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車產業呼喚「統一大市場」

    中國汽車工業協會5月11日發佈的數據顯示,4月汽車產銷量明顯下降。當月銷量跌破120萬輛,為近十 年以來同期月度新低。有分析認為,疫情對消費的影響是階段性的,隨著前期被抑制的購車需求得以釋放,預計5月汽車產銷量將實現環比提升。視覺中國供圖

    無論從哪方面來看,中國汽車產業鏈、供應鏈無疑經歷了有史以來最為嚴峻的考驗。

    中國汽車工業協會5月11日發佈的數據顯示,今年4月,汽車產銷分別達到120.5萬輛和118.1萬輛,環比下降46.2%和47.1%,同比下降46.1%和47.6%。其中,4月銷量跌破120萬輛,為近10年以來同期月度新低。今年1-4月,汽車產銷769萬輛和769.1萬輛,同比下降10.5%和12.1%,結束了今年一季度的增長態勢。

    面對如此罕見的巨大挑戰,市場無疑需要更多給力的政策。在「五一」假期前發佈的《國務院辦公廳關於進一步釋放消費潛力促進消費持續恢復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中,「新能源汽車」「綠色出行」再次成為促進消費持續恢復的重頭戲。

    「此時該文件的出台,主要是考慮當前內需不足的情況有所加重,尤其是疫情導致消費需求萎縮,需要通過政策面來引導消費復甦。」浙江大學國際聯合商學院數字經濟與金融創新研究中心聯席主任、研究員盤和林認為,考慮到部分地區因為疫情防控壓力較大,供給和需求都尚未恢復正常,當前還沒有到「全面提振消費」的時刻。

    在他看來,中國汽車業眼下的頹勢是疫情反彈導致汽車產能階段性收縮,而產能供給不暢導致汽車銷量下滑。「這應該是一個短期的問題,下半年汽車業有望恢復正常。尤其是智能電動汽車,仍將是消費市場升級的風向標。」

 全產業鏈面臨嚴峻挑戰,供需恢復還有哪些難題待解

    這一輪疫情來勢洶洶,先後受到衝擊的吉林、上海、北京,既是汽車業的生產重鎮,也是重點消費市場。

    在資深汽車媒體人、汽車行業分析人士楊小林看來,眼下汽車業面臨的挑戰幾乎貫穿了全產業鏈,很難在短時間內迅速恢復。「從東北到長三角再到京津冀,都是汽車產業鏈的重點布局地區。當這些地方因疫情而摁下暫停鍵,全國乃至全球的汽車產業鏈都會遇上堵點。」

    新能源汽車獨立研究員曹廣平認為,新冠肺炎疫情對中國汽車業造成的直接衝擊和間接影響都不容忽視。一方面,上海等地的封控讓供應商、整車廠被迫停擺,汽車銷售也面臨重重困難;另一方面,由於部分居民預期收入減少,汽車消費意願降低或延期。

    「經過多方努力,目前大部分車企已經復工,但產業鏈恢復很難一蹴而就。任何一個環節存在堵點,都可能讓汽車生產線節拍慢、效率低。」他分析說,汽車產業的生產和消費全部恢復可能要等到下半年,但具體恢復進度還要看疫情防控情況和經濟走勢。

    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發佈的數據顯示,4月上海地區的5家主力車企生產環比下降75%,長春地區主力車企生產下降54%,其他地區汽車生產總體約下降38%。

    對此,乘聯會秘書長崔東樹分析說,上海地區零部件體系的全國輻射效應凸顯,再加上部分進口零部件受疫情影響短缺,涉及長三角地區的國產零部件體系供應商無法及時供貨,有的甚至完全停工、停運。再加上物流效率降低、運輸時長不可控,4月汽車生產不暢問題突出。

    按照乘聯會的統計,4月乘用車市場零售達到104.2萬輛,同比下降35.5%,環比下降34.0%。今年1-4月累計零售595.7萬輛,同比下降11.9%,同比減少80萬輛。其中,4月同比下降約57萬輛,且零售同比與環比增速均處於當月歷史最低值。

    「4月,上海、吉林、山東、廣東、河北等地的經銷商4S店客戶進店和成交都受到影響。」崔東樹向記者直言,4月汽車零售降幅之大,不禁讓人想起2020年3月,當時新冠肺炎疫情暴發,汽車零售同比下降40%。

    今年3月以來,國內疫情出現多點散發,波及全國多數省份。特別是有些突發因素超出預期,給經濟平穩運行帶來更大不確定性和挑戰,消費特別是接觸性聚集性消費受到較大影響,因此消費恢復進一步承壓。

    對此,《意見》提出,要從圍繞保市場主體加大助企紓困力度、做好基本消費品保供穩價、創新消費業態和模式三個方面著力,應對疫情影響,促進消費有序恢復發展。

    「消費是最終需求,是暢通國內大循環的關鍵環節和重要引擎,對經濟具有持久拉動力,事關保障和改善民生。」國家發展改革委相關負責人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意見》的制定出台一方面是著眼長遠,著力暢通國民經濟循環,打通生產、分配、流通、消費全鏈條、各環節,為培育完整內需體系、形成強大國內市場和構建新發展格局提供更加堅實的支撐;另一方面則是聚焦當前,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積極應對疫情對消費的影響,努力穩定當前消費,切實保障消費供給,促進消費持續恢復。

    事實上,從「十四五」規劃到2035年遠景目標,從這兩年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到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均對促進消費作出部署,強調要提高居民消費能力和意願、創新消費業態和模式、挖掘縣鄉消費潛力、合理增加公共消費、促進消費持續恢復。

    有分析認為,疫情對消費的影響是階段性的。隨著疫情得到有效管控、政策效應逐步顯現,正常經濟秩序將快速恢復,消費也將逐步回升,消費長期向好的基本面沒有改變。

    中國汽車流通協會表示,隨著前期被抑制的購車需求得以釋放,預計5月汽車產銷量將實現環比提升。

    在推動汽車行業復工復產的同時,從中央到地方密集出台刺激汽車消費的舉措。據了解,廣州增加3萬個購車指標、深圳增加1萬個購車指標。瀋陽市政府投入資金1億元,面向在沈購車的個人消費者(戶籍不限)發放汽車消費補貼。

    統計數據顯示,今年1-4月,新能源汽車產銷160.5萬輛和155.6萬輛,同比增長均為1.1倍,市場佔有率達到20.2%。在新能源汽車主要品種中,與上年同期相比,純電動汽車、插電式混合動力汽車和燃料電池汽車產銷繼續保持了高速增長勢頭。

    因此,在接下來促進汽車業產銷回暖、釋放消費活力的過程中,新能源汽車無疑要當好「主力軍」。

讓新能源汽車當好刺激消費「主力軍」,從破除地方保護主義開始

    值得注意的是,《意見》提出,要有序破除一些重點服務消費領域的體制機制障礙和隱性壁壘,促進不同地區和行業標準、規則、政策協調統一,簡化優化相關證照或證明辦理流程手續。

    而此前發佈的《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於加快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的意見》則提出,加快建立全國統一的市場制度規則,打破地方保護和市場分割。推進全國統一大市場建設,汽車業顯然要成為主力軍。然而,一片欣欣向榮的新能源汽車市場,也被認為是地方保護主義橫行的重災區。

    一方面,由於新能源汽車補貼中有一部分是由地方財政負擔,不少地方政府會將補貼資金向在當地建廠的車企傾斜。從限制車輛軸距,到規定插電式混合動力汽車的油箱大小,在種種看似奇葩的補貼規定之下,其他品牌被「精準」地排除在新能源汽車地方補貼之外,當地汽車品牌得以「獨享」。這人為調整了新能源汽車市場的價格秩序,造成不公平競爭。

    另一方面,在各地採購計程車、公交車和公務用車時,不少省市或明或暗地向當地車企傾斜。儘管在燃油車時代便有如此「規矩」,但這一情形無疑會挫傷企業加強技術研發、提升新能源汽車產品實力的積極性。長此以往,必將對整個新能源汽車產業鏈造成負面影響。

    「越是面臨嚴峻挑戰,越要有全國一盤棋的大局觀。」楊小林直言,國內市場割裂、新能源汽車地方補貼「暗藏玄機」,有其特定的形成原因和存在形式。隨著新能源汽車補貼逐步退出歷史舞台,新能源汽車市場的地方保護主義有望大為改善。

    「新能源汽車沒有財政補貼後,會加快回歸到全國統一的大市場。但我們仍要警惕那些非市場化壁壘,要讓消費者有權利進行多元化選擇。」他提醒說,不排除有地方通過上牌、政府採購等手段繼續構築壁壘,保護本地企業。因此,在市場監管和流通機制上,應出台更多全國一盤棋的政策。

    在盤和林看來,地方政府利用高額補貼和信貸支持,甚至直接通過政府資本投入來推動新能源汽車產業的發展,從而形成新能源汽車的產業優勢。但這也可能成為滋生地方保護主義的溫床。

    「加快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意味著將來要重點消除這種形式的地方保護主義,要讓各個地區更加均等地吸引新能源車企業。」他表示,各地方應減少在財政補貼上的競爭,而將更多精力放在為企業平等地做好相應服務上,打造服務型政府。

    「如果地方政府干預市場的行為不恰當,就等於是在市場競爭中拉偏架。這樣不僅不利於發揮優勝劣汰的市場規律,還有可能一味保護落後產能,甚至形成『越保護越落後,越落後越保護』的惡性循環。」曹廣平向記者直言,地方保護主義由來已久,在為企業紓困、釋放消費活力的過程中,地方政府的行為既要合理應用宏觀調控之手,也要始終堅持有利於統一大市場形成的目標。

    顯然,加快建設國內統一大市場是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重要內容,對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具有基礎性的戰略意義。

    《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於加快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的意見》提出,完善市場信息交互渠道,要統一產權交易信息發佈機制,實現全國產權交易市場聯通。推進同類型及同目的信息認證平台統一介面建設,完善介面標準,促進市場信息流動和高效使用。依法公開市場主體、投資項目、產量、產能等信息,引導供需動態平衡。

    「這意味著產業與產業之間、產業鏈上下游之間的協同效應將大大加強。」有業內專家分析稱,做大做強汽車產業既需要發揮市場作用,也離不開「有為的政府」,「眼下最關鍵的,還是立足內需、暢通循環,在這個過程中逐漸解除各種不合理的限制。比方說,汽車限購問題就很值得研究。」

    《意見》要求,為了穩定增加汽車等大宗消費,各地區不得新增汽車限購措施,已實施限購的地區逐步增加汽車增量指標數量、放寬購車人員資格限制,鼓勵除個別超大城市外的限購地區實施城區、郊區指標差異化政策,更多通過法律、經濟和科技手段調節汽車使用,因地制宜逐步取消汽車限購,推動汽車等消費品由購買管理向使用管理轉變。

    從保供應到釋放消費活力,從保生產到暢通國內大循環,汽車業的生產線一頭擔著做大做強實體經濟、保障就業的重任,一頭連著老百姓對美好出行生活的嚮往,一舉一動都影響著中國經濟巨輪的航向。人們比以往任何時候更需要,保障汽車業這條漫長鏈條高質量運轉的「潤滑油」。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許亞傑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2年05月12日 12 版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