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香狀UFO出沒?沒事,老朋友了

原創 貓又 果殼

今年4月17日夜晚,方將入夏的夏威夷群島已經幾乎告別了春末的殘涼,但是毛納基山上卻還依舊算不上炎熱。

昴星團望遠鏡(Subaru)的工作人員這天晚上也像往常一樣啟動了鏡面,完成了各項檢查和校正之後將它對準了天空。然而就在當夜觀測快要結束時,天空中突然出現了一個亮點,繼而展現出螺旋結構來。這道藍白色的螺旋狀光芒一路旋轉著,緩緩消失在遠方的地平線上。

架設在昴星團望遠鏡一旁,同步進行天空直播的「朝日之星」照相機(Subaru-Asahi Star Camera)記錄下了這一螺旋狀「不明飛行物(UFO)」產生和消失的始末|朝日之星

這難道是外星人開著蚊香到訪地球了?

昴星團望遠鏡團隊一邊開玩笑說要守住這個UFO的秘密,一邊揭發了它的真身——SpaceX獵鷹9號火箭的第二級火箭。

火箭,怎麼跟長得像蚊香的UFO產生了聯繫?

火箭怎麼就成了蚊香

4月17日清晨,SpaceX從加利福尼亞州的范登堡太空部隊基地發射了執行NROL-85任務的獵鷹9號火箭。

美國東區時間4月17日,SpaceX的獵鷹9號火箭從加州范登堡空軍基地將一顆美國國家偵察局(NRO)間諜衛星送入軌道|SpaceX

這枚火箭發射之後,第一級安全返回地球以供重複使用,作為一次性使用部件的第二級火箭則將返回地球大氣層焚毀。

為了避免環境原因造成的動力不足,二級火箭一般會搭載超過任務需求量的推進劑。然而運載物成功入軌之後,火箭內如果還有殘餘的推進劑和它一起墜入大氣層焚毀,則有可能發生爆炸事故。

因此,第二級火箭在分離後,會先將剩餘推進劑排空,然後再切入大氣層中。

在這個過程里,就產生了螺旋狀的尾跡——也就是前面拍到的蚊香。

殘餘的推進劑一般會從火箭周邊,那些用以控制方向的噴射口排出,這樣可以避免二級火箭進入其他軌道,提高其切入大氣層角度和位置的可控性。在這種情況下,火箭只發生自旋,像炮仗一樣在中空打起轉來,沿著既定的軌道進入大氣。

從火箭中排出的推進劑在減壓後迅速汽化形成尾跡,然後又因為火箭的螺旋走位,就讓這些尾跡雲變成了螺旋狀,形成我們在影片中看到的蚊香形UFO。

螺旋狀尾跡雲和航跡雲不一樣,航跡雲是推進器噴出的炙熱廢氣在空氣中冷卻時,會迅速凝結成微小的水滴或者冰晶,形成尾跡雲的現象。圖為此次朝日之星拍到的螺旋狀尾跡雲|朝日之星

除了螺旋狀的UFO,人們有時還會看到「太空水母」,這也跟火箭發射有關。

俄Rose從普列謝茨克發射場發射一枚安加拉1.2型火箭,將MCA-R軍用雷達衛星送入軌道。在俄Rose基洛夫州的亞倫加村,攝影師Сергей Коковин拍到了「水母狀」火箭雲|Сергей Коковин

在晴朗的日出前或者日落後發射時,雖然地表還在夜幕之中,火箭升空所到達的高層大氣卻可以被陽光照射到。在這裏,推進器噴出的炙熱氣體被迅速降溫,凝結為液滴或者冰晶,將高層大氣的太陽光反射向四面八方,而火箭的升空軌跡會讓這些尾跡雲看起來如同水母一樣圓潤飽滿。

5月6日凌晨,SpaceX在佛羅里達州發射的獵鷹9號火箭搭載了新一批53顆星鏈衛星。這枚火箭發射之後,便時機巧合在高層大氣引發了「太空水母」現象。

5月6日發射升空的12手獵鷹9號火箭,也出現了華麗的太空水母|Erik Kuna

另一個視角,同樣來自於5月6日發射升空的12手獵鷹9號火箭|Chris Combs

螺旋狀UFO,我們的老朋友

早在1987年8月27日,中國東南沿海地區的人民,在盛夏仰望星河時,看到閃閃發光的螺旋狀光斑飛快從天空掠過。

不過這也並非天外來客。

據當時《人民日報》報導,美國得克薩斯州不明飛行物研究專家James·奧伯格(James Oberg)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8月27日日本在種子島宇宙中心(Tanegashima Space Center, 簡稱TNSC)發射了一枚「H-1」型三級火箭。它的二級火箭在完成發射任務後,向太空中拋灑剩餘燃料,這些汽化後的燃料在太陽光照射下變成了人們看到的不明飛行物。

JAXA發射H-1火箭|參考文獻[3]

有時螺旋狀UFO也並不局限於衛星火箭。

2009年12月9日,挪威北部特羅姆瑟市上空出現了巨大的螺旋光圈。當時,先從北邊一座大山後面射出一道藍光,然後這道光就開始呈環形運動,最後甩出巨大的旋渦圖形,幾乎覆蓋了當地的整片天空,整個過程甚至持續了10分鐘之久。

事後不久,俄Rose媒體表示這確實是俄方進行的一次失敗的「布拉瓦」海基洲際導彈實驗。順便一提,這也是這種導彈全部13次試射試驗中的第7次失敗。

挪威人民得以在最前排觀看這場奇異的燈光秀,巨大的螺旋形光圈幾乎籠罩整片天空 |Dagfinn Rapp /space.com

由於航天任務數量與日俱增,螺旋狀UFO在最近幾年其實經常出現——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由獵鷹9號火箭造成的,畢竟SpaceX這兩年一直沒閑著。

不過偶爾也有中國的黑科技被看到的情形。

2021年6月18日的傍晚,在南半球萬那杜共和國和新喀里多尼亞地區的居民在天空中拍攝到了一圈昏黃色的「螺旋飛輪」,飛輪在天空中旋轉了近10分鐘才消失不見。

目擊者在太平洋西南部島嶼上拍下的「螺旋飛輪」|haskovo.net

美國天文學家喬納森·麥克道維爾(Jonathan McDowell)表示,這個飛輪應該是當天於西昌衛星發射中心升空的中國長征2號丙運載火箭的第二級,這次任務成功將四顆衛星送入了軌道。

那些懸而未決的UFO事件

近現代最著名的UFO目擊事件莫過於1947年的Rose威爾事件,一架不明物體墜毀在美國新墨西哥州Rose威爾市的農場當中,軍方迅速封鎖了現場進行調查。

事後雖然美國軍方認定墜落物為氣象氣球的殘骸,但由於一些不明真假的目擊者發言,仍有很多人堅信墜毀的並不只是簡單一架氣球。眾多陰謀論不斷催生,而Rose威爾事件日後成為了眾多科幻電 影經常使用的題材。

Rose威爾日報1947年7月8日刊,宣稱捕獲了飛碟|Roswell Daily Record

美國五角大樓在2020年4月28日公佈了三段UFO影片,一時間也將UFO和外星人再度炒上熱榜。

不過,五角大樓公佈的也只是從2007年起便以各種形式在網路上流傳過的舊影片,發佈的目的也僅是澄清謠言,證明美國政府和軍方並未對圖像進行處理,對於這些不明飛行物也沒有公開的定論。

美國五角大樓公佈的UFO影片截圖,這些影片由紅外相機拍攝,畫面中均為快速移動的不明飛行物,其中兩個影片中還錄入了美國軍人的對話,驚嘆物體移動之快|參考文獻[8]

在20世紀末,21世紀初期,各種UFO目擊影片、照片井噴般大量出現,一時間掀起了一股外星人接觸熱潮,然而這之中大部分都是依賴清晰度和解析度極低的攝影設備構建出的騙局。

伴隨著低清設備被淘汰,社交媒體的日益龐大,不難發現近幾年UFO的熱度已然降低了許多。

外星人、UFO到底存不存在,仍是個懸而未決的難題,但至少這次出現在天空中的螺旋形光輪,真的不是外星人駕駛的蚊香。

參考文獻

[1] NROL-85 MISSION https://www.spacex.com/launches/nrol-85/index.html

[2] 吳士嘉, 《美國專家James·奧伯格認為 上海不明飛行物並非「天外來客」》[J], 人民日報, 1987-09-14

[3] About H-I Launch Vehicle https://global.jaxa.jp/projects/rockets/h1/index.html

[4] 2009 Norwegian spiral anomaly 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09_Norwegian_spiral_anomaly

[5] What was the Norway Spiral? https://www.universetoday.com/47219/what-was-the-norway-spiral/

[6] 'Strange spiral in the skies' spotted across the Pacific explained https://www.nzherald.co.nz/world/strange-spiral-in-the-skies-spotted-across-the-pacific-explained/V5X3L5XHU32JGRZVINJZDXKZ2E/

[7] Roswell Daily Record, July 8, 1947, announcing the capture of a flying saucer https://www.researchgate.net/figure/Roswell-Daily-Record-July-8-1947-announcing-the-capture-of-a-flying-saucer-Location_fig1_344186953

[8] Pentagon UFO videos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entagon_UFO_videos

[9] Why the Pentagon UFO report is deeply troubling for US security experts https://www.theguardian.com/us-news/2021/jun/25/ufo-report-pentagon-security-experts-reaction

作者:貓又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