項立剛:美想抄5G近路,結果走上歧途

近日,有媒體報導稱,美國威斯康星州和密歇根州的一家小型電信網路服務供應商蜂窩通信宣布放棄美國政府近年來發起的開放式無線接入網(O-RAN),轉而部署傳統的5G設備。蜂窩通信從2018年起著手部署O-RAN網路設備,是美國最早開始實操這一新興概念的公司之一。該企業表示,放棄的原因是上游供應商提供的設備太過昂貴,成本超出預算,但是技術效果卻沒有達到預期,這在業內引起廣泛關注。事實上,蜂窩通信並不是唯一對O-RAN表示質疑的公司。此前英國電信集團首席架構師尼爾·麥Klay也質疑採用開放式接入技術能否節省成本。

O-RAN是美國近年來大力推動的重要機制,目前在世界範圍內已經有60多家移動網路運營商參與O-RAN的測試和部署。由於在傳統國際電信規範的網路中,所有軟體和硬體都來自同一家供貨商,令華為等現有主要廠商在競爭中佔有絕對優勢。為了解決5G網路過度依賴華為設備而帶來的所謂「安全挑戰」,美國推出「清潔網路」計劃,其中重要一環就是由可信賴的供應商打造基於不同供應商的軟體和硬體元素,也就是O-RAN。事實上,美國近年來涉及中國問題的幾項大型法案以及重要政策聲明中都包含有大力提倡O-RAN的內容,比如今年2月份白宮發佈的「印太戰略」中就強調,美國將繼續大力推動建設安全的全球電信網路,「集中精力發展5G供應商多元化和開放式無線電接入網路(O-RAN)技術」。

從本質上說,O-RAN就是美國希望在5G技術落後的背景下,用一套新機制打敗華為、愛立信等傳統電信設備公司,取得5G技術的先機,甚至在6G發展中取得主導地位。通俗來說就是,這條賽道我跑不過你,那就換一條賽道跑跑看。

然而,O-RAN有其固有的局限性,很多業內人士從一開始對此就持保留意見。當前的電信設備是一個複雜的系統,對安全性和穩定性的要求極高。一個通信設備商除了提供硬體設備,還包括大量的軟體、網路規劃、網路建設、運營維護、服務支持等,這是一個龐大的系統。電信運營商購買的遠不止幾台設備,而是一個完整的能力。鑒於自己已經沒有本土電信設備商能夠提供這些綜合能力,所以美國就想搞出另一個機制,弄一個企業聯盟,搞出一個開放的架構,所有設備製造商都可以用開放的標準來生產設備,開發軟體。

美國想通過建設這樣一個白盒化的O-RAN聯盟,讓更多廠商加入到設備開發的陣營中,既能降低設備價格,又能避免用中國企業的設備,以為這樣就能保證其網路安全,殊不知這種思路充滿天真、冒著傻氣。首先,電信網路有電信級別的要求,發生片刻中斷就是重大事故。因此,電信運營商對設備商的要求,遠不只是買一個硬體或者軟體,而是要保證99.9%的可靠。如果出現故障,需要設備商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而不是出了問題,不知道是硬體還是軟體,或是運營維護的問題,從而出現大家相互推諉的局面。但在所謂白盒化的O-RAN聯盟中,不再是由一個設備商來提供電信網路系統,這就需要電信運營商本身有強大的集成和運維能力,需要電信運營商在網路出現問題後自己解決問題,而這顯然是違反行業發展規律的。另外,美國用白盒化的O-RAN聯盟來代替傳統電信設備商,還基於一個假設,就是通過大量企業來做設備,會因為競爭而降低設備價格。實際上,因為產業集中,華為等設備商一個基站年銷售量就有幾十萬台,甚至上百萬台,這樣一來價格反而便宜,而為O-RAN提供設備的企業,由於訂單很少,研發成本極高,又沒有技術積累,自然會推高價格。

從歷史上看,在逐漸失去移動通信領域的優勢地位後,美國電信設備商就不再靠想著如何實現技術突破,而是通過另起爐灶,在2G標準、3G標準上搞出很多花樣,如Wimax等,最後都以失敗告終,以致如今美國電信設備商基本上退出電信市場。面對在5G技術領域的落後,美國不斷推出新概念,從O-RAN到星鏈,再到所謂的跨過5G到6G,心裏打的小算盤無非還是想走捷徑,打破成熟的通信技術發展路徑,不願在技術積累上下功夫。然而,美國越是在這種「歧路」上走下去,就越難回到通信技術發展的領導地位。(作者是信息消費聯盟理事長)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