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時代,我們如何通過音樂讀懂青年人?

作者 | 朋朋       編輯 | 范志輝

青年,不僅是一個人生階段,更是時代之間的文化共識。

在00后二胡傳承人陳依妙眼中,青年是對傳統音樂的時代擔當;在90后舞蹈家孟慶暘眼中,青年是從舞台開始的自我實現;在80后鉛球奧運冠軍鞏立姣眼中,青年是體育精神的奮鬥拼搏;在30后「兩彈一星」老兵孫振江眼中,青年是開創時代的強大力量。

時代各有不同,青春一脈相承。青年人始終是社會中最有生氣、最有闖勁、最少保守思想的群體,在他們的身上蘊藏了無限的變革力量。在五四百年之際,社會各界均關注到青年人群體的發展。

騰訊音樂也不例外。從音樂著手,通過一封「明日來信」喚起一代又一代青年人的情緒共振,讓大眾在一首歌、一句歌詞中聽到建團百年間自己的青年故事,更助力青年音樂人用音樂發出獨屬於這一代人的聲音與力量。

屬於青年人的聲音與力量

青年的命運,從來都同時代緊密相連。音樂作為青年的發聲媒介,更是天然有連接的。

早在4月8日,在共青團中央宣傳部指導下,騰訊音樂娛樂集團與中國青少年新媒體協會共同發起了《青年音樂文化發展計劃》,並開啟首期「明日來信」·五四青春歌曲徵集活動。

在五四百年的歷史節點,這應該是目前最大規模的一次以音樂為媒、連接各方社會資源共同關注青年音樂的活動。立足於青年音樂人的視角,此次活動邀請各方資源參与助力青年音樂人的發展,讓時代聽見青年人的音樂、看見青年人的故事。

徵集活動不到一個月,就收到5000餘首投稿歌曲,其中9首來自青年音樂人的原創作品脫穎而出,與活動主題曲《明日來信》、先導曲《向陽》一併收錄進同名合輯《明日來信》,於5月4日在騰訊音樂旗下QQ音樂、酷狗音樂、酷狗音樂多平台如約上線。

其中,在活動主題曲《明日來信》上線后,騰訊音樂聯合《人物》邀請到陳依妙、孟慶暘、鞏立姣、孫振江擔任時代樂評人,為歌曲寫下了第一封「樂評」。歌詞與人物故事相映成趣,旋律中的情感涌動與不同代際間的青年熱血相輔相成,使得歌曲的內涵愈加趨於完整。歌曲一經上線,也在五四當天登上了微博熱搜。

同時,在《明日來信》合輯中也不乏青年音樂人的優秀作品。歌曲《玻璃窗的雨點》由Z世代騰訊音樂人The Popest(鄧一洲)創作並演唱,近似眾人一同鼓掌打節奏的鼓點,輕快的旋律佐以「玻璃窗的雨點」的意象,無需贅言,聽眾就能將歌曲投射到自身上,回想到那些與音樂人共情的時刻。

成功入選專輯的騰訊音樂人「清華創作雙人組」祁一凡、胡皓聞帶來了歌曲《奔跑向明天》,歌曲中的青春感讓人夢回由清華校友領銜的「白衣飄飄的年代」,青春、少年、風華正茂,無論何時拿來譜曲,都帶著溫暖而深情的觸感。

儘管許多青年音樂人的作品還稍顯稚嫩,但是他們無不帶著一種獨屬於青年人的勇氣和魄力,大胆地表達自己對這個時代的所思所想,講述自己的音樂故事。

每個時代都有自己的困惑與使命,這些多樣化的青春,終將迸發振聾發聵的聲音。

青年音樂人,在等待更廣闊的舞台

據2021年騰訊音樂人年度報告顯示,95后及00后音樂人群體佔全平台音樂人超過一半。其中,新增00后音樂人同比增長55%,新增校園音樂人同比增長239%。

這些數據表明,青年音樂人不僅穩居頭部,不久的未來將集聚更大的能量,成為國內原創音樂的中流砥柱。這並非騰訊音樂人平台的「一家之言」,放眼全球,態度鮮明、風格多元的青年音樂人正在成為行業的中堅力量。

隨著音樂產業的中心從唱片公司轉向流媒體,互聯網音樂平台如今已然成為青年音樂人的主要陣地。而在互聯網大環境的變革之下,如何助力音樂人產出優質內容、實現職業生涯的可持續發展,兼顧青年音樂人自我表達的需求,也成為深耕內容市場的重中之重。

在傳統唱片時代,音樂人常常處於被動地位,在創作之外,所發揮的作用實則非常有限,只能將命運交由唱片公司。出道機會少、出道路徑長等成為音樂人的重要困局。進入互聯網時代,唱片工業力的下放,使得有才華的創作者獲得了自我表達的賦權,用優質的作品講述屬於這個時代的青年故事。 

以億元激勵計劃4.0、音樂人廣告計劃、同頻計劃等扶持計劃為著力點,騰訊音樂為音樂人打造了包括創作指導、藝人孵化、作品打造、宣傳推廣、版權保護、商業變現等在內的一站式立體服務體系,且不斷升級迭代,持續加碼。截至2021年第四季度末,騰訊音樂人平台入駐的獨立音樂人數量達到30萬,同比增長51%。

而針對青年音樂人宣傳渠道有限和表演經驗不足的問題,騰訊音樂人先後推出了面向在校音樂人的「你好,大學聲」廠牌、針對新生音樂人線下表演的城市原創舞台計劃「萬物可歌季」等策劃。

青年音樂人風格多樣、話語個性,騰訊音樂人還聯動遊戲、體育等熱門領域的騰訊系產品推出了多樣的徵集企劃等,不僅保證青年音樂人的話語表達,還基於深刻的市場洞察助推其職業發展。 

在建團百年之際,TME則在音樂領域持續發力,以「明日來信」·五四青春歌曲徵集活動導引年輕人走向更加主流的舞台。在支持青年音樂人表達自我的同時,鼓勵他們與時代互動,用音樂唱出這個時代的青春風貌。

歌曲《明日來信》觸動了橫跨70年四個不同世代的「樂評人」,正說明音樂始終是青年傳達自我、連接不同世代的重要媒介。青年的命運,從來都同時代緊密相連,而每一代青年人都有屬於自己和時代的「青春之歌」。 

《明日來信》MV中,邀請到了從20歲到85歲的6位時代見證人,其中問到讓他們一首歌來形容自己的青年時代。85歲的前鋼鐵工人選擇了《咱們工人有力量》,65歲的退休教師選擇了《花兒為什麼這樣紅》,還有47歲的企業家與《海闊天空》、32歲的互聯網工程師與《追夢赤子心》。不同的歌曲,其實也呼應了不同的時代議題。 

但是兩位Z世代的年輕人並未給出明確的歌曲,一位選擇下一首,一位決定選擇自己的原創。事實上,這兩位青年人的想法無疑與騰訊音樂的初衷相符,他們不為青年下定義,而是給予足夠的自由度讓青年音樂人來締造自己的「青春之歌」。

通過音樂人,聽懂青年人

談罷青年音樂人的表達,我們不妨來看看青年人欣賞的聲音。

五四青年節前夕,騰訊音樂數據研究院聯合多家平台發布了《2022年輕人心靈世界與精神消費白皮書》顯示,Z世代更偏好依據「喜歡的歌手」、個性化的「推薦歌單」來決定聽什麼。

音樂是「通往每個靈魂聖所的鑰匙」,而Z世代喜歡從有態度的青年音樂人作品中,找尋共鳴並完成自我表達,滿足並表徵其個性化的審美需要。

而面對快餐化、碎片化的互聯網時代,年輕人嘴上說著躺平,其實背後默默與世界建立積極的連接,並從中汲取能量更好地形塑自己。青年音樂人的崛起不僅為行業帶了新生力量,還為青年人的自我表達和時代發聲提供了出口。

今日最新發布的《2021華語數字音樂白皮書》顯示,在「百萬+」公共議題類歌曲中,由90后和00后音樂人演唱的比例高達76%,足以說明,青春音樂人成了聽眾和公共議題的溝通橋樑。同時,2021年約有50首公益文化新歌的年度播放量突破百萬,其中約10首進入「千萬+」頭部歌曲,其中建黨百年獻禮作品《萬疆》播放量更是成功過億。

換言之,藉由青年音樂人的多元化表達,哪怕是偏主旋律的主題,同樣能擊中人心,引發更多共鳴空間,也更有力量。

不論是與世界自然基金會、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等第三方公益機構發起的主題公益企劃,還是與故宮、三星堆等知名文博機構推出的一系列融合文化符號的國風音樂合輯,騰訊音樂始終以音樂為媒介,履行著大平台的社會責任,以優質作品擴大正向的社會影響力。 

與此同時,騰訊音樂也積極以技術創新拓展著內容體驗的邊界,更貼近Z時代的表達。5月4日,央視節目《奮鬥的青春——2022年五四青年節特別節目》播出的同時,央視攜手騰訊音樂虛擬社交平台TMELAND共同打造了首個數實融合虛擬音樂世界節目體驗,年輕歌手們在現實舞台跟虛擬會場的百萬「數字觀眾」們同唱共舞,打破了虛擬與現實的界限。 

由此可見,騰訊音樂在關注青年音樂人的發展的同時,也為平台帶來了更多符合青年用戶群體審美志趣的內容產品,賽博朋克、電子音樂、方言文化、古風民樂、有聲讀物、個人播客等多元化的音娛內容,持續滿足這一代青年人的音樂消費偏好。

踩准這個時代年輕人的審美偏好,讓更多的創作者和聽眾高效連接,無疑能帶動平台音樂生態和國內原創音樂更好的發展。而藉助這些真摯的音樂創作,當下青年人的精神面貌也得以被感知、被聽見,唱出了當代中國青年發自內心的最強音。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idonews@donews.com)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