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土文化「反哺」鄉村

    「當陽光照耀山巔,我總會順著那光芒望向高處。那祥雲繚繞的山巔啊,祖先們是否端坐其上……」身穿彝族服飾的少男少女懷抱吉他圍坐於火塘,彝族民謠悠揚的歌聲縈繞在夜空。這是由6名00後彝族少年組成的原創樂隊「拾光者計劃」演唱時的場景。這兩年,他們彝歌演唱的短影片在網路上迅速走紅,2021年4月還奪下《中國彝歌會》冠軍。

    85後青年劉燁龍便是為樂隊種下「民歌種子」的人,也是這些大涼山的孩子們認識的第一個漢族人,今年是他在當地支教的第十一個年頭。過去,深山裡的彝族村落生活條件不好,環境也是髒亂差,村民自己都覺得民歌「土氣」。

    但是自脫貧以來,「生活好了、環境美了,許多青年返鄉振興鄉村文化,加上樂隊還成了『網紅』,村民都很受鼓舞,覺得民族的東西是最美的!」劉燁龍堅信,文化藝術在助力全面推進鄉村振興中大有可為,而鄉村振興也促進了鄉土文化的繁榮。

    文化「反哺」農村

    脫貧攻堅戰取得全面勝利以來,農民對美好生活的需要日益廣泛,對精神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要求。來自河北省沽源縣的35歲「寶媽」李瑞芬對此深有感觸,她在快手平台直播教成人識字至今一年零兩個月,擁有近38萬名學生,「現在生活條件好了,農民有了穩定收入,也想多學點文化,至少能用手機打字。」

    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主要數據顯示,中國文盲率從4.08%下降至2.67%,但仍然有文盲人口(15歲及以上不識字的人)3775萬多人。據李瑞芬統計,她的粉絲主要是35至65歲、地處偏遠地區的成人文盲,特別是未受過教育的農村婦女。「我來自農村,現在有能力後,就想盡自己所能用文化『反哺』農村。」

    李瑞芬從最簡單的聲母、韻母開始,反覆教練拼音,每天教8個字,還和學員在直播間連麥,幫忙糾正錯誤。有個67歲的女學員,堅持聽課3個多月,已經學會了四五百個字。

    來自貴州某山村的粉絲小月(化名)兒時因家庭負擔重,一年級就輟學回家,吃盡了沒文化的苦,現在村村通網,她從網路上跟李瑞芬識字。她說,「瑞芬老師就像一支蠟燭,帶來了希望的光亮。我也要用知識改變自己的命運,獲得他人的尊重。」

   將目光轉向鄉村

    鄉村振興節目有多受歡迎?中國視聽大數據(CVB)顯示,2022年第一季度,全國衛影片道共播出鄉村振興題材電視劇14部、公益廣告27621條次、紀錄片25部、動畫片4部、文藝節目21檔,收視效果表現優異。

    B站UP主「導演小策」(張策)的不少作品,被許多90後、00後評價為「看到了真實又可愛的農村」。張策將經典電 影情節與「鄉土元素」巧妙結合,請來村裡的大爺大媽本色出演,廣受網友好評。截至目前,他的《廣場往事》系列影片播放量累計超過9000萬次,單條影片最高播放量達1330萬次。

    「鄉村是文化的寶庫,其蘊含的鄉土文化、民間藝術非常豐富,必須看到鄉村文化的豐富內涵和存在價值。」中國農業大學教授、農民問題研究所所長朱啟臻指出,鄉土藝術是鄉村生產與農民生活的主要組成部分,鄉土藝術根植於鄉土,是人們喜聞樂見的藝術形式,最容易為人們所接受,喚起情感共鳴,具有最廣泛的生命力。

    張策覺得,鄉村文化振興的關鍵在人。「需要更多創作者看到鄉村文化的價值並產生興趣,發現更多鄉村文化的美、商機和寶藏。」他呼籲更多文藝工作者將目光轉向鄉村,創作出更多優秀作品,帶動大家共同助力鄉村文化傳播。

   鄉土文化繁榮之路

    鄉村文化振興是鄉村振興戰略的重要內容,要「讓居民望得見山、看得見水、記得住鄉愁」。在今年發佈的中央一號文件里,「文化」出現6次,「文明」出現4次。「繁榮和振興鄉土藝術,是振興鄉村的主要抓手和有效途徑之一。」朱啟臻說。

    近年來,各地圍繞鄉土藝術振興鄉村,積累了豐富的經驗。2019年4月,浙江省寧海縣制訂了藝術振興鄉村三年行動計劃,推動當地發生了不小的變化。作為計劃試點的葛家村,通過藝術家和村民共同設計改造,打造了40多個藝術共享空間、300多種文創產品,2021年旅遊人數超12萬人次,旅遊收入逾600萬元,吸引回鄉創業投資總計1800多萬元,成為遠近聞名的藝術村。

    清華大學中國農村研究院的胡振通認為,寧海模式投入小、效果好,可複製、能推廣,是一個喚醒農民集體意識和激發農民內生動力的路徑。

    朱啟臻強調,通過鄉土藝術振興鄉村,需要充分認識鄉村作為鄉土藝術載體的重要意義,處理好鄉村保護與鄉土文化發展的關係,深入挖掘鄉土藝術的綜合價值,豐富鄉村振興的文化內涵,可以採用「老瓶裝新酒」「新瓶裝老酒」的理念,使鄉土藝術得到傳承。鄉土藝術發展要與時俱進,讓村民享受現代化成果。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魏婉 王林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2年05月12日 04 版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