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帆:菲大選並非社交媒體說了算

5月11日,菲律賓總統候選人小馬科斯競選團隊發佈聲明,宣布贏得選舉。面對小馬科斯壓倒性的勝利,不少人會問,小馬科斯為何能擊敗6年前曾戰勝自己的對手?為什麼菲律賓主流精英媒體長期批判馬科斯家族,大多數民眾卻又親手把小馬科斯送進馬拉坎南宮?

一種廣為流傳的說法是,小馬科斯利用社交媒體發動了一場「綜合攻勢」,這一攻勢包括形象包裝、重新解讀歷史、傳播虛假信息等手段。今年1月22日,社交媒體Twitter宣布,因涉嫌違反Twitter有關垃圾郵件和網路操控的規定,暫時封禁300多個宣傳總統候選人小馬科斯的賬戶。

菲律賓人口結構的年輕化以及網路媒體的廣泛滲透,確實給社交媒體在大眾動員方面提供了無限的可能。

首先,菲律賓有著亞洲最年輕的人口結構。根據菲律賓選舉委員會的數據,在登記參加今年總統大選的6570萬選民中,56%的人年齡在18-41歲之間。

其次,菲律賓社交媒體用戶的年齡普遍偏低,換言之,這些年輕的選民可能大多是諸多社交媒體軟體的粉絲。2020年12月Facebook的統計數據顯示,菲律賓臉書用戶數量高達9100萬,居全球第四,臉書在菲律賓的整體滲透率接近83%。而且,臉書的滲透率與年齡呈反比。

第三,菲律賓用戶每天花費在臉書的時間超過4小時,居全球之冠。為什麼?因為菲律賓失業率極高,很多人都是不充分就業,他們有大把時間每天抱著智能手機玩個不停。而且,菲律賓電話費奇貴,臉書的即時通信工具因此得到廣泛應用,從而加大了用戶對社交媒體的黏合度。可見,在社交媒體時代,與年輕選民之間互動和施加影響成為可能。

開放熱情的民族性、失業率居高不下、貧富兩極分化讓不少菲律賓青年熱衷於非正式的政治參與形式。更為重要的是,按照經濟收入劃分,菲律賓人可以分為ABCDE五個階層,而DE兩個階層佔全國人口的90%以上,大多數人都是低收入群體。這些人長期在政治進程中被邊緣化,參與熱情受阻,而大選正是他們參與政治、表達呼聲最好的舞台,社交媒體則成為他們參與政治的絕佳途徑。

因此,社交媒體逐漸成為政治表達的工具。據選前的民調數據,小馬科斯在34歲以下兩個年齡組均獲得超60%的支持率,在18-24歲年齡組的支持率甚至高達70-80%,這些年輕選民都未曾親歷老馬科斯時期,但很多人對那時菲律賓相對富足頗為嚮往。

互聯網和社交媒體給每位候選人提供了平等進入的機會,其他候選人同樣也在大量利用社交媒體進行選舉動員、形象傳播,並利用馬科斯家族過往的歷史攻擊小馬科斯。歸根到底,社交媒體的作用更多體現在組織和動員領域,我們不能過分誇大社交媒體的作用,相比之下,選民的心態遠比我們想像的要複雜。截至5月10日,總統候選人、拳王帕奎奧在臉書上的粉絲高達1884萬,但這些粉絲並沒有都轉化為現實的選票。

讓我們再回到六年前的選舉。代表自由党參選的羅哈斯,風度翩翩,典型的政治精英的形象,卻慘敗給口無遮攔、一副草莽形象的杜特爾特。六年之後,以獨立候選人身份參選,但出身自由黨的羅布雷多,也被批評是精英主義和貪戀權力的象徵。小馬科斯之所以勝選,歸根到底,也許還在於菲律賓選民對他強調團結民心、誓言提振經濟的決心充滿期待,認為他能夠領導人民實現夢想。(作者是暨南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