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崗自動駕駛行業這些年 他們希望用科技改變生活

隨著自動駕駛技術的發展,安全測試員逐漸成為一種新興的製造業人才。北京在《加快新型基礎設施建設行動方案(2020-2022年)》中提到,推動人工智慧等新一代信息技術和機器人等裝備應用,多層次地促進人工智慧人才培養體系的建成。近些年隨著無人車技術的興起,無人配送車測試安全員也成為一種隨新技術而生的新職業。本期《青春派·職場》將聚焦這一新型就業群體。

在無人駕駛車領域,美團和小馬智行分別是「載物」和「載人」方面在北京最為先進的兩家公司。本期採訪的兩位測試安全員,分別是小馬智行安全員劉濤和美團自動配送車安全員游國棟。讓我們來聆聽他們的職場故事。

案例

從軍車駕駛員到自動駕駛安全員

小馬智行劉濤: 期待自動駕駛走進大眾

4月28日,北京發放「無人化示範應用道路測試」通知書,小馬智行和百度獲批,獲准向公眾提供「主駕駛無安全員、副駕有安全員」的無人駕駛車出行服務,即自動駕駛計程車(Robotaxi)。劉濤是小馬智行的一名工齡3年的安全員。曾從事軍車駕駛的他有著安全員必須具備的各種素養——豐富的駕駛經驗、高度的安全意識以及良好的心理素質。3年來,他在安全員的崗位上看到了公司技術和自動駕駛行業的不斷進步。

運營時間覆蓋早晚高峰

安全員按班次來回倒班

目前,小馬智行已在北京、廣州等多個城市開啟主駕「去安全員」的無人化測試,並逐步擴大測試範圍、時段及車輛規模。4月28日,小馬智行取得「無人化示範應用道路測試」通知書,獲准在北京市亦庄經濟技術開發區60平方公里核心區開展無人化Robotaxi。該區域內的北京市民可以通過現有的自動駕駛移動出行服務應用PonyPilot+ App呼叫到一台主駕無人的自動駕駛車輛,去往亦庄的多個地鐵站口、公園、體育中心等公共設施,以及重點商圈和住宅小區。

在亦庄核心區,小馬智行Robotaxi的運營時間覆蓋了每天的早高峰和晚高峰。「我們的運營時間是早上8點30分到晚上22點30分,這個時間段劃分為多個班次,我們的安全員會按照班次來回倒班。周末和節假日也可以來乘坐我們的Robotaxi。」小馬智行有關負責人告訴記者。

從軍車駕駛員

到「自駕安全員」

3年前,在部隊待了8年時間的劉濤入職小馬智行。在部隊時,他是一名軍車駕駛員,這為他積累了豐富的駕駛經驗。機緣巧合中,他從軍車駕駛員崗位「無縫銜接」到同樣將安全放在第一位的自動駕駛安全員崗位。

劉濤告訴記者,入職安全員崗位要求多年的駕齡。「這個駕齡不是指你的駕照上顯示的年頭,必須得有豐富的道路駕駛經驗才算。」劉濤說。正式入職之前,公司也會對他們的駕駛能力、反應能力等進行系統培訓與考核。入職後,每個季度都有考試,「要保證我們安全員團隊始終在安全意識上處於緊繃的狀態,並且在技術上不斷地提高。」

3年的工作經驗,劉濤體會到,作為安全員必須要膽大心細。「我們有時候會在測試中設置較極端的場景,這時候安全員就必須要膽大,還要心細,在確保不發生安全事故的同時完成測試任務。」劉濤說,「所以光有豐富的駕駛經驗是不夠的,必須要能準確判斷道路情況,在很短的時間內做出是否接管的決定,這就很考驗安全員的綜合素養了。」

從主駕駛轉移到副駕駛

需要更快的預判和反應

坐在副駕上進行道路測試,是否意味著安全員的工作相當輕鬆?劉濤果斷地給出了否定的答案。

「汽車自動駕駛的過程中,安全員並不是放鬆的,實際上比自己開車更需要集中精力。」劉濤告訴北青報記者,比起坐在主駕上開車,副駕上的安全員需要對汽車駕駛的情況、路面狀況等進行預判,並在必要時刻人工介入,這需要安全員精神上保持高度集中。「你需要預判,這輛車在下一個場景會做出什麼動作。還有其他交通參與者的行為,比如有些不遵守交通規則的外賣騎手,或是惡意加塞的車輛。」

在「主駕駛無安全員、副駕有安全員」的無人化測試許可出台之前,劉濤的無人車測試工作主要在「主駕駛」上進行。從主駕駛轉移到副駕駛,安全員無法直接通過踩油門、把控方向盤接管,而是在做出接管決策後,先利用副剎車將行駛中的車剎停,這就需要更快的預判與反應,「很考驗安全員的道路測試經驗和個人心理素質。」劉濤說,「但幾乎已經很少會遇到接管的情況了。」

在道路測試的過程中,除了人工介入駕駛外,劉濤還要隨時監控車輛系統性能並及時反饋,為車輛系統的技術完善提供支持。

被車輛自動處理反應驚訝

期待自動駕駛能早日普及

回顧這3年從事安全員的歷程,放眼整個無人車行業,劉濤感到既幸運又自豪。幸運是針對進入行業的契機而言的。他說,自己並不是名校畢業的大學生,卻憑藉著駕駛經驗得以進入自動駕駛這一前景廣闊的高新技術產業,如今的工作環境也很讓他滿意,這讓他感到很幸運,也很感激公司給他的機會。而自豪針對的是自身與公司、與行業的連結。在安全員崗位上堅持3年,不言放棄,以自己的力量推動著行業的發展,讓他感到很是自豪。

劉濤回憶,他曾在測試過程中為車輛的自動處理反應感到驚訝,由此強烈感受到公司技術的飛快進步。「當時我已經判斷了道路的情況,做出接管的決定,但車子隨後的自動反應很讓我意外,處理下來非常平順,我自己都被驚到了。」劉濤說,「感覺我們的技術進步得太快了,所以現在我對我們的技術非常信任。」

與此同時,劉濤並不將自己框在安全員的工作中,他知道,總有一天自動駕駛不再需要安全員坐在副駕。而在做安全員的同時,他也學到了不少技術方面的知識和技能,他期待著未來這些收穫把他帶到其他的崗位和領域。

「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自動駕駛就不需要安全員坐在副駕駛上了,自動駕駛也會真正融入大家的生活中,我希望這一天快點到來。到那個時候,我希望自己能夠參與幕後的一些工作,與技術研發人員一起,繼續推進自動駕駛這一行。」

文/本報記者 溫婧

實習記者 辜曉曉

故事

從外賣小哥轉崗自動配送車安全員 游國棟成為美團自動配送車上海抗疫保供車隊一員

負責最後一公里配送 他被稱為「城市擺渡人」

1987年出生的游國棟在美團已經工作6年了。游國棟2016年開始做美團外賣小哥工作,2021年年底,他通過內部競聘轉型成為自動配送測試安全員。游國棟日常在北京負責自動配送的測試工作,這些自動配送車像是他的工作夥伴,他的職業能力在跟車輛的技術能力同步提升。

層層選拔成為首批測試安全員

從2016年開始,游國棟一直從事美團騎手的工作。2020年,他看到了美團自動配送車的招聘,通過層層考核,2021年正式成為了美團自動配送車的一名安全員。

游國棟是第一批美團自動配送車測試安全員,他告訴北青報記者,當時自己參與面試時發現,一同競聘的人多以剛畢業的大學生為主,還有一部分是像自己這樣有著外賣從業經歷的騎手。他們需經過兩輪考試,第一輪主要是面試,針對理論問題進行考核;第二輪是路測,主要是對路面情況、實時突發情況和駕駛技術作考核,30多個人考核之後會剩下5個人左右,然後再經過一個半月的理論和技術培訓才可以正式從事自動配送測試安全員工作。

作為一名測試安全員,游國棟的日常工作內容包括:收集自動配送車測試數據並上報,負責緊急情況的簡單處理等。此前,他已經經過一整套完整的訓練,包括掌握車輛構造及簡單原理、車輛遙控操作、突發情況處置等。每天,這些自動配送車在進行公開道路測試時,游國棟不僅要觀察自動配送車的反應,還要在突發情況下幫助它們避險。最終,他要把這些數據和情況都上報給研發人員,方便進一步提高自動配送車的性能。

「比如自動配送車在非機動車道上行駛時,遇見坑窪或者轉彎等特殊情況時會產生顛簸,遇見路障時剎車反應時間較長等,可能這種一般司機看起來很簡單的情況,在自動駕駛技術落地初期就需要特別關注,並不斷進行技術優化。」游國棟說。

在自動配送車的數據收集階段,會有和騎手送單一樣的模擬場景,從取單環節開始再將東西裝到自動配送車上,再核實信息,最後交接貨品,這一系列流程同遊國棟以前的工作內容相似,這也正是他的優勢所在。游國棟告訴記者,現在自動配送車已經在學校、社區等場景廣泛應用,隨著技術的發展,未來會投入到更多的實際生活場景中。

負責最後一公里配送運營

今年4月2日,游國棟主動向公司報名馳援上海,作為美團自動配送車上海抗疫保供車隊的一員,跟隨其他31名同伴奔赴上海支持抗疫。

4月3日凌晨,他們作為第一批支援團隊率先到達上海。在保供車隊裡,游國棟主要負責自動配送車落地社區的最後一公里配送運營工作,隸屬於運維小組。自動配送車需要運維人員提前做好調試,熟悉小區附近路況,並在小車進入社區之前對志願者進行車輛操作、維護等培訓。除了社區等封閉區域的運營外,自動車還會協助美團買菜的部分站點進行站點到社區的物資配送工作。運維人員將物資從美團買菜門店裡裝到自動配送車上,再由車輛將物資送到社區。這些是游國棟以及整個他所在的運維小組來到上海後一直在做的事。

截止到目前,美團自動配送車已經在上海瑞金醫院、復旦大學、跨采方艙及多個社區落地,配合進行菜品等生活物資在最後一公里的配送落地。游國棟告訴北青報記者:「因為時間太緊迫任務很嚴峻,容不得我們一時半刻的懈怠,我們要盡我們最大的努力完成好任務。」

游國棟說他們騎手的想法很簡單,訂單是能多拿一個就盡量多拿一個,能夠快一分就盡量快一分,這樣可以大大減少用戶等待的時間。游國棟說,自己特別感動的一件事是,有一次,自動配送車到達小區門口之後,志願者連忙說:「你們不要進來,這裏面太危險了。」他說,自己聽了這句話眼淚都要落下來了:「因為有人能夠替你著想,替你的安全去考慮,真的太令人感動了,謝謝美麗的志願者。」

在上海抗疫的日子里,游國棟積累了很多關於美團自動配送車的運營經驗,也通過社區、大學、方艙醫院等多個地點場所的實際模擬發現了在實際操作中的一些問題。目前,他們的美團自動配送車配送物資已超40萬單,據計算,目前在上海的自動配送車全部投入使用的情況下,單日配送產能近2萬單,大大降低了一線志願者的工作壓力。

希望用科技改變生活

在游國棟作為騎手和自動配送車安全員的幾年時間里,因為出色的工作,他獲得了多項榮譽。他曾是部隊服役八年的老兵,也是國慶70周年群眾遊 行方陣中的一員,還是2022北京冬奧會的火炬手。在日常工作之外,游國棟還會用影片日記的形式,記錄自己的日常工作,讓更多人了解自動配送車和測試安全員這個新職業。

目前,美團的這些自研自動配送車已經在北京市多個區域內落地,2017年12月美團第一代自動配送車「小袋」正式誕生。2018年3月美團自動配送車第一次在北京朝陽大悅城落地測試運營。2020年初疫情暴發,美團自動配送車在北京順義買菜業務落地配送生鮮。截至2022年3月,自動配送車服務在順義室外全場景累計配送超過150萬訂單,在北京順義區目前達到日均配送1000多單。

相對於普通的騎手,自動配送車的優勢之一是可以減少人員之間的接觸,另一個是可以提高單次載重量。「從小區門口開始,我們的騎手就可以直接把物資和訂單放進自動配送車中去,自動配送車可以直接開到單元門下。」游國棟說。

他說,經常看到有人在小區裡或者在網上討論自動配送車,大家都用「高科技」、「可愛」這樣的詞形容它,大家也把自己親切地稱為城市擺渡人。正是這樣親切可愛的形容詞,讓游國棟對自己的工作生出無限的敬意,也讓他加倍投入到自己熱愛的測試安全員工作中。

問及後續打算,游國棟告訴北青報記者,他將繼續從事美團自動配送車測試安全員的工作:「自動配送測試安全員這個職業一定要繼續做下去,科技會持續改變這個行業,改變我們的生活」。

文/本報記者 溫婧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