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上漂著的虛擬財產怎麼辦?雖「無形」卻可「入刑」

「互聯網+」時代,隨著互聯網技術蓬勃發展,電子網路的衍生物如遊戲幣、遊戲設備等越來越多見,侵犯虛擬財產的現象屢見不鮮。雖然與現實世界的物品不同,這些存在於網路上的電子數據沒有具體的物理形態,但卻依然有著現實世界的各種價值,包括情感價值、交易價值。疫情期間,假如一個人突然離世,那麼他在網路上留下了什麼電子遺產,可能連家人也未必清楚。哪怕知道逝者擁有一些電子支付賬戶和社交媒體帳號,但是誰有權處理這些財產呢?與此相伴的虛擬財產繼承等問題,在許多地方引發了大量法律糾紛。如何加強對虛擬財產的法律保護,是世界各國目前共同面臨的問題。

誰能翻我聊天記錄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早在2003年就頒布了《保護數字遺產的憲章》,其中規定了數字遺產由人類的知識和表達方式的獨特資源組成,它包括以數字方式生成的或從現有的模擬資源轉換成數字形式的有關文化、教育、科學和行政管理的資源及有關技術、法律、醫學及其他領域的信息。

在互聯網發源地美國,由於實行聯邦制,雖然聯邦法律在效力上高於州法律,但是各個州都能夠制定自己的法律,聯邦法律並不能隨意改變各州的法律。因此在美國,對虛擬財產的保護也是由各個州自己的法律而不是統一的聯邦法律來實現的。並且美國是非常重視判例法的國家,其虛擬財產法律規則還包括法院的判例。

美國法院一直對虛擬財產繼承保持非常積極的態度。2004年,Justin·艾斯沃斯作為美國海軍陸戰隊的一名士兵死於伊拉克戰爭,其後他的家人想獲取他的雅虎郵箱帳號內容,但雅虎公司卻以保護客戶隱私的理由拒絕了,後來密歇根州奧克蘭縣的法院支持了他家人的訴訟請求,命令雅虎公司將郵箱內容以光碟的形式拷貝後交予艾斯沃斯的親人,以滿足親屬對死者的情感寄託,由此,明確承認了電子郵箱可以作為遺產繼承的客體。從2004年世界上第一例虛擬財產遺產繼承案即Justin案開始,美國各州相繼通過了數字遺產相關法案,美國統一州法委員會也通過了關於數字資產繼承的示範法《統一受託人訪問數字資產法》,雖然不具有法律效力,但是給各州立法提供了範本,其後特拉華州眾議院就承認了這一示範法在本州範圍內的法律效力。在美國各州的制定法和判例法對虛擬財產繼承的大力保障下,各州出現很多私人公司收費為個人提供虛擬財產託管服務,包括設立電子遺囑、委託公司向繼承人轉交虛擬財產等。

在美國,對於侵犯虛擬財產的案件,處理依據既有美國國會通過的《反網路侵佔消費者保護法案》這樣的聯邦統一法律,也有不少由法院確定的判例法。早在1996年的澤登博格案中法官就提出應該承認網路域名這種新型財產。在2003年的「Klay曼訴科恩」案中,上訴法庭的法官阿列克斯·Cousins基認為域名動輒值上百萬美元,屬於有價值的合法財產,可以適用動產侵權理論。當然,事實上,很多虛擬財產是否屬於值得法律保護的財產,都還存有爭議,最終也沒有定論。例如著名的「布萊格訴林登研究公司」案件,對網路虛擬遊戲中的土地或住宅所有權是否是法律所保護的財產,法院還沒有作出裁決,雙方當事人就達成了和解。

德國是世界上第一個認可作為虛擬貨幣的比特幣合法地位的國家,將比特幣作為合法數字貨幣予以承認。歐盟在2015年也決定將比特幣作為不含增值稅的常規貨幣。很多德國學者對虛擬貨幣也持較為積極的肯定態度,在銀行法領域對虛擬貨幣加以研究。對於虛擬財產繼承的問題,不少學者認為應當承認虛擬財產的財產屬性,可以適用德國《民法典》第1922條財產繼承的規定。此外,德國《數據保護法》對網路虛擬財產的其他問題也進行了規制。德國法院基本上也秉持承認虛擬財產可以繼承的立場。在一個民事案件中,未成年人在事故中喪生,為了解事故信息,她父母申請查看其Facebook的內容卻遭到拒絕,不過最終德國地方法院支持了她父母的訴求。在具體操作層面,德國有法院認為,繼承人必須與服務商簽訂合約才能根據遺囑人的遺囑來繼承遺囑人的賬戶信息。

韓國幾乎是全世界遊戲產業最為發達的國家,但立法者一開始卻持否認網路虛擬財產的態度,通過立法方式完全否認了虛擬財產的合法性,甚至禁止對虛擬財產進行交易。但後來發現完全無法禁絕社會生活中私下大量交易網路遊戲中的虛擬設備和虛擬物品等虛擬財產的現象,反而引發許多問題,於是轉而於2006年12月14日由國會審批通過了《遊戲產業振興法》,正式承認虛擬財產的合法性。

雖然「無形」卻可「入刑」

美國對盜竊虛擬財產犯罪的研究成果很多。不少學者認為,可以將盜竊虛擬財產的行為直接按普通盜竊罪進行處罰。例如,在一起虛擬財產盜竊案中,一名少年將其他用戶帳號中的虛擬傢具轉移到了自己和朋友的帳號中。對這個案件,美國有學者就認為,這和盜竊他人信用卡、銀行卡等行為是類似的,可以按照普通盜竊罪定罪處罰。

但是,在德國和日本,刑法對財物的保護都嚴格從屬於民法,因為德日民法都排斥將財產性利益等無體物作為民法保護的對象,所以,德日刑法中盜竊罪的對象都是有體物。虛擬財產也屬於無體物,因此對盜取虛擬財產的行為,不能以盜竊罪進行處罰。也有觀點認為,冒充用戶盜取虛擬財產的行為也具有詐騙性質,可以成立詐騙罪,但這一行為欺騙的並不是自然人,而是計算機信息系統,違反「機器不能被騙」這樣的常識,不符合普通詐騙罪的規定。所以為了處罰盜取虛擬財產的行為,德日刑法都規定了使用電子計算機的詐騙罪。

對於盜取他人虛擬財產的行為,德國刑法第263a條專設了「電腦詐騙罪」,規定「意圖為自己或者第三人不法獲取財產利益,利用非正常編寫的程序,無權地使用資料,或者其他無權地介入信息運算,影響信息處理結果,導致他人財產損害,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罰金」。並且在該條第3項規定,對為了實施上述電腦詐騙行為而實施的編造電腦程序,使自己或第三人取得、販售、保存這樣的預備行為,也要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罰金。為了處罰非法破除存取防護而獲取他人電子網路信息、使用技術手段截取他人信息傳輸等非法獲取他人電子網路信息的行為,德國刑法第202a條規定了窺探數據罪和截取數據罪,違反這兩條規定,將被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罰金。並且在202c條規定,對為了窺探數據與截取數據行為而實施的製作、販賣、散布信息存儲密碼或電腦程序等預備行為,處以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罰金。刑法原則上對犯罪預備行為不予處罰,而德國刑法對侵犯虛擬財產的預備行為加以處罰,對窺探、截取電子數據的預備行為也加以處罰,體現出立法者對虛擬財產及與虛擬財產相關的電子網路信息保護的重視。

而日本刑法為了對除有體物以外的其他財產性利益進行保護,諸如債權、各種勞務和服務,在第246條第1項所規定的詐騙罪之外專設了「利益詐騙罪」。在盜取他人電子帳號或者他人賬戶里的遊戲虛擬貨幣、遊戲裝備等侵犯虛擬財產等案件不斷湧現以後,為了加強對虛擬財產的保護,日本刑法在第246條之二專設了「電子計算機使用詐騙罪」,規定了「對於供人處理事務的電腦,輸入虛假信息或者不當指令,從而製作有關財產權喪失、變更的電磁記錄,或者將有關財產權取得、喪失或者變更的不實電磁記錄供他人使用,從而獲得財產上的不法利益或者使其他人獲得,處十 年以下有期徒刑。」為實現對侵犯電腦網路系統的處罰,第161條之二「不正當製作和提供電磁記錄罪」規定「以使他人的事務處理出現錯誤為目的,不正當製作供該處理事務使用的有關權利義務或者證明事實的電磁記錄的,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50萬日元以下罰金」。為了懲治非法侵入他人電子帳號類的犯罪,日本在2012年修訂後施行的《關於禁止非法訪問的法律》中新設非法取得他人ID、密碼等相關罪名。如違反該法的規定,將被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一百萬日元以下的罰金。對於訪問管理者,該法也明確規定,明知對方出於非法訪問之目的,而為其提供他人的帳號密碼者,將被判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或五十萬日元以下的罰金。日本刑法不僅明確處罰侵犯虛擬財產的行為,而且對侵犯電腦網路系統和電子帳號信息的各類行為設置了周密的法網,實際上也是處罰侵犯虛擬財產行為的預備行為,更有利於預防對虛擬財產的侵害。

迫切的虛擬財產保護難題

信息網路時代,各種虛擬貨幣(包括比特幣、遊戲貨幣等)、各類電子帳號(包括網店帳號、電子郵箱、手機號、QQ號、微信帳號、微博帳號、遊戲帳號)、遊戲裝備、個人網上積分下載許可權等虛擬財產的花樣和種類層出不窮,虛擬財產成為社會生活的必需品,也都產生了一定經濟價值。並且,諸如電子帳號等虛擬財產,都還涉及大量公民個人隱私信息。隨著互聯網技術進一步發展,未來對虛擬財產的保護需求會更加突出。

目前來看,世界各國普遍承認虛擬財產的合法性,並認可虛擬財產繼承。但是即使認可繼承人可以繼承虛擬財產,網路虛擬財產繼承中還涉及很多具體操作層面的問題。雖然允許網路虛擬財產繼承確實滿足了實踐中虛擬財產所有人及繼承人的強烈需求,但由於電子賬戶等虛擬財產中儲存有賬戶所有人的大量個人隱私信息,在繼承過程中必須確保賬戶所有人的隱私安全和信息安全。如果賬戶所有人在遺囑中明確禁止其數據被他人訪問,出於保護賬戶所有人隱私的考慮,可以排除其遺產被繼承。如果賬戶所有人在遺囑中指定繼承人或者符合法定繼承的條件,繼承人有權獲得賬戶所有人的數據信息,網路數據服務提供商必須履行配合義務,而如果網路數據服務提供商拒絕配合,應當從法律層面許可合法繼承人通過其他方式獲取賬戶所有人的數據信息。

當然,為了防止網路數據提供商侵權或者拒不履行數據轉交義務,賬戶所有人可以預先將密碼存放至法院、公證處等機構,也可提供給可靠的第三者保存。不過在後一種情況下,可能面臨數據隱私被第三人泄露的風險;此外,賬戶所有人也可以在遺囑中就電子賬戶的處理作出非常詳細具體的說明,包括與網路數據服務提供商、遺囑代理人之間的關係,如何預防數據泄露的風險等,從而避免引發不必要的爭議和麻煩。在德國,公證行業就已經開始了「電子遺產」預防委託這方面的積極實踐,其他國家或可學習借鑒。

世界各國對侵犯虛擬財產行為的刑事處罰不斷加強,雖然存在一些否認虛擬財產具有經濟價值進而否認虛擬財產值得刑法保護的觀點,但目前來看,各國對虛擬財產的刑事保護都採取了較為積極的態度,侵犯他人電子網路信息以及盜取具有財產性價值的虛擬財產,都可能構成犯罪。虛擬財產具有明顯的經濟價值,德國、日本等都在刑法中承認了對虛擬財產的保護,德日專設使用計算機的詐騙罪,並且對竊取虛擬財產行為的處罰力度與普通的詐騙罪、利益詐騙罪都是完全相同的,有些地區還專設了妨害電腦使用罪,處罰力度也很大,這些規定暢通了保護網路虛擬財產的刑事渠道。不僅如此,德日等刑法對與虛擬財產相關的侵犯電腦系統、侵犯電子信息數據的行為也加大了刑事處罰力度,這將有利於保護信息網路時代公民的數據安全和隱私安全,實際上也是刑法保護往前更近了一步,能夠實現減少虛擬財產侵害的預防功能。

當然,電子數據和虛擬財產的界限並不是涇渭分明的。虛擬財產本身也可以說是一種電子數據,但電子數據只有具有一定的財產價值才可能成為值得刑法保護的虛擬財產。對虛擬財產的刑事保護,未來需要注意以下幾點:

首先,只要是具有經濟價值的虛擬財產,都值得刑法保護。有觀點認為,關於裝備類的遊戲物品,如果不是通過支付對價獲得的,就不應該作為虛擬財產進行認定,不應給予刑事保護。但是,既然通過他人贈予等方式獲得的普通財物可以獲得刑事保護,那就沒有理由否認,通過積分或者其他沒有支付對價的方式所獲得的虛擬財產應當獲得刑事保護。

其次,對於虛擬財產,例如,具有經濟價值的明星或者網紅的電子帳號,應當如何計算其經濟價值,從而計算相應的犯罪數額,各個國家要制定相對統一明確的標準。

最後,由於虛擬財產交易所具有的隱蔽性、便利性等特徵,未來還需要警惕虛擬財產相關的洗錢、逃避外匯監管和恐怖主義融資等刑事犯罪,加大相應犯罪的刑事處罰力度。

(作者:劉俊傑,系中國人民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講師、當代政黨研究平台研究員)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