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化妝品空瓶賣500?小心當了造假黑產「幫凶」

中新經緯5月11日電 (趙佳然)一個用完的化妝品空瓶,卻有人以數十元甚至數百元的高價求回收?近期中新經緯發現,二手平台收購空瓶的疑似「黃牛」眾多,發佈空瓶帖子幾乎都會被秒拍下。

小小空瓶,何以如此吃香?

幾百元回收一個空瓶

家住天津的溫女士稱,最近在社交平台上看到一位用戶稱自己的大牌化妝品包裝受損,於是便留言提出,可以將自己家中用完的空瓶送給她救急,不料卻引發了爭議。

「有其他網友給我留言,說這種求空瓶的帖子是騙人的,目的是收購我手中的空瓶,並再度售賣來獲取利益。還有人告訴我,用完的瓶子就算砸了也不要賣出去。」

隨後,溫女士才發現,原來網上有專人收購知名化妝品牌的空瓶,或者是僅用到「只剩一兩次」的「二手商品」,價格從十幾元到幾百元不等,高價回收的背後,用途卻引人質疑。

中新經緯以用戶身份通過二手交易平台聯繫到多名收購化妝品空瓶的買家,可以看出,海藍之謎、赫蓮娜等售價較貴的國際大牌更加吃香,尤其是其熱門旗艦產品,如精華液、面霜、乳液等。

化妝品空瓶資料圖 受訪者供圖

無一例外的是,這些買家均對產品的批次較為在意,而批次的新舊也決定了空瓶的收購價格。以赫蓮娜的一款知名面霜產品為例,其線上旗艦店售價為3580元/50毫升,而空瓶的價格則可賣到200-500元左右。決定價格的因素有瓶身包裝的新舊版本、批次、是否過期、配件是否齊全等。許多經驗豐富的買家會在商品發佈第一時間付款拍下,以防「生意」溜走,並通過觀察瓶身及瓶底的照片,迅速評估出空瓶的「價值」。

值得注意的是,多位買家均表示自己長期收購化妝品空瓶,然而在被問及收購用途時,他們卻開始言辭閃爍。有人稱「分裝用」,也有人表示「反正有用途」,或者乾脆避而不答。

空瓶牽連出千萬元黑產生意

被高價收購的空瓶都去哪兒了?這不禁使人想起此前有關部門屢次打擊的高端白酒造假,不法分子從市場回收原裝酒瓶,用十幾元一瓶的劣質酒勾兌灌裝後,就能將其變身為茅台、五糧液等假冒名酒。

與此類似,在化妝品造假的各環節中,由於仿製瓶子的成本相對更高昂,而消費者對於產品是否為正品也常以瓶子為鑒定對象,因此專門收售正品空瓶的中介成為犯罪鏈條上的重要角色。

不久前,揚州市廣陵區人民法院公佈了一起「真瓶裝假貨」的售假案件。2020年,一用戶在某二手交易平台上掛售大量正品化妝品空瓶,引起揚州警方的關注。經查,涉案團伙從二手平台購買大量正品化妝品空瓶,並將正品化妝品摻假稀釋後灌裝售賣,冒充成代購版本在網購平台對外低價銷售,非法所得金額達3100萬元。

揚州市公安局邗江分局治安大隊案件查處中隊中隊長洪雲對媒體表示,會有專人收購正品空瓶,然後賣給制假團伙。此外,在銷售造假商品時,該團伙會使用版本不同、化妝品公司殘次品、機場免稅店產品等說辭,誘導消費者相信低價的合理性。

以赫蓮娜面霜為例,假設其空瓶回收價格為500-600元,如果被包裝為正品後以原價三折販賣,那麼也意味著背後產生了約500元/瓶的巨額利潤。

前述騙局曝光後,許多網友在評論區「怒了」。「難怪有些海淘價格那麼低。」「瓶子是正品,這讓消費者怎麼判斷!」「所以二手網站專門有人收空瓶,貓膩太大了!」也有網友支招:「我用完的瓶子都弄壞了再扔的,就是防止造假,大家都可以這麼做。」

目前,收購空瓶以造假的手法已被相關平台關注。溫女士稱,自己前幾日曾在二手平台發佈空瓶的信息,但發佈第二天便收到了平台的違規通知。通知稱,品牌化妝品、奶粉、酒等空瓶商品存在制假風險,發佈者需立即刪除,避免再次違規。

截圖來源:閑魚

「每出售一個空瓶,就可能多一個假貨受害者」

原本想把不用的空瓶賣出去「回血」,卻不料成為了黑產生意的「供貨方」,這背後涉及怎樣的法律責任?賣家、平台方又將如何擔責?

上海漢盛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李旻在接受中新經緯採訪時表示,收購化妝品空瓶後制假出售的行為與「真瓶裝假酒」的行為類似。「一方面,其在未經註冊商標所有人許可的情況下,在灌裝的化妝品上使用與其註冊商標相同的商標,屬於假冒註冊商標行為;另一方面,其生產大牌化妝品的行為也侵犯了國家有關產品質量、工商行政管理制度和消費者的合法權益。如符合法定入刑條件的,將涉嫌構成銷售假冒註冊商標的商品罪或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對於採用假冒註冊商標的手段生產、銷售偽劣產品,同時觸犯兩個罪名,將按照處罰較重的犯罪定罪處罰。」

在上述「真瓶裝假貨」的案件中,有人專門負責購買用於制假的原料及空瓶。據悉,其主要從網上收購化妝品空瓶,而在2017年至2020年期間,其二次銷售空瓶得款1017萬余元。

對此李旻分析稱,在以中介身份專門倒賣空瓶或包裝的情況中,若主觀上明知他人收購後將製造假冒偽劣產品,且客觀上積極幫助,應當認定實施了共同犯罪。此種情形下,需要承擔刑事責任。「但作為出售空瓶的消費者,其出售行為多為偶爾為之,且一般情況下缺乏售賣假貨的故意,不應追究其刑事責任。」

那麼,實施收購的二手交易平台,是否應對此情況擔責?李旻稱,二手平台是否擔責不能一概而論,需要結合其是否採取積極的審查機制、投訴處理規則並予以執行,如用戶已多次反饋並投訴但平台怠於處理的,雖然難以從刑事層面認定平台屬於共同犯罪,但平台仍應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或行政責任。

雖然在法律意義上,普通賣家不被追究刑事責任,但在面對高價回收的誘惑時仍需擦亮雙眼。相對地,當在二手交易平台遇到來源不明的閑置、甚至已開封的化妝品,消費者們也得多長個心眼。

「希望消費者們能夠明白,每出售一個化妝品空瓶,就可能多了一個買到假貨的人。因此,無論是從保護自身還是維護市場環境的角度,都盡量不要出售化妝品空瓶。此外,建議盡量不要購買已開封的化妝品。一旦發現購買的物品疑似假貨,應當第一時間向平台投訴。」李旻說。(中新經緯APP)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