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排名並不意味著排斥國際交流

    近日,據媒體報導,中國人民大學決定不再參加國際排名。南京大學此前也明確,學校發展和學科建設均不再使用國際排名作為重要建設目標。蘭州大學相關工作人員表示,該校未參加過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學排名,之前給QS排名報過一年數據,後來應該沒有再跟進。

    五花八門的大學排行榜、以論文數量等量化指標為核心的教育評價方式,加重了高校的負擔,助長了辦學治校的急功近利。當國際排名成為學校發展和學科建設的關鍵績效指標,一些高校為了提高國際排名窮盡手段,忽略學校、學科的實際情況,讓辦學定位搖擺不定。

    要使大學教育真正「破五唯」,就必須深化教育評價改革。不同的高校、不同的學科有不同的辦學歷史、學科實力和地方特色,不能「一刀切」。只有讓教育評價指揮棒更加科學有效,才能確保學校發展和學科建設的正確航向。

    不過,一些高校宣布退出國際大學排名以後,同時引發人們的擔心和焦慮——不參加國際排名,高校之間的競爭如何遵循教育本質?需要明確的是,退出國際大學排名並不意味著排斥高等教育領域的國際交流與合作,而是打破對榜單的迷戀和依賴,揚長避短、有所取捨,逐步完善和優化具有中國特色、國際認同的教育評價體系。

    如果生搬硬套一些國際大學排行榜量化的指標體系,如教師中博士學位佔比、國際學生比例、師生具有海外留學經歷比例等,很容易導致高校辦學「不接地氣」。雖然圍繞著量化指標,提升國際排名的成績可能立竿見影,但如果學校因此走上「重數量輕質量、重規模輕內涵」的畸形繁榮道路,顯然背離了師生期望和公眾期待。

    任何一個大學排行榜,都難以全方位衡量出一所大學在人才培養、科學研究、社會服務、文化傳承與創新等方面所作出的所有貢獻。面對「亂花漸欲迷人眼」的大學排行榜,我們既不能「照單全收」,也不能自彈自唱、孤芳自賞,可以從學校實際出發,有針對性和前瞻性地選取部分指標和數據,作為辦學治校的一種參考。

    如何對高校進行教育評價,是一個世界性、歷史性和實踐性難題。退出國際大學排名並不意味著高校不要外部評價,而是要逐漸改進和優化教育評價方式。教育評價不能依賴量化指標,而是需要定量與定性有機結合,採用分類評價、增值評價、過程評價、長周期評價、綜合評價等多元化評價方式,努力實現教育評價的專業化、規範化和精準化。

    非新無以為進,追尋「世界一流」的腳步始終不能停歇。高校與其被排名左右,還不如增強學科建設自信和辦學定力,把精力和重心聚焦到優勢領域、特色方向的創新與突破上。只有深化教育評價改革,才能充分激發內生動力和辦學活力,學科建設和學校發展才會邁上新台階。

楊朝清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2年05月12日 03 版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