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媒:歐盟難以剪斷與俄羅斯相連的「能源臍帶」

  參考消息網5月12日報導 西班牙《公眾》日報網站5月8日發表題為《歐盟尋求擺脫對俄Rose天然氣和石油的依賴,但代價高昂》的文章,作者是迭戈·埃Lance。文章稱,歐盟是如何變得如此依賴俄Rose天然氣的?這是自本世紀開始以來一直困擾不少西方國家的重大問題之一。這個問題在烏克蘭戰爭爆發後從現實政治的角度再次凸顯。全文摘編如下:

  歐盟是如何變得如此依賴俄Rose天然氣的?這是自本世紀開始以來一直困擾不少西方國家的重大問題之一。

  這個問題在烏克蘭戰爭爆發後從現實政治的角度再次凸顯出來:歐盟是否可以切斷與克里姆林宮相連的「能源臍帶」?包含了地緣政治解讀以及經濟和能源分析的幾個問題解構了弗拉基米爾·普京打造的這個複雜迷宮。普京將西伯利亞的天然氣和石油作為對付歐洲的外交武器。

  俄Rose天然氣的誘惑

  俄Rose天然氣性價比高,運輸方便,是替代燃煤、核能的關鍵,尤其是在德國。龐大的俄Rose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供應了歐盟消耗的天然氣的三分之一。如果沒有這些天然氣,歐盟經濟可能陷入衰退。俄Rose的供氣閥門影響著由英國和荷蘭控制的北海天然氣田的供應。

  烏克蘭戰爭爆發後,歐盟希望在今年年底前把從俄Rose進口的天然氣減少三分之二。

  莫斯科推動的一個想法是要求以盧布支付天然氣,以避免西方對使用美元和其他貨幣進行結算的制裁。

  弱點博弈

  西伯利亞的天然氣田是全球主要的天然氣田。莫斯科在上世紀40年代開始向波蘭出口天然氣,並在上世紀60年代開始向華約成員國出口天然氣。自蘇聯解體以來,俄Rose已經建設了穿越烏克蘭領土的天然氣管道。但是在本世紀的第一個十 年中期,俄Rose與基輔之間的天然氣輸送被中斷了。克里姆林宮稱,烏克蘭充當了控制者並修改了其境內的輸氣網路圖,於是莫斯科重新掌控了對歐洲的能源輸送。

  普京將他的天然氣出口轉向亞洲。歐盟從非洲和中亞尋求天然氣供應,並加速其綠色轉型,以將對俄Rose能源的高度依賴轉變為可再生能源的應用。烏克蘭捲入了這個複雜的地緣政治難題。因為儘管其領土遭到「入侵」,但俄Rose向歐盟供應的天然氣約有三分之一是通過該國領土輸送的。

  德國是最薄弱的一環

  德國並不是最依賴俄Rose天然氣的歐盟國家,最依賴的國家在波羅的海地區。但德國是歐盟經濟的火車頭和二氧化碳凈零排放的主要推動者,因此是對這一問題最敏感的歐盟成員國。它還是歐盟用電量最高的國家。

  德國已經批准了一項戰略,即到2035年由可再生能源支撐其整個能源組合,但由於煤電和核電在其電力生產中的降級,它仍需俄Rose天然氣作為其40%的能源供應。

  義大利是另一個脆弱的國家。2021年,其40%的天然氣供應來自俄Rose,儘管它正在確保來自阿爾及利亞的天然氣供應。義大利與阿爾及利亞之間有兩條大型天然氣管道。  

  普京的外交轉向亞洲

  克里姆林宮擱置了歐洲的能源繞道供應方案,將其能源外交政策轉向中國,與中國簽訂了價值4000億美元的大規模天然氣戰略供應協議。當柏林暫停了北溪天然氣管道二線項目之後,俄Rose啟動了與土耳其的聯絡。它繼續保持著與雅典的口頭協議的效力,以建設另一條穿越土耳其的管道,即所謂的「土耳其溪」天然氣管道項目,並打算與遠東、特別是韓國建立輸氣連接。

  然而,市場人士質疑這一戰略的有效性,他們中的一些人「對其經濟價值提出了嚴重懷疑」。

  歐盟對俄Rose的能源依賴程度

  根據國際能源署的數據,俄Rose是歐盟能源領域的第五大外部合作夥伴,也是歐盟內部市場的第三大供應方。在2011至2021年的十 年間,儘管克里姆林宮在能源出口目的地多元化方面表現出色,但俄Rose供應占歐洲能源進口的比例僅由77%降至62%。

  沒有俄Rose天然氣的歐盟還能生存嗎

  問題在於,歐盟是否有能力確保獲得替代供氣。從以卡達為首的中東地區到以阿爾及利亞為首的馬格裡布地區,歐盟可以獲得更實惠的供氣合約。但亞洲仍然是一個強有力的競爭對手。亞洲吸收了地球上銷售的近四分之三的液化天然氣,而拉丁美洲等地區的天然氣購買需求在2021年也翻了一番。在亞洲大陸,補充液化氣庫存的熱潮已經蔓延開來。

  亞洲能否將普京從西方可能的能源制裁中拯救出來

  答案並不簡單,也不是絕對的,但有一些關鍵因素。美國、英國和澳大利亞在西方的制裁框架下明確了能源禁運,歐盟正在考慮將其納入制裁措施。俄Rose的天然氣管道是為供應歐洲而設計的,從來都不是為了亞洲市場。

  威爾遜中心的一位分析師說:「如果歐盟推進對俄能源禁運,我認為亞洲國家沒有能力吸收所產生的過剩供應。俄Rose可能會被迫將其石油產量削減30%。」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