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約固守冷戰思維有悖時代潮流

    烏克蘭危機發展至今已深刻改變歐洲安全格局,給歐洲大陸帶來難以撫平的巨大創傷,其外溢效應不斷顯現,對全球發展與安全造成的影響持久而深遠。作為衝突的始作俑者,北約不但沒有反思自身角色定位,反而打著「維護和平」的幌子不斷拱火澆油,導致軍事衝突持續升級,和平談判步履維艱。

    究其根本原因在於北約長期以來固守冷戰思維,為解決一己之「存續」追求「絕對安全」,漠視他國安全關切,最終導致地區安全失衡,加劇了世界的動蕩與分裂。

    北約是冷戰的產物,卻沒有隨冷戰的結束而消亡。在1949年誕生之初北約只有12個創始成員國,後來增加到16個。上世紀90年代,蘇聯解體和東歐劇變致使歐洲大陸地緣政治格局發生重大變化,但冷戰的結束並沒有阻止北約擴張的步伐。自1999年至今,北約在其5次東擴中先後吸納14個中東歐國家,將防線向東推進了1000餘公里,致使俄歐對抗進一步升級,地區安全局勢進一步惡化。

    冷戰結束以來,為給自身「存續」尋找合適理由,北約不斷進行調整和轉型,由當初單純的地區性軍事組織逐漸發展成為全球性的軍事政治聯盟。北約熱衷於發展所謂「夥伴關係」,通過「歐洲-大西洋合作理事會」「地中海對話」「伊斯坦布爾合作倡議」等機制,謀求對歐洲及其周邊的中亞、北非、中東等地區的眾多國家施加影響力,將其納入聯盟的安全合作框架。

    近日在布魯塞爾召開的北約外長會議,罕見邀請了日韓澳新四國外長參加,其中日韓外長是首次與會,這無疑是北約向域外地區擴張勢力的又一例證。

    北約自誕生之初就是不折不扣的軍事聯盟性質組織,其雖標榜自身為防禦性組織,實際上早已落入武裝干涉和軍事挑釁的泥潭不可自拔。

    俄烏衝突爆發後,北約不是勸和促談,也沒有收兵止戰,反而大搞政治操弄,極力煽動對抗,成為政治解決危機的巨大障礙。為避免「引火燒身」,北約和美國多次宣稱不會派兵進入烏克蘭,但實際上卻深度介入俄烏衝突。烏克蘭自2014年以來接受了北約大量軍事裝備援助和技術培訓,美、英、加等北約成員國常年向烏克蘭派駐軍事人員指導烏軍軍事訓練和情報搜集,北約已同烏克蘭在軍事和安全領域深度綁定。

    俄烏衝突爆發後,北約持續向東歐地區部署兵力,並歷史性地首次實現了「反應部隊」的實戰部署。3月24日,北約又宣布在斯洛伐克、匈牙利、羅馬尼亞和保加利亞增加部署4個戰鬥群,約5000名士兵。

    不論直接的武裝干涉還是間接「遞刀」,北約的行徑都對緩和緊張局勢毫無益處,這背後的圖謀是美國需要通過鼓吹俄Rose威脅強化北約軍事職能,從而鞏固美國在聯盟內部的地位,將歐洲各國牢牢綁在北約戰車上,砸碎歐盟對戰略自主的奢望。與此同時,烏克蘭危機爆發以來,包括洛克希德·Martin公司、雷神公司、通用動力公司、波音公司、諾斯羅普·格魯曼公司在內的美國五大軍工巨頭股價全線飄紅,軍火貿易持續看漲。北約成為美國軍工復合體趁亂漁利的工具,而這一切都是以歐洲大陸重燃戰火為代價。

    今年6月,北約將召開馬德里峰會,討論並通過指導聯盟未來10年發展的新版「戰略概念」。但不論北約怎樣轉型,如果它仍然堅持冷戰思維,將尋求對抗和衝突作為其根本的「生存之道」,那麼它就依然是違背時代潮流的軍事聯盟,難掩「假和平」「真冷戰」的本質,其擴張無益於世界的和平、穩定與發展,必然會遭到世界各國人民的反對。

默草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2年05月12日 07 版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