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很多大學越來越像高中了?

原創 李俊 南都觀察家

李俊,同濟大學教育現代化研究中心研究員

全文約3500餘字,閱讀約需7分鐘

許多學生進入大學之後,還沒來得及審視自己的興趣和稟賦、沒有認真思考未來的諸多可能性,就被裹挾進入激烈的競爭之中。本科的整個學習過程都在承受考研或保研的壓力,好奇心所驅使的、相對自由的探索被大幅度壓縮。

「內卷」這個從人類學借來的詞,本意是「沒有發展的數量增長」。近年來忽然「出圈」,常用來指「沒有意義的,不能使人發展的競爭」,很多時候進一步簡略為「卷」。

大學就是這種「卷」的重災區。

一方面,學子們努力學習各種課程,爭取在考試中獲得好成績,拼績點;或者參加各種活動和競賽,爭取獲得獎項和頭銜,拼榮譽;或者投入更多的時間準備考研,拼將來的學歷。研究生錄取分數線的不斷提高,就是激烈競爭最為顯著的徵兆之一。

另一方面,儘管激烈競爭促成的「努力學習」有可能會提高學生們知識記憶的數量——但不一定是水平的提高。

而內卷程度的不斷增加,也日益導致一些嚴重的問題:對已經掌握的知識重複地投入太多時間,可能對學生的好奇心產生負面的影響,並破壞他們探索新知識的能力、邏輯判斷和推理能力、以及創新能力;同質化的競爭對幾乎所有學生都構成了額外的壓力,焦慮情緒日益蔓延,大學生發生心理問題的現象愈發廣泛、程度愈發嚴重;與此同時,許多學生對於大學及自己未來的發展感到迷茫和困惑,一部分毫不思考地投入瘋狂的競爭,也有部分學生選擇「躺平」,退出這種內卷的狀態。

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了大學學習日益嚴重的內卷?已有的分析主要聚焦大學本身及就業形勢的變化。核心觀點是,大學生人數的持續增長,使得本科學歷不再那麼稀缺,更多學生希望提升學歷以找到更好的工作,加上經濟增長放緩帶來的就業形勢變化,考研和保研的競爭日益變得激烈。

這一觀點很好地刻畫了宏觀形勢變化的影響,指出了內卷的主要外部原因,但對於學生選擇的內在機理缺乏分析。作為一名高校教師,我嘗試結合自己的教學經驗,從教育學的角度對這一問題做一些分析。在我看來,大學內卷日益嚴重,除了大學生數量增加和就業形勢的變化等原因外,大學生們過往所受的教育也有重要的影響。

▌中學教育塑造的學習生活方式

升學考試的激烈競爭及其帶來的巨大壓力,在中學階段塑造了億萬學生的學習乃至生活方式。

從目標的設定上看,絕大多數中學階段的學子都將「考上某一層級的高等學府」設定為自己的目標。但這一目標在很大程度上是被社會主流賦予學生的,是被外在力量認定乃至規定的。在學生智力尚未充分發展、社會經驗相對缺乏的情況下,學生多是被動接受這個目標(乃至同化認為這是自己「選擇」的目標),個體很難對這一目標有充分審視和反思的機會。

從學習的方式上看,多數學生將飲食睡眠之外的絕大部分時間用於規定內容的學習上,缺少閒暇和自由的探索。許多人變得習慣於在外部環境的重壓之下才能認真學習,習慣於他律而非自律,而以應試為目的的學習,又消磨了許多興趣和求知慾。

此外,中學階段的學習還蘊含著一些價值傾向,並由此塑造了億萬學生的態度與價值觀。為了幫助學生投入更多的精力學習、更好地應對激烈的考試競爭壓力、取得更好的成績,學校、教師、家長和學生個體都強調勤奮和努力的積極作用,並在此過程中賦予「為確定的目標而勤奮努力」這一品質以極高的價值;與此同時,則儘可能地弱化青春期學生自由探索的嘗試,讓其將時間和精力聚焦在考試所規定和要求的方向上,以避免對成績造成負面的影響。

長期如此,在無數學生的意識中,一種強調勤奮努力、弱化自由探索和提出疑問獨立思考的道德和價值觀逐漸形成並不斷強化,學生們將勤奮看作是最為珍貴、重要的品質,而自由探索和反思的價值則在很大程度上被淹沒或忽略。

▌過往教育對大學階段學習的影響

進入大學之後,高中階段已然形成的學習和生活方式在繼續影響和塑造著大學階段的學習和生活。對於許多學生而言,之前的目標已經(部分地)實現,理應開始自由地探索自己的興趣,思考人生的目標以及未來的選擇,但這個過程常常伴隨著迷茫、困惑乃至痛苦。

找到一個更加適合個人稟賦、偏好、興趣的目標並實現它,需要投入許多的時間和精力,而此前的教育並沒有教給他們相應的方法和路徑。在缺少足夠外部支持的情況下,許多人延續了高中的方式,接受和服從周圍多數同學共同選擇的、同時被主流社會和家長所認可的路徑——讀研。

於是,許多人習慣性地延續高中階段的學習方式:給自己設定清晰的目標,按照已有的攻略,將大量的課餘時間用於規定內容的學習。在此過程中,以知識作為達到目的的手段、追求更好的成績、注重理論知識的學習而非綜合能力的成長等高中階段形成的態度和價值也得到延續。大學學習本身的意義,被化約為達到下一步目標的手段,「從競爭中勝出」代替人格形成和人生路徑選擇,變成了最主要的目標。

在此過程中,中學階段形成的價值觀和態度也在繼續影響著大學生們的選擇。勤奮刻苦的學習被認為是好的,而反思和審視勤奮刻苦所指向的目標,則不被鼓勵和認可;即使他們有迷茫和困惑,通常也只會繼續採取「書山有路勤為徑」這一更被推崇和鼓勵的態度。

由此,就像高中階段一樣,更多的學生進入到有許多競爭者存在的同一個賽道,按照與其他人相同的模式學習,彼此競爭。這是高中階段在大學的複製。更加個體化的、綜合的個人成長與發展,逐漸讓位於激烈的、同質化的競爭,內卷愈發嚴重。

▌越來越像高中的大學

學生中學階段形成的價值觀和態度,疊加上包括保研在內的大學生獎助制度這幾年的變化,使得內卷逐漸增強,大學變得越來越像高中。最典型的體現是,學生的學習繼續追求成績,而非更加綜合、全面的成長,對於考研的學生而言尤其如此,研究生入學考試就是新的高考,而大學的學習則像是一種重複的高中。

對於保研的學生而言,其具體路徑與高中階段有一定差異,但中學階段形成的習慣和傾向仍然具有很強的影響,對於升學成績的追求,轉變為對平時課程成績和各種榮譽獎勵的追求,學習的功利性目的繼續維持下來。尤其是過去幾年間,許多學校保研資格的分配,越來越與包含學習成績在內的綜合表現挂鉤,進一步推動學生以更加功利的態度對待課程學習和各種活動,並採取更加表層的學習策略。

一方面,以績點為王的原則可能導致選課行為的扭曲,部分學生會選擇「給分高」而不是真正能夠促進知識與能力成長的課程;另一方面,學生的學習策略也在變化。

華東師範大學閻光才教授團隊於2020年做的研究顯示,學生獎助制度的變化,促使學生以更加功利性的態度對待大學的學習,有可能導致學生忽略其他的發展方面。

同時,教師的教學及評價也逐漸發生了變化,這又進一步影響了學生的行為。教師為避免成績考核中標準模糊或主觀傾向所帶來的風險,更加傾向於採取相對單一的閉卷考試方式。這促使學生更傾向於以「理解與記憶」來應對考核的表層學習策略,限制了學生高階思維等複雜能力的發展,沖淡了學生自主探究性學習的興趣;競爭激烈,學生也無法從學習中得到智識探究的樂趣,產生了學生壓力逐漸增大和惡性競爭變多等比較糟糕的狀態。

此外,一些機構和個人在充分把握和挖掘學生群體需求的基礎上,通過信息及資源的鏈接和整合,提供有償的保研、考研、考證、考公等教育諮詢服務。這些專業的服務將相關路徑「攻略化」,成為一種商品,在滿足需求的同時,也使得競爭更加激烈,而一旦市場化,有意無意的消費主義營銷也進入校園,強化了學業競爭的氛圍。

在上述因素的共同作用下,更多的學生傾向於在同質化的單一賽道上競爭,大學變得越來越像中學。

▌前景如何?

大學競爭的日益激烈乃至惡化,對大學的學習無疑產生了深遠的影響。許多學生進入大學之後,還沒來得及審視自己的興趣和稟賦、沒有認真思考未來的諸多可能性,就被裹挾進入激烈的競爭之中。本科的整個學習過程都在承受考研或保研的壓力,好奇心所驅使的、相對自由的探索被大幅度壓縮。筆者訪談的一位同學說,因為爭取保研,「想要的太多,真正安心學習的時候很少。」部分同學則在無法保研後陷入自我懷疑和否定,學習的心態和動機受到打擊,這對專業領域的精進和個人的成長也有一定的負面影響。

中國教育將人生划為涇渭分明的校園階段和社會階段:校園階段里,學生機械地按照他人指定的目標(高考)進行他律的學習,學習內容與社會的需求,和自己將來的社會生存關係不大,決定自己將來的,是競爭的結果。大學階段則是一個從校園向社會過渡的時期(雖然在真正的教育意義上這也不是一個正常的現象),學生們更多地接觸到社會、了解社會的運行規則和社會對他們的需求、學習塑造自己的人格、學習如何發展成長。然而,現在的大學生,在接觸了社會後,發現無論是社會的需求,還是運行考核機制,都在指引他們重複過去高中時段的老路:被他人安排著走向一個既定的目標,方法機械單一,無需思考。

這或許回到了「內卷」第一次在人類學研究中出現時的意義:沒有發展的、單純的數量增長。

當年的學者用這個詞來形容東南亞和東亞的社會,描述「停滯的增長」,整個社會被這種「增長」裹挾,無力前行到現代化。

這是我們想要的那個世界嗎?

(頭圖源自©新華網 楊曉原 攝)

*歡迎,投稿郵箱 guancha@nandu.org.cn

原標題:《為什麼很多大學越來越像高中了?》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