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動之下如何避免「固收+」變成「固收-」?理財子公司嘗試定增量化對沖策略

近期,上證指數在3000點左右盤旋,股市波動不僅影響到了基金業,也對券商資管、銀行理財等資管業務造成了不小的壓力。根據南財理財通數據,4月25日至4月30日期間,凈值在1以下的存續產品有1268隻,總存續產品有31194隻,也就是說4月末破凈產品數量比例是4.06%。

2022年以來的「股債雙殺」還在持續,既配置了股又配置了債的「固收+」產品表現尤其不樂觀。「固收+」產品多數是以固收類資產打底,「+」的部分通常為權益類資產,而且多數為股票,其目的希望增厚收益。然而在市場調整的情況下,權益類資產的負收益抵消掉了相對穩定的固收類資產的正收益,「固收+」屢屢變成「固收-」。

保衛固收資產收益不被侵蝕,各家券商資管和銀行理財子公司正抓耳撓腮苦思破題之術,此時一種較為新穎的資產配置策略進入到機構的視野——定增量化對沖。

「固收+」產品多數是以固收類資產打底,「+」的部分通常為權益類資產,而且多數為股票,其目的希

望增厚收益。視覺中國

定向增發,指上市公司為了收購資產、項目融資等目的,向符合條件的少數特定投資者非公開發行股份的行為。2020年2月,證監會對再融資規則進行修訂後,從發行對象、發行折扣、鎖定期、減持規則、融資規模等規則予以放寬,有效激活了市場主體的積極性。

根據Wind數據,從新政剛落地的2020年3月,到2022年2月這兩年間,定增市場共計發行定增項目數量661個,實際募資金額合計11585.47億元。由於市場預期趨於穩定,理財子公司、券商自營資管、保險資金、外資QFII、國家主權基金和產業資本等,也逐漸認可定增市場,並且吸引了摩根大通、瑞銀等國際機構參與。持續穩定的定增項目供給,豐富的投資標的,使定增套利類工具有了生存的土壤。

對沖交易簡單來說,就是盈虧相抵的交易。對沖交易即同時進行行情相關、方向相反、數量相當、盈虧相抵的交易。

財通基金量化投資部研究員陳凡卿對記者介紹了財通基金已經運行一年的定增量化對沖策略。他表示,市場上多數機構採取的是單票定增的模式,希望加上對衝波動的策略來獲取定增的折扣,但實操中無論是通過融券還是場外期權來對沖,成本都比較高,並且很難找到穩定的融券券源;而如果採用定增多票組合的方式可以繞開前述難點,再通過量化配平和股指期貨合約儘可能對沖組合的主要風險敞口,力爭在規避底倉波動的情況下實現定增組合折扣收益的部分提純。

陳凡卿表示,目前這個策略的主流產品期限是18個月左右,基本可以覆蓋兩輪定增周期。

目前,定增政策對這類定增量化對沖產品還是比較友好的。新定增市場下,不同類型市場參與者對定增的投資策略周期、預期各不相同,不再像原本長鎖定期下到期即有強烈減持衝動。而財通基金運行的這個策略單產品配置的每個定增標的金額不大,通過小額分散的方式配置,力爭解禁即可減持,從而實現定增折扣的部分提純。

目前券商自營業務和理財子公司也關注到這種策略,並已經把該策略當做一種增厚收益的手段在使用。據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了解,理財子公司的資產管理規模比較大,大部分資產趨於穩健,有些理財子公司會在其中加入一部分定增量化對沖產品。這樣做一是為了增強收益,二是因為這種策略與市場上其他策略的相關性較低,可以較好地通過定增組合分散風險,所以對銀行來說是一個比較有特色的優質資產。目前的試水者包括一批國有大行和股份行的理財子公司。

「最開始配置這一策略的是一家大學基金會,相對而言,銀行和理財子公司都更為審慎,去年4月,一家國有大行率先配置了定增量化對沖策略,經過一段時間的實盤運作,已經有了正反饋,越來越多的銀行以及理財子公司也進一步關注或配置這一策略。」陳凡卿表示。據悉,截至今年4月末,已有包括理財子、券商自營、信託等近40家不同類型的機構投資者配置了定增量化對沖策略。

他也坦言,今年到目前整個定增市場的折扣有所收窄,這套策略的收益可能不會像去年那麼高,「一方面市場上流動性較多,再加上項目發得比較少,定增市場顯得比較熱」。

不過即使目前定增折扣持續收窄的情況不變,他仍認為,這個策略今年收益表現雖可能不如去年那麼亮眼,但相比相同風險收益特徵的固收+類產品仍具有很強的競爭優勢。如果未來某個時點市場行情好轉,或者上市公司定增批文臨近到期,企業大機率會釋放前期積壓的定增融資需求,產品收益表現也可能會隨之上漲。

對於處於非標轉標過程中的銀行和信託而言,在合規壓力下不得不出清一部分非標資產,而定增量化對沖策略相對有吸引力的收益水平,以及與其他類型資產的較低相關性,在當前市場環境及轉標趨勢下或是一種轉標的有意義的嘗試,被市場寄予厚望。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