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博物館中住上一晚:挪威建築展探索共同居住的未來

在博物館中住上一晚是怎樣的體驗?日前,挪威卑爾根科德藝術博物館的新展便邀請觀眾在大型裝置行走停留,甚至「住上一晚」,從而體驗共同居住的生活。展覽「鄰居:我們如何共同生活?」以出現在2021年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中北歐國家館的一件大型裝置為核心,探討未來的共住模式將如何使人們生活得更加愉快,在抵禦孤獨感的同時,應對氣候變化等問題。

在挪威,建築很少像現在這樣,在公共辯論中佔據如此突出的位置。這一公共關注的火花是否能夠幫助創造共同生活的新方式?位於卑爾根科德藝術博物館(KODE Art Museum,Bergen)的展覽「鄰居:我們如何共同生活?」(NEIGHBOUR: How Can We Live Together?)試圖探討這一點。

卑爾根科德藝術博物館
「我們共享著什麼」,大型裝置,Helen & Hard

展覽「鄰居:我們如何共同生活?」誕生於許多建築師開始構想後疫情時代的都市主義之時。對於尋求靈活性的年輕工作者們而言,共同生活顯得越來越有吸引力。另一方面,這種共同生活的模式也回應了更為平淡的現狀:孤獨、單身人數的增加、大城市中能夠讓室友共同居住的公寓的匱乏以及越來越高的租金。而疫情正在加劇這些現象的發生。

科德藝術博物館的主展廳呈現了由挪威建築事務所Helen & Hard設計的共同住宅裝置「我們共享什麼」,這件裝置由建築師們與挪威國家博物館合作,最初的版本亮相於2021年的威尼斯建築雙年展北歐國家館。木結構的住宅空間中提供了各種程度的隱私與公共空間,包括一個大廚房、公共書桌、遊樂區和私人卧室。

這件作品與Helen & Hard於2018年時在斯塔萬格(Stavanger)設計的由40個單元組成的全木結構住宅項目Vindmøllebakken頗為相似。

北歐國家館,2021年威尼斯建築雙年展
Vindmøllebakken
Vindmøllebakken

「我們試圖打破這樣一種觀點,即共同生活意味著犧牲自由,」展覽的策展人Sindre Nordås Viulsrød說道。為了強調這一論點,他邀請了Vindmøllebakken的住戶在為期4個月的展期中,在特定的時間段住到裝置中來。

「我們共享什麼」提供了一個不同於20世紀60年代至70年代的嬉皮公社的共居嘗試——當時公社的成員成員管理一塊土地,並把他們的收入集中在一起。它也不同於近年來湧現於舊金山、紐約與倫敦等大城市的所謂「承認宿舍」——那裡的居民租下時髦的帶傢具房間與共享區域及設施。與之不同,「我們共享什麼」基於北歐的共同居住傳統,在這種傳統中,居民擁有自己的私人住宅,但共享符合他們需求的公共區域。而在「我們共享什麼」中,他們使所有權更進一步,每個成員都在公共空間中擁有「股份」。

「我們共享著什麼」,大型裝置,Helen & Hard

「在我們已知的斯堪的納維亞合住項目中,人們或許有公共空間,但是沒有所有權,」Helen & Hard事務所的哈德·克羅普夫(Reinhard Kropf)介紹道。「你可以通過擁有這種美好而慷慨的公共空間來獲得那些建築上的便利。」

事實上,共同生活的概念可以追溯到早期的採集社會,而現代的共同生活模式採取了不同的形式,其中包括柏林的合作建房運動(baugruppen)——將人們聚集起來與政府共同投資蓋房;矽谷的「黑客之家」(hacker homes)——工程師們一起生活和工作。中世紀歐洲的一些共同居住項目旨在使女性更容易進入工作。西方世界的嬉皮士則將共同生活作為一種躲避核心家庭結構的生活方式。

Vindmøllebakken的公共空間

未來,在博物館的入口處,還將出現一些互動式的社區裝置,其中包括一個有遮蔽的木製圖書館和酒吧,將容納微型建築模型和關於社區生活的文獻。

與此同時,博物館的中庭將被重塑成一個論壇舉辦地,圍繞挪威建築的未來舉辦辯論會,舉行社區活動,慶祝節日。此外,展覽還將包括一場酷兒俱樂部之夜的臨時活動,以慶祝今年挪威男性間性行為合法化50周年。通過暫時地改變科德藝術博物館的空間,展覽希望證明,在博物館中提出的想法也有可能永久性地改變外面的世界。

展覽「鄰居:我們如何共同生活?」將持續至9月11日。

(本文根據archdaily、cnn、theartnewspaper等網站相關報導與可的藝術博物館官網信息編譯)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