主要手段。雖然抗原檢測可作為核酸檢測的補充,但目前核酸檢測仍是「金標準」。

  隨著中國疫情防控進入應對奧密克戎病毒變異株流行新階段,5月9日,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召開電視電話會議,國家層面明確要求進一步壓實「四方」責任,落實「四早」要求,升級防控標準,提高應對處置能力。發生疫情地區要採取更堅決果斷措施,刻不容緩做到「四應四盡」,儘快實現社會面清零。要提升監測預警靈敏性,大城市建立步行15分鐘核酸「採樣圈」,拓寬監測範圍和渠道。

  據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通過公開信息梳理髮現,目前北京、上海、深圳、杭州等國內超10個城市已推出核酸檢測常態化措施,積極探索構建步行15分鐘核酸「採樣圈」。

  其中,截至5月5日,上海按照「固定採樣點+便民採樣點+流動採樣點」相結合方式,已在全市布局設置常態化核酸採樣點9021個,其中4500多個核酸採樣點已經布設完成開放;而杭州自4月28日起,開展「常態化核酸檢測工作」,全市將布設10000個免費核酸採樣點。5月5日,杭州市衛健委黨委書記、主任孫雍容在浙江省疫情防控新聞發佈會上介紹,當日杭州全市已設置核酸採樣點位9531個,採樣台位15963台,其中24小時開放的核酸採樣點達到50個,全市日均配置採樣人員達到8000人以上。

  那麼,為什麼要建設步行15分鐘核酸「採樣圈」?

  各個城市又是如何構建?

  這會帶來哪些影響?

  對此,暨南大學公共衛生與預防醫學系講席教授梁曉峰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指出,常態化核酸檢測是最省事,也最具經濟效益。

  「15分鐘核酸採樣圈,可以給老百姓提供便利,尤其是行動不便的老人,或者工作比較忙的職場人士等。」

  而深圳海普洛斯CTO陳實富也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建立15分鐘核酸採樣圈,這主要是為了提升疫情監測預警靈敏性,在疫情規模還極小的時候發現疫情,以較低的成本撲滅疫情。

  同時,專家們也均表示,儘管奧密克戎存在傳播隱匿性強的特點,但常態化核酸檢測可以儘早發現傳染源並從源頭上控制住疫情,基本可以杜絕大規模暴發疫情。

部分城市常態化核酸檢測點設置情況(數據來源: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根據公開數據製圖)

  常態化核酸檢測「更划算」?

  核酸檢測是精準防控的有效手段,也是主動篩查無癥狀感染者、落實「四早」要求的第一道防線。

  梁曉峰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指出,目前堅持動態清零的防控政策,核酸檢測肯定是最重要的措施之一,利於儘早發現,儘早控制。「15分鐘核酸採樣圈,可以給老百姓提供便利,尤其是行動不便的老人,或者工作比較忙的職場人士等。」

  而陳實富則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建立15分鐘核酸採樣圈,這主要是為了建立城市常態化核酸篩查,提升疫情監測預警靈敏性,在疫情規模還極小的時候發現疫情,以較低的成本發現一起,撲滅一起,盡量減少封城封區封路。如何在疫情規模還極小的時候就發現疫情,一方面靠精準的流調,另一方面就是靠常態化核酸篩查。

  「假如一個城市的總人群是一大片土壤,已查出來的感染者是土壤面上的樹,土壤里的細沙粒就是隱藏的感染者,密接流調循著感染樹的根須找到隱藏在地底下的感染者,但偶爾會有沙粒(感染者)並沒有和樹根須挨著,這些沙粒會快速地把身邊的土壤轉變為沙粒。通過類似常態化要求進行的大面積篩查,對土壤裏面的沙粒(特別流動性高的沙粒)進行無差別採樣,可能更好地發現樹根須之外的感染者,以疫情規模還非常小的時候,發現疫情並撲滅疫情。」

  另外,梁曉峰指出,常態化核酸監測的經濟效益也是最好的。因為一旦大規模流行造成封控,會造成就醫難等各種問題,以及該城市的經濟停滯,所以經過多方論證,常態化核酸檢測是最省事,也最具經濟效益的。

  據東吳證券研究所宏觀團隊研報指出,與封城相比,常態化核酸檢測已經在近期深圳和廣州的經驗中被證明是對抗奧密克戎疫情下更有效的手段。

  該團隊指出,實施常態化核酸檢測的成本低於封城造成的經濟損失。

  針對常態化核酸檢測成本。由於奧密克戎的高傳播性,4月宣布實行封控城市的人口達到了1.8億,佔比全國人口比例為13%,如果假設未來每個月全國涉疫人口都保持在這個比例,且常態化核酸檢測要求這些城市的居民每48小時核酸,根據國家醫療保障局辦公室印發的《關於降低新冠病毒核酸檢測價格和費用的通知》,多人混檢8元/人份的價格,全國一個月內因常態化核酸檢測所須支出為8*15*1.8=216億元。

  如果假設單人單檢和多人混檢各一半,因此作為該成本估算的上限,則根據最新單人單檢24元/人份的價格,全國一個月內因常態化核酸檢測所須支出為16*15*1.8=512億元。

  針對封控成本,如果不進行常態化核酸檢測,這個機會成本就是封控的經濟損失。與此同時,某一城市一旦實施封閉管理,其在封控期間也要進行每48小時的核酸檢測+抗原檢測。這對於當地財政來說也是一筆不小的負擔。

  通過初步的核算,在成本方面,大規模常態化核酸檢測的防控措施可能要優於定點式、高強度的封控措施。

  「群眾的配合度也很關鍵。隨著檢測頻率的提高、工作忙等原因,大家難免有些鬆懈,但從儘早發現傳染源的角度來看,大家應積極配合,同心協力堅持下去,否則漏了一個,都會造成較嚴重的影響。」梁曉峰稱。

  針對常態化核酸檢測成本能否再降低,深圳市首屆疫情防控公共衛生專家組組長、深圳市第三人民醫院院長盧洪洲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指出,未來自助式核酸檢測亭將根據人口密度分佈,家用自助式價格便宜的核酸檢測盒也有望廣泛性使用。其中,自助能大大節省人力資源,因此核酸檢測成本將能大大降低。

  值得注意的是,15分鐘核酸採樣圈的提出,對於核酸檢測上下游的企業是利好。陳實富表示,其實現在核酸檢測價格一降再降,在業務量不大的情況下,核酸檢測已經幾乎沒有任何利潤;只有在檢測規模較大的情況下,才能夠靠規模效應略有盈利。「目前這個政策,會提升城市常態化的核酸檢測量,對於企業提升檢測業務,保持正向利潤有較大價值。與此同時,也是企業通過自身檢測能力,為抗疫做貢獻的很好途徑。」

  如何打造15分鐘核酸「採樣圈」?

  2022年4月以來,據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梳理,國內已有超10個城市推行常態化核酸檢測措施,包括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太原、杭州、大連、武漢、無錫等地。

  盧洪洲在介紹深圳防控經驗時指出,深圳按每3萬人建設1個便民核酸檢測點的標準,打造「1530」核酸服務圈,推出「核酸點一鍵查」掌上服務,高峰時期全市便民核酸檢測點近7000個、投入醫護人員近3萬人,93.6%的社會面病例均在便民核酸檢測點成功「早發現」。用一周時間迅速建成6家口岸核酸檢測實驗室,對跨境司機實行核酸「快檢+普檢」,快檢出結果時間壓縮至90分鐘以內,為實現深港貨物全接駁之前的疫情防控工作提供了重要的技術支撐。

  盧洪洲表示,常態化核酸檢測是為了在國內還不斷有聚集性病例發生的情況下,可以第一時間發現,撲滅聚集性疫情。「這樣我們就可以保證動態清零,所以在幾十波出現過以後,都在幾天之內,甚至於更短的時間裏面就清零了。這是一個非常有效的經驗,而且花費相對比較低。」

  根據統一部署,目前上海各區將按照常態化、標準化、規範化、均衡化、多元化的原則,根據人口密度和功能定位,在居民區、交通場站、辦公區域周邊、學校、大型商超、大型戶外場所、建築工地等區域布局採樣點,構建「15分鐘核酸服務圈」,截至5月5日已布局設置常態化核酸採樣點9021個。

  為應對「外防輸入」壓力,太原自5月10日起進入常態化核酸檢測時間,對進入全市重點場所的人員,從嚴落實測溫、掃碼(場所碼、健康碼、行程碼)、查證(5日內核酸陰性證明)、戴口罩等疫情防控「四要素」。

  目前,按照「政府投入、社會參與、全民配合」原則,太原市共有四種常態化核酸檢測主要措施,即採用「固定採樣點+便民採樣亭+臨時採樣點+流動採樣車」相結合等方式,綜合各類人員採樣頻次,按照1個採樣點每天至少採樣500人,城六區共設置採樣點數量不少於2000個,其中小店區600個、迎澤區262個、杏花嶺區344個、尖草坪區234個、萬柏林區420個、晉源區140個,打造「15分鐘核酸檢測圈」,免費為群眾提供就近檢測服務。截至目前,太原市已設置2022個採樣點,5月9日已採樣733220人次。

  4月29日,杭州市衛生健康委黨委委員、副主任應旭旻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聞發佈會上指出,目前杭州按照群眾步行15分鐘能夠到達採樣點,排隊等候不超過30分鐘的原則,在社區重點公共場所合理設置核酸採樣點,方便群眾能夠就近就便採樣。原則上人口規模在3000人以上的小區要設立至少一個採樣點,人口較小社區結合實際情況統籌安排,規模較大人數超過500人的政府機關、企事業單位也應設置採樣點。5月5日,據浙江省疫情防控新聞發佈會上介紹,當日杭州全市已設置核酸採樣點位9531個,採樣台位15963台,其中24小時開放的核酸採樣點達到50個,全市日均配置採樣人員達到8000人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常態化核酸檢測中,便捷的核酸採樣亭將是未來趨勢。與傳統的核酸採樣工作對比,無接觸、可移動式採樣工作站/亭加強了對醫務人員的保護。核酸採樣工作站一般配備三種系統,即工作站內正壓新風系統,以便隔絕外部病毒氣溶膠;空氣過濾系統,以及病菌消殺系統。

  目前無錫已在4月30日全面落成啟用了全市2634個核酸檢測採樣小屋。此次是按照每3000人設置一個小屋的標準來布局,也就是每萬人配置約3.5個採樣點。

  據無錫市衛健委副主任刁文凱介紹,2600多座採樣小屋,數平米的空間里大有乾坤,空調、紫外線消毒燈等是標配,配有正壓新風系統的小屋佔到80%以上。「打開正壓新風系統後,小屋內部氣壓便高於外部,可以有效阻止外部氣流進入。醫護人員可以不用穿防護服工作,舒適度、安全性都能大大提高。」

  值得注意的是,因為各個城市規模、檢測能力的不同,常態化核酸檢測也需因地制宜。梁曉峰指出,如果人口密度不大,檢測點過於密集也會造成人力等資源的浪費,但原則是要方便群眾去檢測。

  對此,陳實富指出,採樣點的設置應該參考人群密度、地理位置等要素,應該重點關注人群流量大的地點。而且,維持一個採樣點是有些基礎成本的,例如需要採樣點硬體條件,需要安排醫護,需要派送物資和處理醫廢。所以,在人員比較密集的地區,設置採樣點,會相對划算。在一些人員相對稀疏的城市或地區,要建立15分鐘核酸採樣圈,其單樣本成本可能會偏高,如何科學規劃,提高樣點利用率,防止資源浪費,是很重要的點。

  另外,隨著疫情的動態變化,核酸檢測點數量也在變化。陳實富表示,以深圳為例,高峰期的時候,光是200萬人左右的深圳南山區,就設置了1000個左右的採樣點,目前疫情較為平穩,就會降低一些,但是全市依然有將近2000個免費的核酸檢測採樣點。所以,深圳可以說是早已經基本建設完成了15分鐘步行核酸採樣圈。常態化核酸檢測篩查,也為深圳疫情防控作出了重大貢獻,不止一次篩出社會面混管陽性,在疫情還沒有出現社區傳播的時候就已經撲滅了。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