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風田:把小麥當青貯飼料實在是胡鬧

距離夏糧豐收僅有一個月的時間,近日,多個灌漿期小麥被收割的影片在網上熱傳。影片中提及,一畝青貯作飼料的小麥能賣1500元,而成熟收割的麥子每畝賺不到1000元,個別地區開始出現毀麥開工現象,更有種植戶打「廣告」吸引廠家來收購自己的青小麥作飼料,引發社會極大關注。對此,農業農村部回應稱,高度重視相關情況,已全面排查毀麥開工、青貯小麥等各類毀麥情況,並公佈舉報電話。相關負責人強調,當前小麥豐收形勢來之不易,當珍惜成果,中國人的飯碗大家一起端。部分省份也出台政策,禁止小麥進行青貯售賣。

今年之所以出現小麥被作為青貯飼料使用的現象,主要有兩個原因。第一,部分糧食主產區在去年小麥播種期間發生了嚴重的洪澇災害,導致小麥種植時間比正常年份晚了不少,加上今年春季乾旱,導致目前小麥青苗的現象較嚴重。現在已經進入立夏,部分糧食主產區種的一些小麥還處在灌漿期,預計今年可能出現減產,於是一些農戶就想把這些小麥作為青貯賣給養殖場。第二,去年玉米價格高企,青貯玉米減少,使一些畜牧企業沒有買足青貯飼料,部分企業目前可能出現飼料不夠用,所以臨時購買青貯小麥當飼料的情況。但這種現象畢竟是少數,也是個別現象,不存在大面積行為。

割青小麥事件會不會影響到國家糧食安全大局?青貯小麥事件之所以發酵,其中一個原因是出於糧食安全擔憂。今年,俄烏衝突引發糧食價格暴漲,帶來全球性的糧食安全危機。許多人自然聯想到中國的糧食安全有沒有保障。根據農業農村部的數據,中國小麥與水稻自給率接近100%,加之今年初國家又非常重視小麥的春季管理,預計夏糧不會產生太大的產量波動。當然,「割青小麥作飼料」之歪風值得警惕,如果任其蔓延,勢必會導致今年小麥整體產量受影響,從而對國家糧食安全造成威脅。站在糧食安全的高度,必須對「割青小麥作飼料」零容忍,發現一起處理一起,堅決打擊不法分子擾亂中國糧食市場秩序的行為,確保糧食安全,把飯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

農民把小麥當青貯飼料處理違不違法?有些人認為,既然是農民的承包地,種什麼,怎麼種,應該由農民做主。這是一種誤讀,中國的農用地一直實行用途管制。雖然隨著畜牧業的快速發展,中國對青貯飼料的需求增長迅速,國家也一直鼓勵青貯飼料的種植,但並不是什麼地區都可以發展青貯飼料。按照要求,高標準農田和永久基本農田都只能用來種植糧食。2022年中央一號文件規定:要「分類明確耕地用途,嚴格落實耕地利用優先序」,「永久基本農田重點用於糧食生產,高標準農田原則上全部用於糧食生產」。目前中國的糧食主產區一般都屬於高標準農田以及永久基本農田範圍,被划作糧食安全產業帶,這些耕地的主要用途是保證國家糧食安全,因此不能種植飼料作物。而青貯小麥屬於飼料作物,動物(飼料)不能與人(口糧)爭糧。但在「鐮刀彎」等地區,國家則鼓勵種植青貯飼料。因為如果奶牛養殖沒有好的粗飼料,奶牛健康將面臨威脅,牛奶品質難以達標,更談不上優質。而且本來玉米的主要用途也是作為飼料,青貯玉米對養牛業更有價值,牛吃青貯玉米比單純吃玉米更有利於牛的健康。

把小麥作為青貯飼料,其實並不是一個經濟實惠的選擇。從各類飼料作物的營養特性來看,現在的青貯飼料主要是玉米,青貯玉米是當之無愧的飼料之王,也是粗飼料的理想來源。與小麥相比,青貯玉米不僅澱粉含量高,纖維消化率高,品質也更穩定。目前每畝青貯玉米的生物量是3噸多,而養殖企業收購一畝青貯玉米的價格在1200元至1300元,現在小麥才開始灌漿,沒有多少營養,而且一畝小麥的生物量也就1噸多,花1500元買1畝青小麥作飼料並不划算,更不可能持久。另外,作青貯飼料的玉米也應該是專用玉米,這種專用玉米除了抗病廣適之外,還要有較高的生物產量和纖維消化率,矮稈、脫水快、硬粒型、不抗倒伏的玉米品種都不適宜作青貯玉米種植,所以不能把一般的粒用玉米和小麥當青貯飼料。雖然未來中國的青貯飼料還有很大發展空間,但應重點發展專用玉米、苜蓿等作青貯飼料,而不是小麥。

當然,相關部門也要正視農民種糧不賺錢或收益低的問題,要想方設法確保農民收益。近年來中央政策反覆強調要讓種糧食的農民不吃虧、有錢掙,而且還儘可能多得利,因為農民一直在承擔保障國家糧食安全的責任。尤其是在今年農資價格上漲的背景下,小麥受播種晚、春季乾旱等原因影響可能要減產。如何增加農民的種糧收益,需要推出更有力的政策,加大對種糧農民的補貼力度,健全農民種糧收益保障機制。(作者是中國人民大學農村發展研究所所長)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