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

全文3012字,閱讀約需6分鐘 

新京報記者 吳婷婷 編輯 劉夢婕 校對 薛京寧

「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在疫情防控中,「夫妻檔」「父女兵」「家庭團」「婆媳隊」……正成為朝陽區不少社區亮眼的志願者組合。在家裡,他們是至親,在社區疫情防控這場特殊的戰役中,他們是戰友,更是配合默契的搭檔。

━━━━━

「父女兵」:

一個維持秩序,一個錄入信息

牛玉江是朝陽區金盞鄉政府社區辦的工作人員,他居住的小區金盞嘉園D區因疫情被封控。5月3日,牛玉江到社區報到,就地轉為疫情防控志願者。社區的工作繁多且忙碌,牛玉江除了要給居民分發物資,還承擔了入戶摸排信息、維持核酸檢測秩序等工作。

5月3日晚從社區下班回到家,在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讀大二的女兒牛柯茹剛剛上完網課,牛玉江試探著問了一句:「閨女,去不去跟我當志願者?」沒想到女兒斬釘截鐵地回答:「好啊,我也參加。」牛玉江說,閨女打小膽子小,沒想到在疫情當下能有這樣的勇氣。「孩子長大了,懂事了,知道遇到事情需要擔當。」對於女兒的決定,牛玉江十分欣慰。

5月4日,牛柯茹和父親一起出現在社區志願者的崗位上。按照工作分工,牛柯茹是核酸檢測信息錄入人員。當女兒穿上「大白」服,戴上口罩、面屏和帽子,牛玉江差點沒認出來, 「那天我和女兒都分在核酸檢測的第五組,我負責維持秩序,要是她分在其他組,說不定我就認不出她了。」

▲牛柯茹(左)和父親牛玉江作為社區志願者參與疫情防控。受訪者供圖

從那天開始,只要牛柯茹沒有網課,她都會和父親下樓做志願者,錄入信息、核對信息,每個工作環節都一絲不苟。牛玉江看在眼裡,心裏喜滋滋的,這是他和女兒共同的一段特殊工作經歷,在這裏,他們是父女,更是同事、搭檔。

牛柯茹性格文靜,不愛張揚。牛玉江用手機拍下女兒的「大白」照,並且把和女兒的合影分享在微信朋友圈裡,沒想到瞬間就獲得了50多個讚。「我原想以這種方式鼓勵女兒,沒想到居然有那麼多人關注,我們都有些不好意思。」牛玉江笑著說。

━━━━━

「家庭團」:

一家三口都是「小藍」志願者

在金盞嘉園B區,老黨員王雪梅和女兒劉欣月、女婿孫磊,一家三口也當上了志願者。王雪梅告訴記者:「頭天晚上,我就和孩子們商量,小區管控了,你們也沒法去工作,咱要不去當志願者,為社區出點兒力。」王雪梅的提議得到了女兒和女婿的支持。5月3日早上6點,一家三口就出了門,到社區領上藍色防護服,正式「上崗」了。

▲王雪梅和女兒劉欣月、女婿孫磊,一家三口在社區當防疫志願者。受訪者供圖

王雪梅在核酸檢測點維持秩序,孫磊則主動將B區居民的就醫購藥任務攬了下來,細緻耐心的劉欣月在現場指揮部承擔起了物資發放的工作。雖然一家人都在社區工作,但平時碰面的機會並不多。

為居民代買藥的活兒不輕鬆,上午孫磊要挨家挨戶收集居民的購藥信息,整理好後交由醫療組外出購藥;下午藥品採購回來後,他又要對照表單一家一戶把藥送給居民。送藥是個精細活兒,不能有絲毫差錯,孫磊有時候得忙到夜裡十一二點。

在王雪梅眼裡,女兒劉欣月跟個假小子似的,性格直爽、幹活利索。在社區當志願者,劉欣月沒喊過一次苦。每天早上到崗後,劉欣月先發放醫務人員的防護服,一切妥當後,她又要忙著去給保安人員送餐。之後,社區哪個崗位缺人,熱心的劉欣月都會主動過去幫忙,是個眼裡有活兒、手腳勤快的志願者。

每天中午,一家三口在小區裡湊在一起吃午飯,午飯是社區提供的盒飯,這是一家人忙碌一上午之後難得的見面時光。王雪梅說:「中午其實有回家休息的時間,但是我們都穿著藍色防護服,回家再出來就得重新換一身,感覺挺浪費的,所以乾脆中午就不回家了。」

午餐時,王雪梅一邊吃飯一邊叮囑著女兒、女婿,兩位年輕人則心疼地提醒母親別太操勞,下午忙完了就先回家,不必等他們。簡單吃完午飯,一家三口又分開了,繼續在各自的崗位上忙碌。

━━━━━

「夫妻檔」:

花甲之年,攜手抗疫

在朝陽區十八里店鄉,有一對「檸檬黃」夫妻——王波和杜玉珍,他們已經當了11年文明引導員。

周庄嘉園東里B區被封控管理後,王波和杜玉珍第一時間聯繫社區,和其他引導員一道參與到社區防疫中。在沒有核酸檢測任務的時候,他們主要負責將大門口的快遞按照樓、單元進行分區擺放,並將居家不能外出居民的快遞消毒後送上樓;對於封控的樓宇,他們就將快遞在管控區門口與保安交接。

▲從「檸檬黃」到「抗疫白」,王波和妻子杜玉珍在社區為居民服務。受訪者供圖

周庄嘉園東里B區為六層板樓,社區志願者們經常需要爬樓為居民服務。杜玉珍今年58歲,王波今年62歲,在給居民派送物資時,他們和其他志願者一樣拎著20多斤的蔬菜包、沉甸甸的快遞往樓上走。

在杜玉珍看來,自己和老伴兒的年齡不是問題,身體也能扛得住,「我們當引導員的時候一站也差不多一上午,可能是練出來了。」每天早上6點半出門,中午稍微休息一會兒,忙碌到晚上9點來鍾回到家。社區的工作千頭萬緒,志願者們都恨不得有三頭六臂,能夠更早一些、更快一些把居民的物資送上樓。

杜玉珍家裡養了四隻可愛的小狗,每次出門,小狗都黏著她不讓走。杜玉珍沒轍,只能像哄小孩兒似的哄小狗,嘴裏說著:「現在疫情防控任務那麼重,我沒時間照顧你們了,等疫情好了,再帶你們下樓玩吧。」為小狗們準備好食物和水,杜玉珍和王波便出門了。

杜玉珍有個願望,這就是等疫情緩和、封控解除了,她和老伴兒好好休息休息,然後帶著家裡這幾隻「小家庭成員」出去遛遛。「疫情這幾天只能讓它們在家裡玩,不過我相信過不了多久,疫情肯定能過去,到時候再撒歡兒吧。」

在大屯街道安慧北里安園社區居委會院外的核酸檢測點,也有兩名60多歲的志願者,他們既是並肩抗疫的戰友,又是相濡以沫的夫妻。志願者楊培勇告訴記者,接到社區招募志願者的通知後,他和妻子楊麗珠立刻報了名。楊麗珠說:「我們退休在家,想著發揮餘熱,為人民出一份力。今後只要社區有需要,我們一定還會繼續參與。」

▲戰「疫」夫妻檔,楊培勇和妻子楊麗珠。受訪者供圖

━━━━━

「婆媳隊」:

婆婆既是志願者,也是家裡的「後勤部長」

太陽宮社區的社工許靜有一位強大的支持者,就是她的婆婆朱芳琴。

疫情來襲,許靜和丈夫一個在社區做疫情防控,一個去其他社區支援核酸檢測,兩口子常常忙到晚上十點多才能回家。「婆婆是我們的後勤部長。我的兩個孩子現在在家裡上網課,她管著孩子的一日三餐、學習、洗澡、睡覺……有時候我和老公回家晚,他們都已經睡了。」許靜說,正因為有了婆婆的付出,她和丈夫才能全身心地投入到疫情防控工作中。

朱芳琴是一位老黨員,不僅把家裡張羅得井井有條,更熱心參加社區志願活動。許靜的兩個孩子有時送去姥姥家,這時候朱芳琴也沒歇著,她常問兒媳婦的一句話是:「我看你們社區真是太忙了,有什麼需要我做的嗎?」就這樣,朱芳琴在太陽宮社區也當上了志願者。

▲朱芳琴在社區核酸檢測中做服務保障工作。受訪者供圖

在社區核酸檢測中,朱芳琴的工作是維持現場秩序,提醒居民保持兩米線。許靜在工作時常常能看見婆婆在崗位值守,她總跟婆婆說,「媽,您抽空多休息,別太累。」朱芳琴則笑著安慰兒媳婦:「我沒事,你忙工作,不用惦記我。」

在許靜的心目中,婆婆就是自己的榜樣,「我婆婆是老黨員,做事特別認真、敬業,我正在努力向她一點點靠近。」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