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大選出結果了,小馬科斯獲勝,杜特爾特宣布退休計劃

不得不說,2022年確實是一個「大選年」。

4月份,法國大選,馬克龍再次奪得總統寶座;

5月份,塞爾維亞大選開啟,巴西各總統候選人紛紛宣布參加今年10月的總統大選。

5月10日,韓國總統尹錫悅正式宣誓就職,幾乎同時,千里之外的菲律賓總統大選也出結果了。

小馬科斯與莎拉

9日,菲律賓大選正式開始,10日,96%選票的計票結果顯示,菲律賓聯邦黨候選人費迪南德·羅穆亞爾德斯·馬科斯(以下稱「小馬科斯」),已獲得超過3000萬張選票,得票率超過50%。

按照菲律賓大選簡單多數領先的規則,小馬科斯已勝券在握,接下來,就等著菲律賓選舉委員會和國會正式公佈結果了。

並且,與小馬科斯搭檔參選的杜特爾特長女莎拉,也以明顯優勢,在副總統競選中獲勝。

不出意外的話,下一屆菲律賓總統和副總統,將分別由小馬科斯和莎拉擔任。

據悉,此次菲律賓總統大選共有10名候選人參加,相應的也有10人角逐副總統一職。

從去年10月正式報名以來,隨著各候選人紛紛為競選造勢,支持率最為靠前的,除了小馬科斯之外,還有現任副總統萊妮·羅布雷多、「拳王」帕奎奧以及曾經的電 影明星、馬尼拉市市長多馬戈索等人。

但據目前計票結果來看,小馬科斯以獲得超過3000萬張選票的結果高居榜首,是其主要競爭對手羅布雷多的2倍多,結果已經沒有懸念了。

關於菲律賓大選,三大看點不容忽視。

小馬科斯

一,勝券在握的小馬科斯和莎拉,都不是「尋常之輩」。

先說小馬科斯。

他是菲律賓前總統費迪南德·馬科斯的兒子,現年65歲。

1965年,馬科斯贏得總統大選,時年8歲的小馬科斯跟隨父親一起住進了總統府。

儘管,小馬科斯從小便在其父親的光環下長大,後來也選擇了從政,但他小時候的夢想卻是成為一名宇航員或搖滾歌手。

如果說,沒有發生變故的話,小馬科斯應該會朝著自己的夢想前進。

但1986年,由於馬科斯政權被推翻,時年29歲的小馬科斯跟隨家人一起流亡到了美國夏威夷。

3年後,也就是1989年,72歲的馬科斯因病在夏威夷去世,結束了其飽受爭議的一生。

到了1991年,34歲小馬科斯結束流亡返回菲律賓,開始了從政生涯,先是擔任了北伊羅戈省省長,而後於2010年成功當選參議員。

2016年,小馬科斯競選副總統,但敗給了現任副總統羅布雷多,也就是他這次總統大選的主要競爭對手。

但這一次,在總統職位的角逐中,小馬科斯顯然已扳回一局,戰勝了羅布雷多。

小馬科斯

事實上,由於馬科斯任內的一些負面評價,一度令小馬科斯的從政之路「充滿坎坷」,甚至相對處於劣勢,最終能以壓倒性優勢奪得勝利,確實讓人意外,也的確挺不容易的。

當然了,也不可忽視的是,菲律賓的青年一代在馬科斯執政期間都尚未出生,再加上小馬科斯很好地利用了社交媒體,獲得了不少人的好感和支持,這也是其比較明顯的「加分項」。

此外,相比前總統之子小馬科斯,現任總統杜特爾特的長女莎拉,也同樣不簡單。

現年44歲的莎拉,曾在2010年至2013年間擔任菲律賓第三大城市達沃市市長,也是該市首位女市長。2015年,由於杜特爾特臨時決定參加總統大選,莎拉隨後接棒參選達沃市市長,成功當選並一直擔任至今。

需要注意的是,由於能力突出,莎拉一度是本次菲律賓大選中,支持率和呼聲最高的總統候選人。

請注意,是總統候選人,而不是如今的副總統。

杜特爾特與莎拉

不過,雖然民調支持率高漲,但莎拉一直沒有宣布競選總統,而是在最後關頭,選擇與小馬科斯一起搭檔參選,競選副總統一職。

因此,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小馬科斯當選總統背後,與莎拉存在一定的關係。

當然了,拋開小馬科斯和莎拉的「具體情況」不談,二人的從政履歷和執政能力都是有目共睹的,能贏得大選並不讓人意外。

看點二,贏得大選只是挑戰的開始,小馬科斯與莎拉上台後,將面臨三重挑戰。

挑戰1,應對新冠疫情,恢復經濟。

儘管,菲律賓近期的疫情狀況有所緩解,但過去3年裡,疫情給菲律賓經濟、社會造成的影響和打擊確實不容忽視的。

尤其是現在,嚴重的貧困和失業率,俄烏衝突加劇的供應鏈危機、全球能源價格飆升、通脹升級等等,都是小馬科斯必須要面對的嚴峻挑戰

因此,在此次大選中,菲律賓民眾也更加期待和看重,新總統能否帶領菲律賓走出困境,恢復民生、提振經濟。而這,也將成為小馬科斯與莎拉接下來的主要任務。

莎拉

挑戰2,如何彌合分歧,團結菲律賓民眾。

事實上,由於總統候選人眾多,民眾的選擇也是多樣化的。更何況,這場大選還被稱作,菲律賓近40年來最重要的一次大選,帶來的政治分歧和內部矛盾也同樣不可小覷。

因此,如何在大選結束後的「脆弱時刻」,彌合各方分歧,團結菲律賓民眾,合力應對挑戰,將是對小馬科斯和莎拉的一次重大考驗。

挑戰3,如何處理對外關係,應對日趨複雜的地區局勢與國際形勢。

當前,隨著美國持續推動「重返亞太」戰略,不斷鼓搗出「奧庫斯」聯盟和美印日澳四方機制等組織,令亞太局勢日益複雜。

尤其是,美國和菲律賓還有一項「訪問部隊協議」,這將給菲律賓和即將上台的小馬科斯政府帶去重大挑戰。

事實上,關於這3項挑戰,小馬科斯曾在競選期間承諾,若他當選總統,將創造更多就業崗位、吸引外國投資並改善農業設施和數字基礎設施,為菲律賓經濟復甦提供動力。

至於外交方面,小馬科斯也主張堅持獨立自主的外交政策。這與現任總統杜特爾特的對外策略,存在一定的「呼應」。並且,杜特爾特與小馬科斯關係不錯,再加上莎拉的存在,菲律賓的對外政策,應該不會出現太大的轉變。

當然了,國際局勢變數不斷,誰也無法預測,小馬科斯上台後的菲律賓會走向何方。

此外,同樣難以預料的,還有杜特爾特的退休安排。

看點三,卸任前夕,杜特爾特開始給自己安排「退路」了。

今年6月30日,杜特爾特的總統任期就將結束,按照菲律賓法律,他將無法再參加大選,但卻可以繼續從政。

去年,杜特爾特便釋放過「打算競選副總統」的信號,並準備與菲參議員克里斯托弗·吳一起搭檔參選。但最終,二人雙雙宣布退選。

如今,菲律賓大選大局已定之際,外界也更加關注——杜特爾特將何去何從。

9日,杜特爾特在老家達沃市的投票站投票時曾表示,卸任後他將回到達沃市,雖然他將成為一個平民,但仍會繼續為菲律賓民眾服務,就像他第一次當選達沃市市長時承諾的一樣。

也就是說,卸任後,杜特爾特將回到老家,至於是否繼續從政,他沒給出答案。但那句「繼續為菲民眾服務」卻留下了很大懸念,既有可能繼續留在政壇,也可能是真的成為一個平民,為民眾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但不論哪種可能,現年77歲的杜特爾特都確實是菲律賓有史以來,支持率最高的總統之一。

去年底,菲律賓民調便顯示,其支持率高達67%,只有15%的民眾對他感到不滿意。而該民調,還是在菲律賓疫情持續、國內經濟低迷的情況下進行的。

可見,杜特爾特在菲律賓民眾心中的份量,確實不輕。

接下來,且看杜特爾特還會有什麼安排,小馬科斯又會帶領菲律賓走向何方吧。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